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咩事?」我知道事態緊急。
 
「岩先有同學響窗邊到見到,盧SIR架車泊左響停車場到,佢應該返緊黎。你知啦……」
 
「得,明白。」因為學校晚上絕對不會有老師出現,所以我們才放膽買酒。但人算不如天算,沒料到盧SIR會在這個時候出現。而且這個「生活教育室」就是他的管轄範圍,簡單點說就是他不想有人在自己地頭搞事。
 
我最初還以為他是不小心經過,後來才知道他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可以在手機裡觀察CCTV所拍攝的情況。也就是說,他是一個經常無事就會CHECK CCTV 的變態。
 
不過這已經不是重點了,問題是我們已經物證俱在,要怎麼做才能使這種酒憑空消失呢?
 


「得,你一陣聽我指示。」我首先找來呀輝他們商量了一下,然後馬上佈置。我猜想盧SIR的車才剛泊好,要到這裡起碼花上5分鐘,我們就要好好利用就5分鐘的時間。
 
「呀輝同呀勝,咁麻煩你一陣幫我運走。」我安排行動:「傑仔,你一陣好重要,靠你帶頭帶起大家既情緒。」
 
「OK絕對冇問題。」
 
「好咁即刻行動。」說罷我立馬就走到台上宣佈:「我諗大家都食得七七八八嫁喇。今日其實仲有一個神秘活動,首先麻煩大家企起身。」當他們都站起出的時候,幹事們迅速地將桌子分離,推到四邊的角落去。然後再添上食物,便瞬間變成自助餐形式。
 
呀勝和呀輝所有酒都收起來。由於這些「特別室」都有防火樓梯的特別路徑,我們習慣稱之為「後樓梯」。他們兩個就沿著「後門」將所有酒精類飲品帶帶走。
 


「我知道大家已經好熟嫁喇。跟住落黎呢個活動非常特別。」當我講到這一句時,燈突然熄滅了,連一絲光線也沒有。」對於突如其來的黑暗,同學們非但沒有害怕,反而是更加興奮了,場內歡呼聲不絕。
 
「冷靜,大家冷靜先。呢個活動叫黑暗中對話,我諗大家平時一定有D說話唔敢同某D同學講,大家可以趁住黑暗,將你既心聲講出黎!」這是我臨時更改的項目。我知道有很多同學都有望跟更多異性有接觸機會,這樣一來他們就機會大增了。
 
「好撚正呀喂。」
 
「銀仔你係得既。」雖然是臨時加上的,沒想到效果反而更好了。
 
「我地絕對唔可以開燈。」這個時候,我引起群情:「就算係天王老子黎都唔可以開燈,我地要絕對黑暗。」
 


「冇錯,絕對唔開燈!」當第一個同學和應的時候,其他同學,特別是男同學都興奮地支持。而第一個同學和應的人,自然就是早就安排好了的傑仔。
 
「你地做乜野?」一絲光線從門口刺射過來。大家一時視線未習慣。
 
「同我開左燈佢。」我們都認得出這聲音,是盧SIR,他還是趕到來了。
 
「呀SIR我地申請左搞活動嫁喎。」我說。但是在黑暗中,他根本就不知道是誰說的話。
 
「我知。我叫你地開燈聽唔聽到?」
 
「唔開燈呀!」傑仔激動的說。雖然這是我們早就安排好的,但我也沒想到他會如此激動,我想他心裡一定很期待這個黑暗中的活動了。因為在黑暗中什麼都看不見,他就可以理所當然地摸錯地方了。
 
傑仔這股情緒感染到其他人,所有人都跟著喊:「唔開燈!唔開燈!」
 
最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居然女生的反應是最激烈的。如果真的要我解釋的話,我只想到一個原因:因為她們在剛開始的時候一直擺臭臉,男同學們都不敢上前跟她們說話,所以她們今晚一直都悶悶不樂。好不容易等到這個活動可以享受一下,當然不希望會被破壞了。


 
盧SIR一時愣住了,連他自己也沒想到群情居然如斯洶湧。
 
「呢到有好大陣酒精味,你地係咪飲酒黎?」這句話一出,同學們都不作聲了。
 
「我會同校長講你地飲酒既事,你地邊個有飲酒既就要有定心理準備喇。同埋宜家已經好夜,你地都需要早D返屋企休息下,唔好再留響到。」
 
這就奇怪了,我們既然是申請了這地方搞活動,他又是什麼身份可以趕走我們呢。
 
「你憑咩屈我地飲酒呀,我夠可以話呀SIR你身上有陣煙味啦,你係咪響學校食煙呀?」我知道這樣下去,我們的活動肯定玩完了,既然如此,我索性放膽一搏。
 
「咪係囉,你唔好屈我地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