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霖你咁急去邊?」
 
「我……我唔知咁多人睇緊。」
 
「係呀,你彈得太好聽呀嘛哈哈。」小霖不知道自己的琴聲有多棒:「係呢,呢首係咩歌黎?」
 
「嗯……冇,未有名。」
 
「下?」我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緒,不敢相信地問:「你作嫁?」
 


小霖點點頭。OH NO!天拿,怎麼這個女人會如此完美(除了平胸)。小霖一直在認真思考著,好著我刺激了她什麼一樣。
 
「都係喎,要幫首歌改個名。」原來是這個問題,小霖一直沒有替這首歌想一個名字。剛才被我提醒了,才想到有這個需要。
 
「咁你平時點分開自己D歌呢?」我好奇一問。
 
「呢首歌係『新八』囉,唔洗點記。」
 
「何謂『新八』?」
 


「姐係新歌,第八首。」我可愛的小霖呀,你改名字有沒有再隨便一點了。這麼好的歌,你竟然就取一個再也普通不過的名字。
 
等等,第八首?轉言之小霖至少還有其他七首。
 
「冇呀哈哈,其他果D都係普通歌黎,係得呢首七分鐘咁長。」小霖說得輕描淡寫:「仲有幾首古風囉,我叫做古一古二……」
 
「得得得,我明喇。」小霖這種單純的分法,並不難掌握。
 
「其實我今日帶你出黎,就係想同你講一件事。」小霖特別轉了個話題。
 


對了,小霖終於要說,肯定是她覺得時機到了。我親愛的母親,謝謝你把我生出來。我很榮幸地告訴你,你的兒子銀仔在他十七歲的一個初秋,終於要被班上的美女同學告白了。
 
像是電影情節一般。
 
「我……其實我諗左好耐好耐……」像是剛才睜開眼看到其他人正在圍觀般,小霖又羞澀起來。
 
支吾了良久,小霖才說:「我諗緊,參唔參加鋼琴比賽好。」
 
「下?」慢……慢著,不是要表白嗎,不是要說「其實我鍾意左你好耐」嗎。等一下,這個情節有點亂了。喂,我要求NG重來!
 
「銀仔?」小霖看見我在發呆。
 
「我……我係想比你聽下我既琴聲,會唔會太失禮?」
 
「我可愛……」不不,我因為太激動,差點把心聲說出來了。


 
我可愛的小霖啊,你要給自己多一點自信!
 
「我肯定你既琴聲會受歡迎!」我充滿信心。
 
「真係既?」小霖很雀躍地說。
 
小說這個人就是這樣。剛才圍觀的人那麼多,她應該大概猜到自己的琴聲不會差吧。可是總是去到某些時候,她卻偏偏沒有自信。有一種人是這樣的,她在特定的情況下,會像是變了另一個人。但對於她自己而言,並不想別人知道「另一個自己」,所以有些人會用另一個身份活著。大概網名﹑筆名的道理也是如此。
 
我在想,如果這也是小霖對男朋友的一種撒嬌方式,那也不錯。
 
「我呢排響到諗呢,其實由細到大我都冇乜技能。難得我鋼琴已經考到演奏一級,所以可能可以響呢邊發展下。」小霖和我隨處找了個地方坐下去,就在樓梯上。
 
然後她慢慢開始說起自己的心聲:「我最近回想法,雖然我一直有練琴,有教琴,但係好像從來都冇響呢方面拎過任何獎。所以我想試下自己的水平去到邊,我都想可以搵D野黎證明下自己既水準。」
 


我沒有玩過樂器,當然不明白小霖的心情。不過她坦言自己是希望獲得別人的認同,我想這也是人之常情吧。
 
「好呀,我支持你!」我是不懂如何安慰人,這個時候也只能說些「屁話」了。
 
「多謝你呀,你會黎睇我個可?」
 
「放心啦,我一定到!」
 
「咁我聽日就去報名。」這一天,小霖帶著愉悅的心情回家。因為鋼琴的事,她的人生似乎起了點變化。
 
也許並不只是一點,而是整個人生方向都改變了。
 
 
 
「喂,聽講葉曉彤琴晚上左賢仔屋企!」


 
「下,真係嫁?」一聽到這句話,我們成班男仔一擁而上,圍著傑仔。
 
「你響邊到聽返黎嫁?」
 
「估唔到賢仔咁識食喎。」
 
「唔知葉曉彤搖得勁唔勁呢?」其中一人說。然後全場忽然靜了下來,大家的視線都落在他身上。他「受寵若驚」地說:「做咩姐,咁佢條腿咁靚,一定搖得好舒服啦。」
 
「死腳膠!」雖然我口裡這樣說,但視線跟隨大隊往葉曉彤的長腿望去。的確很長,而且粗幼適中。
 
「傻嫁你地,呀賢有女朋友嫁!」這時候剛上完廁所的呀勝回到課室,聽見我們正在討論,說:「人地都話左係上去做野。」
 
「孤男寡女喎……係做野就係做野,不過唔知佢地做乜野囉。」傑仔露出一個非常討厭的表情,害我差點想出手打人。但是他這種假設也不是沒有可能的,問題並不是我們信不信任賢仔,而是外面的人是怎樣看待這件事。
 


這個傳聞的影響力比我們想像中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