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第一個遊戲,麻煩大家睇下出面。在場既所有同學,每一個都必須要同其他異性交談,獲得五樣資訊。我地白板到寫左五條問題,大家至少要問到呢五樣野。岩岩派發既包仔裡面有D小色帶,如果交談完就可以同對方交換,直到所有人都換完呢個遊戲先會停。」
 
我們一個個揭開問題,不外乎是興趣﹑夢想之類的,旨在打開話題。聽到這個遊戲後,台下已經有不少人磨拳擦掌,準備出手。連女生們都對於這個遊戲感到很新奇,大家都在熱烈地討論起來。
 
「喂咁事不宜遲,我地開始啦。」活動一開始,同學們一個個活動起來。他們都是找一些比較熟,或許是容易相處的同學開始,而那些一副臭臉的女生則無人問津。這個情況我也意想不到,但也無能為力,誰叫她們不肯放下架子。
 
伴隨著柔和的音樂,氣氛愈變愈熱烈了。同學由最初不相認識,到現在終於自動結識其他人。在大圍氣氛的影響下,平時不怎說話的男女生,都樂於與別人交談,有些人更是今晚才第一次接觸對方。
 
看到跟小霖在人群中不停轉來換去,我很有衝動一起玩。可惜可為活動的舉辦者,在這一幕並沒有我出場的機會。不過一切都不要緊,因為我們還有重頭戲,到了SPEED DATING正式開始的時候,小霖就會坐在我對面,那時候什麼都可以解釋清楚了。


 
「銀仔,喂喂喂。」呀勝一手把我拉過去,我一失平衝就依偎在他的胸膛上。
 
「點,點呀勝哥,有咩吩咐?」
 
「唔好咁講呀銀爺,之前搞到你要陪我地行山,我覺得好唔好意思嫁,其實我整左D甜品黎食,希望你笑納啦。」一向我行我素的呀勝,居然叫我「銀爺」,我真是受寵若驚。
 
「同埋你,你之前學想我教你籃底,你幾時得閒?」
 
「得喇。」我心裡大概知道呀勝的目的了:「你到底想同邊個坐呀?」


 
「哇銀爺你果然快人快語,觀……觀人咩微,聰明絕頂。」呀勝平日連中文都說不好,今晚居然連說三個四字詞語,果然很有誠意,我倒是想知道什麼女人使他有這個改變。
 
「MANDY呀。」
 
「哦,放心啦,我排左嫁喇。」我根據CAMP時比賽的配對,簡單地將他們的座位安排好了。傑仔反而無所謂,只要是女人他就很開心。
 
「哇,果然有遠見呀銀爺……」就在呀勝不停擦鞋之際,因為所有同學已經到齊了,原本不應該再打開的大門,此刻居然再度開啟了。如果說這次迎來的不是人,而是女神跟我們共舞,這難道是夢境嗎?
 
她穿著一身白色長裙。短髮散落在肩上,臉蛋在柔和的燈光下顯得更加秀麗。這一套白色的長裙,微微地露出胸部,乳溝半隱半現,在場的男同學都很驚訝,連女同學也似乎投以欣賞的眼光。在這身衣服的映襯下,她成了一位天使。


 
「呢個係……」呀勝在我耳邊問。
 
我怎會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這位天使剛來到,便使剛才熱烈的氣氛一下子凝結了,全部人的眼光都落在她身上。
 
「請問你係……」由於沒有人行動,於是我梳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緒,硬著頭皮上前問她。
 
誰料她並不回答我,只是對著我微微一笑,然後抬起她兩寸多的高跟鞋,用力地壓在我的鞋面。
 
「啊──」我那撕心裂肺的叫喊聲,在場聽見的人都為之心痛。
 
「你條死廢男,連我都唔認得?」這聲音很熟悉……
 
「……我屌!」小儀,是小儀!我並沒有誇張,當刻的我完全認不出來,非但我,事後呀勝﹑傑仔等人也說在那種時候,他們也絕對認不出來。因為化妝後的小儀,簡直是另一個人。小儀上了個淡妝,連睫毛也精心處理過,幼細的眼線使她原來的大眼睛變得更大﹑更亮。
 


本以為像小儀這種運動型的女孩,皮膚應該是比較粗糙的,但此刻她簡直可以用吹彈可破來形容,有一種楚楚可憐的小鳥依人的形像,恰似一位女生。
 
她本來就是個女生!我們好像這一刻才醒覺到難以致信的真相。
 
我習慣性地想拍小儀的背脊,卻發現場合並不適合。平時總當她是男生,沒太大所謂,雖然她在我心中一直都是男生,但是此刻我卻覺得有什麼不同了,做這個動作也不適合。所以我的手剛揮出去,又沒有收回來,就很奇怪就停留在半空中了。
 
小儀馬上伸出救援之手,雙手拉著我,問:「我靚唔靚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