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咁你介唔介意坐第二度呀,我地有位兄弟有想同MANDY坐,成人之美呀嘛。」
 
「好,」同為男人,他很樂意這樣做。可是他馬上又改口說:「都係唔得,我要坐呢到嫁喎。」
 
「點解呢?」我很奇怪。可是我這樣一問,他也沒有回答。我看他臉有難色的,就知道一定是有人要他這樣做。
 
「係我地D幹事叫你坐既?」我大概猜到了,因為可以幫到這種事的人也只有幹事。
 
「係呀係呀。」
 


「哦,咁我知道喇哈哈。係我叫佢地咁做既,不過宜家情況有變,所以要調一調走你,真係唔好意思呀。」我是主席,所以理論上幹事的決定我都會知道的。於是我將計就計,假裝是臨時更改決定,他就會相信我的話。
 
「下,咁呀?」可惜事與願違,這位同學依然有點懷疑。
 
「點呀主席,調位果到搞掂未,有D趕。」這時候,有把原本溫柔此刻卻變得認真嚴肅的聲音傳來,他的聲線加上眼神,說起話上來簡直就像是命令一樣。
 
這時候他刻意地望一望我身邊的那位同學,然後微笑說:「係咪就係調呢個位?」
 
鄭峰,再一次救了我!
 


「係呀,就係呢位男同學。」
 
「唔好意思呀同學,我地臨時改嫁,因為派包果到出左錯,有兩個人重覆左,所以先麻煩到你。你既位響果邊,我已經同果位女同學講左嫁喇。」鄭峰指著的方向有個空的位置。男同學心裡想一個是主席,另一個是男班長,決不會欺騙他,於是相信了我們的話。
 
「多謝你,點解你要幫我既?」鄭峰肯定是聽了我們的對話而出手相助的,但我真的想不通,鄭峰並沒有要幫我的理由。
 
「冇咩,我地既目的都係一樣姐。」我起初不明白他的話,以為他也是想幫助呀勝,但後來才自己事情不沒有我想像那麼簡單。
 
終於呀勝得嘗所願,從此就和MANDY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了。解決了這一切的事情,我也該跟小霖追尋屬於我們二人的幸福。
 


然而,正當我想走回自己的座位上時,我卻停下腳步了。
 
音樂依然單調重覆播放著,人們都聊得很高興。這個時候鄭峰跟我站在一起,桌上的空位也只剩兩個。
 
一黑一白;魔鬼與天使!
 
恰好就是小儀和小霖。
 
我突然就想通一切了。如果我的目的是小霖的話,那麼鄭峰的目標便是小儀。我慢慢想清楚,思緒在侵襲,所有的真相彷彿一步步在我眼前呈現出來。直到活動的最後,我才發現,原來大家對於是次活動的重視,比我想像中還是高。一切的線索終究連成一線了:
能夠知道我們的安排,而且也能夠叫那位男同學坐在指定的椅子上的,就只有小儀!
 
首先小儀叫男同學坐了MANDY的位置,來一招借刀殺人,他太清楚呀勝的性格了,料準呀勝會霸佔我的位置,這樣一來我便不能跟小霖一起坐。順理成章坐到唯一的空位,也就是小儀的對面。
 
哼!
 


然而另一方面,鄭峰志在小儀,可是他並不能明顯而無恥地人在小儀的對面,因為這肯定會引起她的厭惡。鄭峰比我早一步算好了一切,就在剛才他找準機會,因為我跟他就是唇亡齒寒的關係。如果我能成功坐到小霖的對面,那麼鄭峰自然而然地,就落到小儀的對面了。
 
哼哼!
 
難怪早在準備買物資的時候,小儀一聽見鄭峰要陪她去,就露出了厭惡的表情,這並不像平時的她。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小儀早就知道鄭峰的意圖,而無知的我反而成了鄭峰的幫兇,委屈了小儀。
 
哼哼哼!
 
這一刻我在想,小霖就在我眼前,只要我往前踏一步,就可以擁有她,就可以跟她細談,像WHATSAPP裡一樣,就可以好好地解釋,她會露出我專屬的﹑熟悉的笑容,她肯定會原諒我的。當我們冰釋前嫌後,我要做主動的那一個,不可以再讓小霖離開。然而,當我真的要付諸行動的時候,我卻停下來了。
 
我是在害怕,還是什麼?到了這一刻我突然明白,這不是一個好的時機。我說不出原因來,但是我心裡的感覺很不舒服,總覺得如果我坐在小霖對面的話,我必定會後悔。
 
但,這是多麼難得的一個機會呀。
 
我終究是跨出了這一步。


 
「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