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為老師就大哂呀?」同學們一個個說出了自己的心底話,聽得我好不痛快。這種老師,早就應該受點教訓了。
 
盧SIR很明白同學的心理,因為在黑暗中他不能辨識這些話是誰說的,很難追究責任。同學班自然也是明白這個道理,於是盡情地說。既然同學們不肯開燈,那盧SIR便自己出手開燈。
 
「踏踏」的腳步聲響起,和我的距離愈來愈短,也代表盧SIR正一步步前進。當這虛偽的光明一旦亮起,人們的心聲將被掩蓋。暗淡的日亮,有時候並不是生命的希望,而是把原來殘缺的生命踐踏得更一塌糊塗。
 
就在這時候,那原本不應該打開的門,又第三度被開啟了──
 
從外面進來的,才是真正的耀眼的生命的光。只有看了這道光,我們才感覺到自己被拯救。我們作夢也沒想到這個人會出現在這裡,因為我們並沒有邀請她,也沒想過她會對這種活動有興趣。
 


「好……好,好大呀。」呀勝不知道該如何反應。但是他的想法,正正代表了在場所有男生的確實想法。
 
「D!我第一次親眼見到。」傑仔也顯得很激動。
 
「MISS葉,點解你會響到既?」全班同學,甚至盧SIR都抱著同一個疑問。MISS葉穿著一身紫色高貴晚裝,中間一道巨大的V型,像分紅海般,一條深溝馬上呈現在各人眼前。面對此情此景,竟無人可以說得話來,連盧SIR也反應不來。
 
我想他也是第一次看到吧。我想他必定在後悔跟MISS葉分手吧。
 
「我係你地班主任,做咩,唔歡迎我黎?」
 


「點會呀,我地勁想你黎玩囉!」
 
「係呀,MISS葉你今日好靚呀,一齊黎玩啦!」其他女生也興奮起來的。
 
「姐係話我平時唔靚姐。」MISS葉假裝生氣,那漲紅的臉顯得格外可愛。
 
「唔係咁既意思呀,一直都咁靚。」
 
「係喎,盧SIR都一齊黎玩嫁?」MISS其實早就留意到他,只不過裝作剛剛才看見罷了。
 


「唔係,我聽過佢地做左犯校規既事,所以過黎睇下。」
 
MISS葉蹙眉,轉過來望著我們,問:「你地做左D咩,坦白從寬。」
 
然後全班靜下來了,沒有一個人敢回答,因為大家都心虛。我也猜不透MISS葉到底想幹什麼,但在這個時候她又忽然一笑:「不過我相信我班學生唔會做呢D野既,係咪?」
 
女人果然不是容易看得透的動物。
 
「係呀,MISS葉英明。」
 
「我地真係咩都冇做過嫁,MISS葉你要信我地。」我於順勢求情,將自己處於「無辜」的無敵狀態。
 
「你又黎阻住我做野?」這一次盧SIR已經是咬牙切齒,在MISS葉耳邊說道。
 
本以為他會用盡一切方法來懲罰我們。但沒想到現實是,他更關心的居然不是這裡的情況,而是MISS葉這個前女朋友。


 
「你做乜野著到咁既樣,」盧SIR最介意的是她的打扮過於暴露:「仲要響咁多學生面前。」
 
MISS葉非但不覺得有問題,而且表情帶著自豪感,就像是這一切都是她的目的,她就是想要盧SIR生氣。而全靠盧SIR,我們今晚可以大飽眼福。
 
「佢地太夜喇,留響學校好危險,要早D離開。」盧SIR說。
 
「我會留響到睇住佢地,咁就冇問題啦。」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盧SIR自知再沒有任何理由可以阻止我們,忽然又轉個口氣,說:「我都係擔心你地安全問題,既然有MISS葉睇住你地,咁你地就玩得開心D啦。」
 
果然人不要臉,天下無敵。都什麼時候了他還敢說出這種話來。
 
「拜拜呀SIR,好聲行喎。」那個男人走了以後,他們全部人都一湧而上,圍著MISS葉。
 
「MISS,我要同你影相!」這句話剛開口,所有人都爭相要拍照。特別是男生,他們說這幅圖肯定可以「用上」三日三夜。
 


「喂,」小儀緩緩地走到我身邊,說:「繼續活動啦,唔好比佢停,邀埋MISS葉一齊玩。」
 
「好好,」我拍拍手,讓大家先冷靜下來:「我地跟住落黎要玩真正最後一個活動喇。我諗大家今晚一定識左唔少新朋友仔,如果你地有興趣同佢繼續深交既,等陣我會地校暗D光,你同伸出自己既友誼之手。如果對方想深入認識你,而你又願意既,咁就請你地接受佢地既友誼之手啦。黎緊既時候都係屬於你地自己嫁喇,我地準備左D食物,唔夠飽既同學可以繼續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