「唔該」什麼?你不會打算要我們兩個幫忙那東西吧!!MISS真正要我們行山的原來已經水落石出,有兩個男生在,好便可以大搖大擺地讓我們「展示風度」。
 
可是呀勝沒有說什麼,把將其他一個重的袋子拿起,另一個輕的則交給我。呀勝……太好人了。
 
好個屁!
 
要不是呀勝,我用得著這麼辛苦嗎,我在家中舒舒服服打飛機不是更美好嗎?不過MISS葉也沒有虧待我們,雖然我們受了點苦,但這算什麼,這種美好的風光可能一輩子也沒有機會可以看到。
 
平時她喜歡穿裙子,雖然也好看,但相對地看不出她修長的美腿。但是今日換了一條小短褲,連半邊屁股都若隱若現地露出來,仔細一看,原來MISS葉的大小腿都很結實,很好彈性,這歸功於她行山這個興趣。
 


原來行山如此美好。
 
順理成章地,沒有任何負擔的MISS葉就走在最前面,為我們引路。而我則走在中間,呀勝在最後。所以我跟MISS葉的距離極近,近得……甚至要貼在她的屁股上。
 
這好像有點誇張,我曾經這樣覺得。但是當我仍細一想時,其實一點兒也不誇張。我必須先解釋一下,我們走的所謂「山路」是沒有人造道路或是石梯,完全是一條未經開發的道理,有些地方需要手腳並用地爬上去。
 
我不知道這是馬鞍山的特性,還是MISS葉刻意選了一條較難走的路,反正這是我第一次行山。但是MISS葉卻說:「路係人行出黎嫁,你地要用自己既腳走向自己既目的,呢條路雖然難行D,卻係屬於你地自己既!」
 
非常勵志的一番話!更勵志的,是為了這個原因,MISS葉在我面前爬山,那豐滿的臀部就在我臉前搖動著。
 


「唔得喇,我唔得喇。」再多幾次這樣的小山坡,我怕會出事。
 
「喂點呀你,咁快唔得?」呀勝在我身後用力地推我一把,使我能夠輕易地爬上去。
 
「呀勝,你聞唔聞到D香味?」
 
「乜撚野香味呀,我淨係聞到你屎忽D汗臭味咋喎。」呀勝不耐煩地說。
 
但我仔細一想,呀勝說他聞的是我的「屎忽」,那我聞的是什麼……
 


走了一段時候,MISS葉已經汗流浹背,說是「晶瑩剔透」也不為過。我曾經以為「女人汗係香嫁」這句話是用來騙那些處男豬的,但到了今天我才明白這句話並不假。
 
這個時候呀勝突然走到我旁邊,把原來我幫MISS葉揹著的那袋東西取過去。他自己已經要拿著兩袋東西,我也不好意思再加重呀勝的負擔,但既然他堅持幫我,那我只好讓給呀勝了。
 
「咁差唔多一點半喇,前面有個亭,我地去果邊食左野先,休息下再繼續行啦。」聽到這句話,就像是大熱天時的一口涼水,救我一命。
 
「天啊!」我將所有東西都放在一旁去,釋下重負。
 
「喂喂喂,拎野出黎食先。」我們將所有東西都擺放在石桌上。
 
「好啦咁開餐!」我和呀勝急不及待地打開蓋子。
 
「等陣!」MISS葉喝停我們,認真地解釋:「食野之前,我地要打開哂所有蓋先,再影張相。」
 
屌,死港女!


 
「哇,係壽司呀!」MISS葉高興得尖叫起來。所謂「港女配壽司,真係冇得輸」,天生一對的他們遇上了。
 
「哇,MISS葉你咁有心既。」MISS葉準備了雞翼,又有很多精巧的小食。我的壽司頓時相形失色。不過最認真的倒不是MISS葉,而是呀勝。
 
當呀勝把他袋裡的東西取出來時,我們都驚訝得說不出話來。MISS葉雙手掩著口,瞪大眼睛,似乎無法相信自己所看見的眼前之物。
 
「呀,呀勝,呢D真係你一手準備既?」身為老師懷疑學生能力是不對的,但是MISS葉有這種懷疑也是值得原諒的,因為連我這個跟呀勝認識了三﹑四年的兄弟,也不知道呀勝的廚藝居然如斯了得。
 
「哇,係意粉呀!」呀勝準備了一大盆意粉。除此之外,他還帶來了肉醬,巧心地放在另一個盤上,待要吃的時候才隨自己喜好加上。而朋呀勝還準備了香草﹑芝士粉,應有盡有。我難以想像呀勝是怎樣背這些東西上山的。而且在重擔之下,他還要分擔我們的包袱,臉上一點兒難色也沒有。
 
我忽然慶幸認識到這個朋友。
 
「哇呀勝,你仲識整甜品,會唔會太屈機?」除了意粉,呀勝還準備了布丁,也是他親手製的。
 


「唔好等喇,我地即刻開始啦。」剛才喝令我們停手的MISS葉,這刻卻如箭般動手。
 
「試下壽司先。」MISS葉馬上夾起一塊精美的三色壽司,裡面包括有蟹柳﹑青瓜和玉子,材料豐富,我斷定MISS葉一定會喜歡。
 
「唔──」MISS葉忽然臉色一變,驚訝地看著我,然後將口中的壽司強吞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