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詩意把小霖打斷了,剛才的靈感消失得無影無蹤。前一秒我想寫什麼來著?記不起了,真的連一個字也記不起。可惡,靈感這東西也太霸道了吧。說來就來,說走便走。
 
「等幾耐都等呀!」
 
小霖笑了,在夕陽下的她有多美,我真的形容不了。她「吃吃」兩聲:「做乜突然咁好口。」
 
然後小霖看見我的手正拿著粉筆:「你想畫黑板呀?」
 
「唔係呀。」我馬上拋下手中的靈感。這種不成熟的文筆,我才不願意被別人知道。
 


「你想去邊呀?」
 
「冇呀,四周圍行下嫁咋。」這句話聽起來很平淡,但不知怎的,在小霖口中說出來,卻顯得特別甜。沒有任何目的地,那背後的含義就是:只想你陪著我。
 
一想到這一點,我不由得笑了出黎。
 
「笑咩,做咩咁開心?」那時候一男一女,穿著校服逛街可以說是一種不明文的「禁忌」。一旦被老師或者同學看到,除非有正當的理由,不然就會認為你們在拍拖,接下來要面對的就是一連串的審問。
 
但是,這也是一種美好的思憶吧。
 


「冇呀。」雖然我是這樣說,但是心中甜意一起,倒真的忍不住又再笑了。
 
「古古怪怪。」小霖說。一路上我們都沒太多的話。
 
應該說,平日我跟小霖在學校裡也沒有太多的交談。她給別人的印象總是冷冰冰的,而且後來我發現,小霖還真的不太擅長講話。我指的是與別人交流,小霖總是會覺一些奇怪的話。
 
例如我跟她逛街,她都是當聆聽者,反應也很冷淡:「好煩呀你,係咁講野。」
 
我以為小霖是不喜歡我話太多,所以就沉默了。這時候小霖又說:「好煩呀,你講D野啦,靜哂。」
 


嗯……最初我以為是小霖玩鳩我。但後來發現小霖不太會表達自己。正因為她自己也知道自己的這個缺點,久而久之變得沉默了。但是在電話裡小霖卻會變成另一個天使,變得很熱情。我在想,這是因為不用面對面,小霖不會緊張;第二是在WHATSAPP裡可以慢慢想清楚,所以小霖再不會講錯話了。
 
雖然小霖並不講話,但是我知道她不會無端找我出街的。因為小霖太過體貼了,如果只是無目的地逛街,她會擔心浪費我的時間。
 
雖然我回到家也只會打機。
 
我一直忍耐著。我知道小霖想說的時候,她自然會說了。
 
直到,小霖帶我進入一間琴行裡。裡面有各式各樣的樂器,琳瑯滿目。井井有條,各安其位。
 
我一直覺得琴行是個高貴的地方,不是我這種賤民可以進來的。雖然琴行裡的樂器可以「試用」,但是首先你要有這種勇氣。
 
我心裡很清楚,這並不是我的世界。我總覺得如果我踏進琴行裡,那些職員會用奇怪的眼光望著我。如果我還不知廉恥地踫他們的樂器,他們肯定會像看著犯人一樣看著我。
 
所以,這是我第一次進入琴行。不知道什麼原因,我看見那些黑白色的鋼琴,心裡就會肅然起敬。我很想輕撫一下,但當我的手落在那「二十萬」價錢牌時,馬上一縮。


 
他媽的,差點就犯法了!
 
小霖莞爾一笑,顯然是看見我剛才的行動。她緩緩地繞了半個圈,從琴的背面走到我的旁邊。邊走邊鑑賞這部琴。看小霖眼神裡帶光,似乎真的懂得這種高貴的樂器,我由是好奇了。
 
我沒有機會問,因為「DO」的一聲,悠悠地封鎖了我的口。
 
黃鐘!
 
小霖不慌不忙地找到了這個音,但是最奇妙的是,她此刻雙眼是向著我的。換言之,小霖並沒有看琴。鋼琴發出的聲音,絕對會使人上癮。你可以說不出那是什麼狀況,但當你聽到一個音節時,便很想繼續聽下去。
 
「登登,登登登──」修長的手指靈活地在黑白鍵之間躍動,一個極其自然的動作,在音節暫停的一刻,小霖左手輕輕一收,宛如在撫摸鋼鍵。那一瞬間的動作我依然記憶猶新,一直忘卻不了,我妄想著,假如可以觸踫那雙手,是多麼幸福的事。不知道牽著那左手的感覺,又會是如何。小霖的右腿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踏住了鋼琴下的那個貌似腳踏的東西。只見她一時踩踏,一時放鬆。
 
隨著小霖的動作,動人的旋律從琴中悠閒地飄出來。那是一首很慢的歌,每一個鍵都清晰地彈出來,就像……每一個音符都充滿感情。聽得人很放鬆,很自在。那甜美的音樂我從未聽過,一絲一絲的,沁人心脾,如同情人的吻一般溫柔,而狂野,獨一無二。
 


我不是懂音律的人,但那聲音優美得像是一望無際的大草原上奔跑的松鼠,展開雙翅突然往水裡鑽進去,自由自在地飄浮著,打鬧著。不知不覺間,店裡的人都紛紛圍著聽小霖的琴聲,連在外面的人看到這風景,也在好奇心的驅使之下走過來了。
 
小霖愈彈愈興奮,把眼睛瞇成一條眼,然後閉上了。她一直是站著的,用這邊半彎的姿態敲擊琴鍵。那悠然剎那間轉為急速﹑緊張!前一個鍵追逐著後一個鍵,小霖整個身體也隨之擺動著。
 
我對鋼琴的印象都是「斯文」,但沒想到會有如斯活潑粗獷的一面。我也從來不知道,原來小霖配上鋼琴,會散發出不可抵抗的魔力。小霖在鋼琴面前釋放自己,沒想到,會如此吸引。
 
整整彈了七分鐘,小霖沒有睜開眼,更遑論是看譜。我不聽鋼琴,但在我心中這已經是神乎其技了。一個正常人是要怎麼記得住七分鐘的琴譜?
 
「哇,好好聽呀!」當小霖最後一下琴聲停下來時,我才長長地吐了一口氣。圍觀的人原來比我想像的還要多,看見他們跟我一樣吐氣的動作,我才笑了笑。心想:如果小霖再彈下去,只怕我們都要窒息了。她的琴聲就是有這樣的魅力,使人灰不知不覺中墜入了她的世界中。
 
但是小霖並沒有好好享受這屬於她自己的榮譽.急忙地拉著我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