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熙的晨光灑遍整個城市,點點生輝。它溫柔地叫喚著,替我揉揉眼睛。然後一片清醒落在我的床邊。
 
所謂早起的鳥兒有蟲吃。哦不,今天的我特別早起,是因為有要事。結束了跟小霖那漫長的晚上,我還細味了數天。由今天起,賢仔的學生會選舉正式白熱化。接下來要做的事就多了:包括宣傳,拍片和準備辯論的事。
 
每年學生會選舉最好看的地方就是辯論環節,除了是不用上課之外,看著雙方劍拔弩張,你來我往的互相攻擊,是校園時期最大的「花生」。所以一向仆街的我們最期待這個畫面。
 
但是今年卻有點不同了。一者是賢仔,如果正在台上辯論的人是認識的,那麼難免會為他著緊,所以花生程度大減,反而是擔心較多。二者則是他們這次的對手也不是省油的燈。表面功夫做得很足,而且暗裡還動手腳。
 
所謂明槍易擋,暗箭難防。這就是我最擔心的地方了,我明敵暗,不知道他們接下來還會用什麼卑鄙手段。
 


除了辯論之外,不知在什麼時候開始,每一年選舉中都加入了宣傳短片的環節。每個內閣都會悉心剪接一段不同風格﹑內容的短片,也是同學們最期待的項目之一。
 
賢仔經過深思熟慮,反覆思量,最後認為他們片中需要一個極具才華,而且外貌討好,心地善良,高大威猛的人當男主角。
 
哈哈,好說了。所謂千古中,數風流人物,還看銀仔!這個男主角我是當之無愧的。至於女主角,我指定是小霖了。我起初以為這會使賢仔為難,沒想到他居然一口就答應了。
 
我已經是早到了,沒想到呀勝比我更早到達了。我跟他打個招呼,之後所有人陸續到齊,小霖也在其中。
 
現在時間,不過是七點。
 


「好,咁我一地陣要講D咩?」雖然我是男主角,但是在前一日並未收到賢仔給我的劇本。到底是他們太忙了,還是認為我具有非凡的天份,可以即時演繹?
 
「好,你同小霖一陣要去到六樓升降機到。」賢仔稍為引領我們到另一邊模擬一下,我很期待和小霖的演出。
 
「到左呢到之後,你地會響LIFT入面,我地部機就響外面等拍。當個門一打開果陣,你地就話:十月廿八號,我地齊齊投一號!」
 
「之後呢?」
 
「完嫁喇。」
 


「就咁咋?」我難以相信。
 
「係呀。」緊仔想了想,然後說:「一係你地兩個整個大心心既樣出黎啦。」
 
「我唔係男主角咩?」我心知不妙。
 
「係呀,所以你要落力D幫我地拉拉票。」賢仔笑道。可惡,我被賢仔擺了一道,他的說法是,我是這個鏡頭的男主角。在這鏡頭中,只會出現我跟小霖二人。不過算了,既然他提出了那麼好的建議,那我就接受吧。
 
小霖聽到擺心的建議後,顯得有點害羞。
 
「小霖你係咪唔想,共實可以唔做。」我知道小霖擔心什麼的。她這麼可愛的一面只有我一個人知道,在其他人眼中,小霖仍然是一個冷酷的黑天使,她雖然保持自己的形象,這也是她對自己領袖生長一職盡責的表現。
 
但是小霖不想拒絕我,她大概知道我是很期待這一幕的,於是小霖想了想,還是搖搖頭。
 
「都係唔好,我地就咁CHOK下個型講,效果可能好D。擺心心呢D太出位,可能會比對莊講。」我試圖幫小霖解脫,她投以感激的眼神。


 
「冇所謂呀,你地話事。」
 
正式拍攝開始了,我的心情開始緊張起來。沒想到只是一個鏡頭,我居然會為之心跳加速,可能是小霖也在。升降機裡不只有我們兩個,幫忙拍攝的人員也抬著器材一起進來了。
 
小霖化了個淡妝,始終女生也是愛的美,特別是這片子會在全校面前播放。她依偎在升降機的一角,默不作聲,給人一種高傲的感覺。要說小霖是冰山美人也不為過,她冷酷起來的樣子,連我也有三分害怕。
 
升降機,在五樓停下來了。
 
還差一點點,我們就可以順利抵達六樓。這一切本應如願進行的,可是在終點前的一刻,卻停下來了。
 
這不是意外,而是人為!
 
「升降機上……」機內傳來系統的聲音,我每一隻字都聽得很清楚。繃緊了全身的神經,我怎麼可能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就是因為不知道,所以我更緊張。
 


或許直覺真的不能用科學來解釋,這是因為科學某程度來說也是一種直覺。
 
升降機門打開,一個人影正對著我們微笑。一個姣美的臉蛋,一頭秀髮束起了個馬尾。她笑起來眼睛會擠成兩道彎月,嘴角微微上揚,是一個很陽光的女孩。
 
在她身上總是找到活潑和生氣,好像陽光是跟著她走的。這與升降機內的情況迥然不同,那寒意依然刺骨。
 
但是她一開口,整個氣氛便改變了:「成班人,上天堂呀?」
 
如果不是我親耳聽見,我絕不相信眼前這個近乎完美的女生,竟然會說出如斯狠毒的話。這個落差感太大,我一時不能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