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霖。」她和藹地喊道。
 
「葉曉彤?」她媽的,這個女人怎麼會在這裡,而且還跟小霖混得這麼熟。不過她們好像是在CAMP裡已經很熟稔了。
 
「竟然係你呀,笑死人咩。」葉曉彤什麼都沒解釋,不過後來小霖跟我說,葉曉彤是主動提出要幫賢仔搞宣傳片的事,因為她本身也有短片設計的經驗,所以賢仔很樂意多一個幫手。
 
我說賢仔呀,這不是引狼入室是什麼。她好端端幫忙,一定要有企圖的!
 
「喂,快D埋位喇,冇乜時間。」因為趙敏瑤的關係,害我們浪費了許多時間,所以那一天我們很倉卒地完成了宣傳短片。
 


「喂,OK收工喇。」隨後葉曉彤說為了美感,幫小霖再補拍幾個鏡頭,反正沒我的份,然後就完事了。
 
「呢段野三日後要出街,我今晚會同呀賢佢傾下點整。」葉曉彤很專業地比劃著,說了一些我完全聽不懂的術語。
 
「我暫時加左呢D元素,睇落去成段片會輕鬆D。」
 
「喂,我都可以幫手,放學後一齊去賢仔屋企整囉。」為了賢仔的事,我們只好暫時化敵為友。
 
但是葉曉彤並沒有領我的好意:「整片既野,你識條春咩。」
 


嗯……這下子我也反駁不了。短片的事我從未接觸過,真的幫不上忙。
 
「銀仔呀,你放學後陪我一陣呀。」這時候小霖出手幫我解圍了,如果是有美女的約會,那麼我就有最完美的下台階了。
 
「好呀,冇問題。」
 
「你地準備一下物資,聽日就要開始練口號。仲有宣傳單紙果到,DESIGN仲未改好咩?你地做自己野得喇,淨係賢仔一個同我夾段片就得,唔洗浪費人力資源喇。」葉曉彤此刻竟比賢仔更像個主席,指揮人手起來毫不客氣,卻有條不紊。
 
雖然葉曉彤是個有能力的人,但我真的搞不到為什麼賢仔會找上葉曉彤。
 


「我聽賢仔講,對面D人一直係到搞事,佢地忙到踢哂腳。葉曉彤知道之後就主動話要幫手,賢仔都話佢好幫得手嫁。」呀勝說。
 
這次學生會選舉也是「文理之爭」:以賢仔為首的多數是理科班的人,另一邊則是以趙敏瑤為首的文科班。有志上學生會的早在上個學期已經投靠了賢仔,所以在成員方面賢仔其實是佔優勢的。而趙敏瑤跟蕭哲均都是轉校生,他們順利招到一班志同道合之士上學生會。可能是擔心自己處於劣勢,所以不斷生事。
 
放學後,我踫上了剛換好衣服的小儀。她邊跳邊哼著歌,心情好不愉快。
 
「喂!」
 
「哇!」小儀一驚:「嚇死人咩。」
 
「做咩咁開心。」
 
「冇呀。」小儀依舊是平常那個過度活躍的樣子,說:「係喎,我今日應該練到六點,你可以慢慢打。」
 
「放心啦,我好持久。」我做了個猥瑣的表情。


 
小儀反一反白眼,說:「妖,打波呀咸濕佬。」
 
小儀是田徑隊的成員,基上本每一天都要練習跑步。而我則會跟呀輝他們打波,之後約小儀一同回家。有時候小儀會先留在我家吃飯,然後才回到青年旅舍。小儀每一天都很忙,幾乎要學校關門了她才離開。
 
我知道,她是不想回到那個地方。
 
所以這一年,我們幾乎都是這樣過的。我習慣性地應諾了,可是後來一想,今早小霖說放學校想約我。那時候我覺得這只是小霖替我解圍,沒有太注意。後來再想了想,不,小霖可能真的想約我。
 
如果這只是一個單純的解圍話,那我大不了等一會兒;如果是小霖約我出街,那可是世紀大事!
 
「都係唔得喎,我今日約左人。」
 
「哦?」小儀露出邪惡的眼神,把臉往我這邊靠近。不過因為高度的問題,她只能抬著頭望。
 


「約左邊個呀?」我選擇不回答。但是小儀哪會這麼容易放過我:「係咪小霖呢。」
 
我還是不回答。
 
這時候小儀想了想,突然大聲說:「你死喇你,唔係小霖,你約左其他女仔!」
 
「喂,唔係呀。」我心裡一慌,馬上道:「係小霖!」
 
「哦。」小儀「哼」的一聲,滿意地笑了笑,然後轉身就走。
 
「咁唔洗等我啦,玩得開心D。」說罷,她的身影從門後消失不見,走廊再一次響起她的哼聲。
 
一個個同學都已經離開課室了,只剩下我一個人。
 
「小霖呢?」


 
「哦小霖,佢一放學就走左喇喎。」雖然琪琪這樣說,但是小霖的書包仍然掛在那個位置。
 
殘夕餘暉溫柔地撫摸她的座位,那裡還會留著她的香味嗎。小霖的書包披上了啞黃的外衣,像回憶般停格。
 
然後,
 
把感性的人帶回從前。那一天我們「接吻」了,小霖還掌我一巴。一切就像是昨天才發生的。
 
然後我們到底經歷了多少事。也好像什麼事都未曾經歷過。
 
我乾脆整個人趴在桌面上,任由霞光在我身上嬉戲,尋找屬於它們的快樂。也許有一天誰也跟誰踫上了,它們跟誰在談戀愛嗎。
 
如果過去仍在,未來也是注定的話。那麼未來會愛上現在嗎,還是過去是第三者。不,過去的早就存在了,未來才是第三者吧!
 


我想著無聊的東西,忽然詩意大發。呵呵,竟也學人當起個詩人來了。沒等到我把紙筆拿出來,我便取了一支粉筆,在黑板上畫東西。
 
「對,對唔住呀!」小霖喘著氣說:「好彩你仲響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