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原來已經咁夜嫁喇,唔講咁多,加油!」再過幾天就到星期五,也就是選舉的最重要的一天,因為在最後兩節的週會會舉辦問答大會,全校同學都可以發問,了解兩隊內閣的能力與政綱。這一天被稱為選舉中,最有效的宣傳,也是最致命的毒藥,就視乎大家的表現了。
 
所以,如果對方要出手的話,這幾天就是最好的日子。現在我最擔心的人是呀勝,因為他也很在乎賢仔的的選舉,而且呀勝容易衝動累事,所以我臨離開之後刻意再提醒他:「佢地一定會搵呀勝你,你千其千其唔好中佢地計呀!」
 
「喂你咁急去邊?」賢仔問。
 
「唔好理佢啦,佢又搵小霖喇。」
 
「下,拍緊拖喇,叻仔喎!」
 


「個傻仔邊有咁勁呀,比人當係兵咋!」最後聽到的是他們哈哈大笑。
 
自從那天小霖說要參加鋼琴比賽之後,她每一天放學後都會去琴行練習。為了支持小霖,我也會接她下課,然後一起回家。
 
「哇,趕住去投胎呀?」一打開門,不小心和門外的人迎面撞上。
 
「SORRY SORRY,冇事呀嘛?」當我仔細一看,居然是呀輝!
 
這個十年都不會留在學校多一秒的人,這個鐘數竟然還在,而且他過來物理室幹什麼。
 


「呀屌,原來係你,浪費左我句SORRY。」
 
「夜喇,收皮啦你,趕頭趕命咁。」
 
「係呢點解你會響到?」
 
「屌,我比個葉曉彤叫黎嫁嘛,都唔知搞乜春神神秘秘咁。」這個葉曉彤到底是何方神聖,居然連「懶到出汁」的呀輝也可以指揮。
 
「喂,真係唔講。」我一看手錶,心知不妙,不能要小霖等我。
 


我腦海裡一直在想,到底趙敏瑤一行人還會想出什麼賤招來對付我們,賢仔他們太善良,一直逆來順受也不是什麼上上策,繼續處於被動的話很吃虧,得想想辦法解決。
 
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呀勝。如果他們的目的是引我們犯錯的話,首選必然是呀勝,所以蕭哲均才一直在籃球場上挑釁我們,目的是希望我們出手打人,製造不良新聞!
 
連那次拍宣傳片的時候也是。對了,一切線索似乎都可以連起來。這個趙敏瑤真不是個簡單的人。他們一定有各種方法激怒呀勝,所以我不停在想,怎樣才可以避免這件事的發生。
 
最後,我停下腳步!
 
商場後有一條小捷徑,我每天都會抄小路去接小霖。這裡平時人也多,不過今天就不怎麼見人了。此時在我面前出現了兩個身影,遙遙站在前方的,身穿我校的校裙。在人群中她是顯眼的,因為她雙眼總會散發出魅力。她是個很美很美的女生──假如不開口說話。
 
她們的目標並不是呀勝,而是我?
 
「嗨──」面對趙敏瑤挑釁性的招呼,我沒有作出任何回應。此時我腦海中不斷地播放畫面,千百種想像同時交織。稍稍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緒:這個人,想利用我來達到什麼目的?
 
我連話也沒有講,直接進上中指。趙敏瑤明顯地露出驚訝的表情,然後又故作鎮定地說:「其實我只係想問你D野。」


 
我腦裡得出一套公式:
 
沒有發脾氣 = 忍辱負重 = 她有很重要的東西要我做 = 這件事影響甚大
 
「點解程小霖會幫佢地?」她指的是拍宣傳片的事,我想那對她而言影響頗大。其實小霖也可能只是剛好在同一部升降機上,不過趙敏瑤既然問出這個問題,很可能已經調查過了。
 
這個問題也很合理:明明二人是不同年級,為什麼小霖願意幫助賢仔呢?那答案肯定是因為我跟小霖的關係了。不過根據上文一連串的分析,這個問題很可能會影響到選舉,所以我不能亂答。但我實在想不出她這個問題背後的目的是什麼,最後我決定不回答。
 
「喂,你啞嫁?」趙敏瑤身後的那個男人喝道。
 
趙敏瑤搖了搖手,阻止他說下去,然後自己突然又轉了個話題:「唔答都唔緊要,其實我只係想你幫我做一樣野。」
 
我皺了皺眉頭,這個人要不是有病,就是個白痴。明知道我是賢仔身邊的人,又有什麼可能會幫她呢。
 


她在書包中拿了三隻USB出來,塞到我手裡說:「我知道佢地準備左三隻手指播片,我只係想你將呢三隻手指偷偷換左佢,好簡單。」
 
趙敏瑤乾咳兩聲,眼神變得凌厲,說:「事成之後,五千!」
 
五千!我突然一陣暈眩,這個人到底在說什麼。五千這個數字,對於當時的我而言,聽起來更像是說五十萬!
 
「咁你就可以唔洗精神上,而係經濟上支持到程小霖既鋼琴比賽。」
 
她知道小霖的事!這件事小霖應該只跟我一個人說過,她到底還知道些什麼。我知道趙敏瑤家中很有錢,不過我以為她只是普通的任性公主,沒想像一個有錢人,連帶是有「力量」與「權力」。
 
不過可惜的是,我這個人就是仇富到極點!
 
我突然一個箭步衝到趙敏瑤眼前,這時候才發現原來她身材如此嬌小,頭部只去到我的肩膀位置,可以剛好睡到我胸前。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緩緩開口:「每個人格都有佢既價值,價值就反映在自己既選擇上。唔係有錢就有可以買起人地既價值,你自己返屋企好好思考一下,咩叫對咩叫錯。」


 
那一刻,我把手中的三隻USB狠狠地﹑不留情面地丟在她的臉上,留下她一個人錯愕,頭也不回地擦身而過。
 
那種感覺很爽,宛如經過了長期的壓抑之後,將一切不滿射在她的臉上。這也是我為什麼要選擇丟臉的主要原因。可惜的是,「射」在她臉上的只是USB,如果是其他東西一定更加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