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會篇
 
「喂你呢邊準備成點,洗唔洗幫手?」
 
「OK嫁喇,就快得。」鄭峰沒有空理會我,因為他正在和小儀努力地佈置場地。除了發光飾物以外,我們更著重窗簾的顏色配搭,稍稍改裝一下原有枯燥的色彩。這配飾一掛起來,整個氣氛都一剎那活起來了。
 
「銀仔,我想問下呢邊既活動要點搞?」其中一位幹事問我。原來是有關音樂的問題。
 
「你地首先播左第一次先,之後我講解完就無限LOOP佢。」
 


「OK,咁燈光到我地幾時要熄?」
 
「我諗熄小小就得喇,唔好太暗。同埋我地準備左D彩燈球,一陣可以玩下黑暗中談心。」
 
「哇,聽到我都扯扯地。」
 
「呀銀,你行過黎呀。」沒錯,膽敢命令我的只有一個人──小儀。
 
「點呢點呢?」真正的主席小儀大人。
 


「拿我同你講返成個流程先:一陣D人到左叫佢地響出面等住先,之後佢地入到黎我地就分派物資。咁我同佢地講左嫁喇,幾隻顏色有特別意思,要間住間住派……」
 
小儀一一解釋了整個流程,所有的情景已經印在我的腦中。相信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可以應付得很好。
 
「好,就咁話!咁大家努力準備喇,仲有半個鐘就開始。」
 
距離SPEED DATING還有不到三十分鐘的時間,果然已經有人提早到達了。因為資金不足,所以我們這次租用了學校的「生活教育室」作活動場地。這裡很寬敞,而且間隔適合我們接下來的活動安排。
 
由於這次活動是半個「約會」,所以為了隆重其事,出席的同學需要穿上「老西」。這個意見是由我們其中一位男幹事提出的,他說西裝可以更加突顯出男士的魅力,而且相對的,女士也會因為場合正式而小作打扮,我們便可以看到與平日不一樣的她們。
 


這果然是個好建議。然而我的西裝只有在中五謝師宴才穿過一次,突然要我打扮得如此正式,我反倒有點不習慣。不過這也是值得的,因為在謝師宴時女同學們爭麗鬥艷,峰巒不絕的場面使我至今仍難以忘記。這次是個難得的機會又可以一睹眾佳人的風彩,加上有一半女同學都是轉校生,我想今晚可以大飽眼福了。
 
「喂小儀,你唔係諗住就咁入場呀嘛,你係搞手喇嫁喎?」我指著小儀的牛仔褲側目。
 
「關你撚事呀?同埋我唔係搞手囉OK?」小儀只是義務性質幫手,也可以說是她只是為了幫我,以免我太「柒」。
 
「唔係呀,我覺得點著都冇乜所謂姐。」身穿著黑色西裝的鄭峰出手相助。依我看他們二人已經連成一線,相信那天他們兩天去採購物資的時候,必定發生了什麼我不知道的事情。嘿,那我也不好再說什麼了。
 
門口甫打開,外面的同學不約而同地向我們這邊看過來。原本還在東張西望的﹑竊竊私語的﹑嘻哈大笑的統統都聚精匯神地看著我們的指示。
 
誰也不敢破壞這個氣氛,即使是平時在班上「搞屎棍」的人(後來聽呀輝說,在他們眼中平時會搞屎棍的就只有我們幾個)。
 
他們在緊張。這或許有點不準確,他們並不只有緊張,而是期待!今天這個活動的目的非常清晰,也會避開很多無謂的門面功夫。
 
平日的活動都是以「友誼」﹑「團隊」作為標榜,一個不小心就會發生整晚只跟同性溝通的尷尬場面。雖然我們也是打著「互相認識」的旗號,但是我們心裡都知道,一會兒的「隨機」座位並不隨機,也肯定會令各位同學滿意,至少使各位男同學滿意。


 
所以這班人比平時更願意合作,比上課更鴉雀無聲。
 
「好喇,同學你地可以入黎。麻煩大家一個個排隊,入黎之前拎份小禮物。」小儀幫我控制秩序。這種大場面相信只有她才能夠冷靜地處理,雖說我是主席,但要我面對著一大班人作指令或演講,我肯定怕得雙腳抖震。
 
同學班果然真的排成一條直線。我敢肯定,如果用我們這個方式教導排隊,大眾市民肯定會瞬間學懂。
 
當一個個同學都進來以後,這時候小儀如一開始所說的,把一切重任都交給了我,自己消失不見了。她知道了我跟小霖的事,認為今天是個好機會給我挽回印象。所以我今天的目的很簡單:做一個認真負責的男人,使小霖對我改觀。
 
「估唔到你都肯轉死性呀下,仲以為你係唔識關心人地感受既添。」小儀揶揄我兩句,她口中所謂的「人地感受」,即的正是自己。
 
「點會呢,我不嬲都好關心每一個人,特別係靚女。」我用奇異的眼光望著小儀,就像在說:「你就唔係果個靚女啦。」她立馬明白我的意思,一個背肘重重擊在我腹中,害我痛得彎下身子,說不出話來。
 
她,完全沒有留力!
 


當我抬起頭來的時候,小儀已經在我眼前消失不見了。
 
活動差不多開始,已經有將近一半人進場了,來得較早的果然是男同學,女同學基本上只有零星幾個人。
 
因為女人這種動物,總是喜歡一堆一堆地出現。果然不出我所料,就在此時,一陣香味飄進來,席捲全場,像是紅地氈的出現,預示大人物的出場。女生們突然「蜂擁而至」,同時間出現了。
 
那以葉曉彤為首的五人組合就夾在中間。剛才還有講有笑的,一接近活動場地,忽然臉上笑容一收,擺出一副決不關心的樣子。不知道她們是刻意這樣做,還是因為受到現場緊張的氣氛所影響呢。
 
大家都在期待自己進場時,被眾人注目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