靚!但是不知道什麼原因,我心裡就認為如果這個時候我答「靚」的話,我們之間會變到一塌糊塗。所以我轉了一個方式帶過:「我型唔型呀?」
 
        「型到賴哂屎添啦。」小儀這樣一說,我馬上噴笑。沒錯,這麼爛口的人,才是真正的小儀。
 
「扶我過去啦。」小儀突然跟我說。
 
「做乜春,想扮女神?」
 
「屌你醒小小啦,佢著緊高根鞋唔方便。」在一旁的呀勝提醒我。
 


「你睇你,連呀勝都醒過你呀。」小儀這話好像是語帶相關的,但是呀勝並沒有留意,在場沒有一個人留意,他們只是靜靜地看著我把小儀帶過去。
 
「哇小儀你今日好索呀。」她那些相熟的女同學一個個擠進來,連男同學也一起過來了。慢慢把我擠出去,我連小儀的背影也漸漸看不見了。
 
「小儀,你今日好靚呀。」聽到這句話,我馬上打冷震。因為他的聲線太過「溫柔」了。當我望過去,想一探這把靚聲的主人時,在小儀身邊的鄭峰向我投以勝利的目光。
 
我,差點就嚇倒了。如果鄭峰不是兵,就是狗公。
 
不過我心裡還是很清楚的。女生終究是喜歡別人的稱讚,所以無論是什麼人,都可以藉著對女生的讚美而獲得好感。相比之下我對小儀只說了「屌」和「做乜春」。我覺得自己成為了配角,在我的襯托之下,他的「溫柔」更加容易擊破小霖的心扉。
 


一下子,我心底有一股莫名的怒氣。
 
「好,大家都應該同班上所有異性同學交流過嫁喇我諗,跟住落我就係今晚既另一個重頭戲,正式踏入我地SPEED DATING既主題喇!」
 
所有同學在我們的安排之下,坐到自己的位置上。而我則是站在另一邊,等著所有安排完畢之後,往自己該去的地方坐下。
 
為了讓是次活動看起來高級點,也為了善用同學班的班會費,這一次我們準備了很豐富的食物。幹事們早就準備好了餐具,模仿西餐廳上菜。一道道菜式放於同學們的眼前,只是他們好像沒太大興趣,因為他們已經專注在跟對面的同學聯誼聯誼。
 
「喂,我地都坐過去啦。」這個項目是所有人都會參與的,所以在菜式都上好之後,我們都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來──那個「隨機」的位置。
 


這是我期待已久的一幕。在開始之前,我偷偷地去洗手間整理一下自己的儀容,希望小霖看見我的時候是驚訝的,也是驚喜的。我也想好了應該如何解釋,必須要由我跟她在WHATSAPP裡的內容開始說起。
 
「好,好呀!」我四周看了一下,我的號碼是六號。我尋找了好幾個空位,都不是六號,我便覺得奇怪了。突然,我想到看一看小霖,她對面的人是──呀勝?!
 
「勝哥,過一過黎呀。」正在聊得開心的呀勝卻不願意離開。
 
「點呀?」
 
「點解你會坐左六號位既,明明係我個喎。」
 
「我知呀。」什麼,呀勝的意思是他是故意坐我的位置!
 
「下,咁……」
 
「屌你,你又話幫我安排好哂,你睇下MANDY對面坐住邊撚個啦。」我順著呀勝的手指望過去,果然在MANDY面前就坐著了一個男同學。


 
這就奇怪了。我記得我安排了呀勝跟MANDY是一起坐的,難道有其他幹事成員偷偷地把位置調換了?這突如奇來的意外,使呀勝決定報復於我,坐仍是空的那個我的座位。
 
「除非你幫我調返黎,如果唔係我唔走!」呀勝的意志很堅定,我知道一旦呀勝決定了的東西,是沒有人可以改變他的。他決定要同我「同生共死」,要麼一齊有女,要麼一齊沒戲兒。
 
「喂同學呀,你係坐呢個位既?」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去問那位同學。雖然他和MANDY聊得開,但我看得出他對MANDY沒有太大興趣,畢竟不是什麼人都可以承受得了MANDY的殺氣。
 
「係呀。」他打開自己的紙條,果然是有人自己調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