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眾人之間,出現了小霖的身影。她一襲黑色緊身上衣,露出半肩。上衣的長度恰到好處,緊貼著小霖的腰部,假如她的動作大一點,就會露出小蠻腰。下身是黑色短裙加高根鞋,使她那富彈性的長腿完美地展現出來,我敢說單憑這雙腿,小霖已經是全場最有魅力的女神了。說是「女神」已經不能表達那種性感,該說小霖宛如變身成為一隻誘人犯罪的魔鬼,野心勃勃地希望攻略所有男人的心,甚至是女人。
 
這身打扮相比之外算是保守,小霖卻覺得露肩太過性感,顯得羞澀。剛開始時不習慣,她還刻意披上一條圍巾。在惡魔的表面底下,藏著一顆羞澀的少艾之心。
 
另一個注目的,要算是呀輝的琪琪了。她穿著一身粉紅色日系長裙,走的竟是可愛路線,雖然我不大會欣賞她的品味,但在「人美穿什麼都美」的真理之下,琪琪也是打扮得很美麗的。
 
這班女人!這個活動的效果已經超乎我想像了,我原以為大家會稍作打扮,已經可以一飽眼福,真沒想法她們居然如此精心準備,差不多有一半人都「露胸示人」。我常在想,如果說男人看女人是「咸濕」的話,那麼這班「正經的」女人露胸,又算是什麼。
 
而且她們的妝並不只是淡妝那麼簡單,打扮起來真像一個事業女性,我不知道這是好事還是壞事,不過我倒覺得是有另一番風味的。
 


──在青蔥的記憶裡可以留下這樣的回憶,卻也是不錯。
 
當我看見小霖以後,馬上裝作很忙,雖然我並沒有什麼要做的,感覺我是全部人當中最沒事幹的一個。但是這時候我卻跟幹事們說說話,叫佢們準備這的那的,其實只是將我開始說過的話重覆一次罷了。
 
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事,可能,我在緊張吧,因為我心跳得很快。
 
當小霖要進入門口的時候,我正在門口歡迎大家。這些女人有的一進來便馬上對我們的佈置嘩然,然後二話不說就進場拍照;有的擺出一副臭臉,彷彿要這樣做可以提高自己的身價;有的會跟我們微微一笑,說聲:「嗨」﹑「加油」,使我們油然生起笑意。
 
無意中,我跟小霖的視線對上了。其實也不算是無意,因為我就在人群中默默地望著她,而她一進門必然能看見我,所以我們馬上就看到對方。但是,首先避開目光的是我,一是我的歉疚,二是我根本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小霖,更重要的是,今晚我是有一套完整的計劃的,並不能因為一時衝動而亂了。
 


所以我馬上在課室內走動,而小霖則只是微笑著,不發一言,依舊站在女生的中間,卻藏不了她那股誘人的魅力。因為我已經開始聽到其他男生們的討論。
 
「各位晚上好,好歡迎咁多位參加呢個活動,值得開心既係,我地今晚係全班出席。」司儀說到這裡,馬上傳來一陣掌聲,大家都很給面子,那我們當然不會使他們失望。
 
「好喇,咁大家入黎既時候咪拎左個包仔既,男仔係藍色,女仔係粉紅色。我講解下個包仔有咩用啦:入面有個號碼,呢個號碼就係你地一陣坐既位,係隨機抽出黎嫁,我地希望大家一陣可以同你對面既同學仔好好相處啦。」
 
這次的活動是聯誼會,所以本應是沒有男女之外的。但是在我們一眾人手精心巧妙的安排之下,這個「隨機」形同虛設。做法很簡單,因為我們每一個同學都基本上認識,所以只要我們在主動派發的時候,將相對應的號碼派給該同學就可以了。
 
「但係呢個號碼未有咁快用住既,各位同學我地宜家會玩下D遊戲先。」這個所謂的「遊戲」是為了我們這些「毒L」而設的,因為我們怕同學們會尷尬。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當我們換上了正式服裝之後,總希望自己可以表現得跟平時不一樣,包括自己的談吐與印象。所以同學們如果馬上進入交談,一點不敢互相說話,即使是平時已經很熟的朋友。
 


所以我們想到用這個方法,打破僵局,同時推動毒L們積極進取。身為毒L大本營的我,非常贊成這個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