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喂喂,你地想點?」我剛說完,以呀輝為首的一班男同學忽然衝過來,我以為他們是揍我一頓,誰料竟然身子一輕,整個人被抬起了。
 
「銀仔萬歲!」這……這這這,害我一時手足無措。
 
「其實今次真正要多謝既,係小儀,同一班幹事,我都冇做過D乜。」
 
「你知就好啦。」鄭峰在一旁冷言冷語。
 
「唔係呀主席,我覺得你好型呀!」陳嘉殷過來安慰我,偷偷在我耳邊說了這句話。
 


「真,真係咁咩?」
 
「係呀,你好CHARM呀搞活動果陣。」陳嘉殷嗲聲嗲氣,好不吸引。
 
「多謝你先。」我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後感到有點尷尬。因為她今天穿了露肩裝,我因為踫到了她而感到不好意思,卻又不想馬上縮開,於是一直處於僵硬的局面。
 
「喂,過黎啦!」這時候我的小天使小儀又走過來救了我,我馬上便離開了。
 
「小儀呀。」
 


「乜撚?」
 
「我想問呢……」我欲言又止:「都係唔好喇。」
 
「做乜姐你,發哂姣咁。」
 
「冇呀,我想知:乜我搞活動個樣真係咁型咩?」
 
我本來就預料小儀會不認真回答這個問題,因為連我自己也覺得這問題很無聊。但是因為被稱讚而「鬆毛鬆翼」的我,還是忍不住提問。
 


我最意想不到的,是小儀極認真的回答我。她並沒有望著我,而是看著極遠方,不知道她正看著什麼,想著什麼。
 
「係,係超型。」小儀從心裡笑出來。
 
這時候,燈剎那間暗了。同學們傳來呼聲與興奮的叫聲,大家都知道最後一個活動要開始了。這時候,他們將尋找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這樣說好像有點誇張了。
 
但是他們所牽的手,肯定就是當刻他們心中認識最重要的人。呀勝,終於牽著MANDY的手,而MANDY也沒有反抗。他們兩個人沒有說話,默默地站到一邊去吃東西。二人都是習武之人,本來就是很豪爽的,但是這一刻卻沒有一方先開口,於是他們沉默了許久。
 
在關燈之後,琪琪就牽著呀輝的手。呀輝只是摸了摸琪琪的頭,然後溫柔地笑一笑,隨著燈光變暗,他們就消失不見了。
 
至於傑仔,他兩隻友誼之手同時展開,卻一直得不到別人的回應。這時候鄭峰也終於主動踏出一步了,但是小儀卻假裝看不到,慢慢走到小傑的身邊,接受了他那可憐的友誼之手。
 
鄭峰一個人,退出了課室。


 
我終於看到小霖的身影了。絕對不會錯,她黑色的晚服,完美地隱藏在黑暗之中,沒有人看得見小霖的真目面。我想很多人都在找小霖,如果他們找到小霖,肯定會伸出手來。然而小霖卻沒有興趣,她只是靜靜地處於寂寥之中,似乎在等著什麼,卻更是什麼都沒有在等。
 
「嗨。」我急不及待。這整晚下來,好不容易接近小霖。
 
小霖微微一笑,視線從遠方收回來。然後她的表情又恢復平靜,彷彿剛才的笑容只是我單純的錯覺一樣。是因為我朝思暮想希望小霖對著我笑嗎,還是她在想什麼,這一切都無從得知。
 
但是小霖這一刻就站在我面前,世界宛如只有我們二人。我心裡知道,這是個適合的時機了。但是小霖並沒有如期般伸出手來,只是默默地站在一邊。
 
「小霖──」黑暗中,我甚至感受到她的呼速聲逐漸加速,但她那表情還是一樣冷淡。我不知道這一刻應該怎麼辦,我小心翼翼地,想清楚每一句話才開口,因為我不希望我們之間再有什麼誤會了。
 
我承受不起這種痛。
 
我更不願意小霖承受這種痛。
 


「你……今日好靚。」我希望第一句是向小霖道歉,但是到我要開口的時候才知道,這是需要多麼大的勇氣啊!
 
「多謝。」最先打破僵局的還是小霖,因為她是溫柔的,也因為她也在期待什麼:「你係咪有野想同我講?」
 
「我……」低著頭,老實說,我並不知道「承諾」對於女人而言是多重要;更不知道它在小霖心目中的地位。男人對你許諾,可能會那時候他是出自真心真意的,他更願意兌現。可是女人卻不同,她們有時候很單純,單純得只要你願意「承諾」,無論發生什麼事她們都願意等你,一直等你。
 
──只要她們認為是值得的。
 
她們會因為你的承諾而會心微笑,會跟朋友分享,會一直記住。無論是哪種表現方式,都不過是因為她們禁不住內心的喜悅。
 
「對唔住!」我最終還是開了口。既然做錯了就得認!更重要的是,我不想因為這些小事而使小霖一直不高興,更不想因此而失去小霖。
 
這一刻,沒有什麼比這樣更重要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