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學後,我們都在物理室集合。因為這裡是賢仔的地頭,所以暫時成為了學生會的領地,當然這樣一來小霖就知道我並不是物理學會的會長。
 
剛看見賢仔,他便向我們打招呼。樣子抖擻,真看不出是通宵達旦後的人,不過我們心裡都很清楚,這只是他在死撐,其實賢仔早已經很累了,比其他幹事更累。
 
「你地黎睇下,段片已經整好左喇。」賢仔把宣傳片段播給我們看。
 
「喂屌你呀,我呢個男主角淨係出現左兩秒都冇!」我對此表示不滿,在場的人馬上笑了起來。這是個很嚴肅的問題,根本就搞不懂他們在笑什麼。
 
「拿,呢段片呢我就剪左三段出黎,內容基本上係一樣冇咩大改變,只不過係買個保險咁姐。我準備左三隻手指,同埋燒左一隻係CD,仲有SEND左去你地既EMAIL到,應該到時無論咩事都可以播到出黎嫁喇!」葉曉彤這句話是意有所指,她果然是知道選舉的狀況,也作出了很多應對的工作。


 
平心而論,她的確是個工作的能人。也就是因為她的性格這麼「賤」,這麼壞心腸,就更加能夠設到出對方下一步會有什麼行動。賢仔找她幫忙某程度上是個很好的選擇。
 
「呀賢你係咪好累?」呀勝突然問。
 
「唔係呀,我OK。」呀勝似乎有什麼想說的,但是一直在忍耐著﹑在掙扎。他以為自己把這情緒處理得很好,殊不知在別人眼中,呀勝是個內心什麼都在掛在臉上的人,連我也知道他應該是在著急些什麼。
 
「你有野想同我講?」賢仔好像一眼便看室了呀勝的想法似的,不過這當然只是呀勝太易被看透罷了。
 
於是呀勝把賢仔拉到一旁,我也悄悄地跟上去「八卦」一下。誰不知呀勝居然單刀直入地問:「你同葉曉彤琴晚有冇發生D咩?」


 
聽到這個問題,莫道是當局的呀賢,就連我這個旁觀的也瞪目結舌,一時間反應不來。
 
但是賢仔很快便搖搖頭,說:「我同佢咩事都冇發生。雖然琴晚係得我地兩個人,但係我信得過佢,佢都信得過我,我地先可以咁樣相處。」聽見賢仔的話,我也有點慚愧,因為我曾經懷疑過他,但又不像呀勝那樣率直地處理。
 
他媽的,真的有男人可以抵受得住誘惑?!
 
那長腿!雖然說葉曉彤的性格很差,不過法官大人,如果你問我的話,我還是選擇一個字:「屌!」
 
「咁就好喇。」呀勝恍若如釋重負,長長地呼了一口氣,說:「果然冇睇錯你。」


 
這時候輪到賢仔發問:「做咩,你鍾意左葉曉彤?」賢仔「嘿嘿」地審視著呀勝的反應。
 
「痴線,問下咋嘛。」他的反應倒不像是假的,既然不是喜歡葉曉彤,那呀勝為什麼要問這個問題,連我也開始一頭霧水了。
 
「咁跟住既選舉要加油喇。」
 
「係咯,加油!」一旁的我終於都可以出來了。
 
「唉冇咁易嫁,對面既攻勢都好強勁。其實講真大家都係五五波,佢地都好多人支持,加上佢地在暗我地在明,再咁樣用呢D花招既話,好易就出事。」平時賢仔口頭禪就是「OK呀」「幾好」「冇咩大問題」,但我們都很清楚他只是把問題留給自己解決而已,這就是他最大的缺點。因為這件事,我們已經罵了他好幾次,所以當只有我們幾個人的時候,他也會坦誠地把問題和煩惱說出來。
 
「佢地仲有搞事,可惡,等我去教訓下佢地!」
 
「喂喂喂,你冷靜D先啦呀勝,你唔記得上次男廁既事,盧SIR已經針對你喇咩,你再搞事真係比人退學!」
 


「退學咪退學!」
 
「真係咩,唔想入大學喇?」呀勝知道自己一時衝動,馬上靜了下來。他並不是不在乎成績,只是他把友情看得比一切重要。但是,他內心還是很渴望考進大學的,這是他最大的願望──為了他心愛的人。
 
「係囉,你聽銀仔講啦。呀勝你千其唔好理對面班人,佢地惡唔出D咩花樣,只係想激我地出手,然後佢地就有理由黎指責我地,所以無論對方做咩都好,都唔好中計。」
 
賢仔的頭腦非常清晰,既然如此,他應該很清楚自己與葉曉彤單獨相處會有什麼後果。
 
「咁點解你要……」
 
賢仔早就知道我想問什麼:「呢個係佢自己既要求黎。」
 
「咩話?」我們都激動得大叫,在場的所有人員都不約同地望過來這邊,我們只有假裝沒事發生。
 
「佢主動提出?」


 
「係呀,其實我已經同佢講過可以去其他地方,或者係搵多幾個人黎幫手。但係佢堅持要兩個人去我屋企先肯幫我。佢真係好幫得手,所以……」
 
「咁佢有冇搖……呀唔係,佢有冇誘惑你呀?」
 
「我初初都以為會……」賢仔的表情很複雜,然後苦笑一下:「但係佢著得好密實,而且成晚除左公事之外,我地咩都冇傾過。」
 
「竟然係咁?」我有點失望,因為這並不是我期待的答案。我還一心期望會有「扶」「搖」「直」「上」的劇情發展。
 
「咁你有冇問佢點解要咁做?」呀勝問。
 
「我都冇追問,佢都好似唔係好願意講,但係既然我地都冇野發生就算啦。」
 
「咁翠翠佢……」翠翠就是賢仔的女朋友。
 


「佢唔知嫁,你地都知佢咩情況嫁啦……本黎想同佢講聲先,但係我怕一講出黎佢會承受唔住,呢件事千其唔好話比佢知!」這是賢仔唯一擔心的事情,因為翠翠是唯一會使驚慌失措的人。我們都知道賢仔比任何人更愛翠翠,甚至更多於愛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