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趙敏瑤的事,害我晚了到達。當我去到琴行時,小霖已經在門口等我了。
 
「唔好意思呀小霖,我遲左小小。」我連跑帶跳帶衝過去。
 
小霖看見我的樣子,「嘖」的一聲笑了出來:「我都係岩岩出黎咋嘛。」
 
看見小霖完全沒有要怪責我的意思,這才放下心頭大石。畢竟我們剛剛才和好如初,我行事還是得小心翼翼比較好。這一天我約了小霖吃晚餐,但腦海中一直想像剛才的事。
 
「係咪有咩事?」小霖早就看穿了我在想什麼,不過既然我不說,她也沒有問。但是沉默了許久之後,小霖還是忍不住關心一下。
 


「其實係咁既……」我打算將趙敏瑤的事說出來,但又不想小霖因為選舉的事而分神,她這個時候最需要的是專心練習。所以我還是說:「都係冇野喇,小事黎姐。」
 
「其實我二月先比賽,所以練習時間仲係好充裕。」我愣住兩秒,瞪大眼睛望著小霖。她臉上泛起笑容,很可愛地跟我對望。
 
「做咩?」
 
「冇……」我好奇的是,小霖居然一眼就看穿我心裡的想法。我一直在想,小霖雖然有正直和冰山美人的形象,但這些都不致於學校會直接委任她當領袖生長吧。這一刻我才明白到,小霖能當上這個位置,絕不只是因為她有這些「形象」,而是她有很多我未曾發覺到的「能力」,包括這種可怕的觀微於人的能力。
 
「今日遲到呢,其實係因為黎之前遇到趙敏瑤……」我順便解釋一下自己遲到的原因:「咁佢就比左三隻USB我,叫我偷偷地換左原來果三隻佢。」當然我沒有說出趙敏瑤提出的條件。
 


「咁奇怪?」
 
「係,雖然我拒絕左,但係完全唔知佢想搞乜鬼。」這件事我也說不清。我嘗試一邊向小霖解釋,一邊梳理自己的思緒以及整件事情的終始,但是心裡還是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因此一直耿耿於懷。
 
「佢明知你唔會應承,但係都搵你,會唔會太冒險?」小霖一言驚醒夢中人!這就是整件事情的不協調感,整個計劃太過冒險了,冒險得完全不合理。如果成功了就算,失敗的話她們想換USB的計劃就會穿幫,豈不是壞了自己的安排嗎。
 
對方絕不可能做出如此愚昧的決定,但他們這一步,到底是在盤算什麼呢?
 
「無論如何,呢件事都應該同賢仔講聲先。」我口裡雖然是說賢仔,但不知怎的腦海中想著的人是葉曉彤。這一刻我居然覺得,假如把這件事告訴葉曉彤,她必定會知道對方的心思,那就可以想出相對的方案了。
 


「會唔會,除左你之外,佢仲有搵其他人?」小霖沒有正面回答我的問題,而是作出了另一種假設。如果對方是漁翁撒網式找人幫忙,那總有一個會成功的,這樣一想,我也不過是其中一員,會找上我也是合理的。
 
小霖眉頭深鎖,一認真起來卻不像平時般沒有自信,反而愈想愈深入,愈想愈合理。
 
「有可能,呢個就係佢地既計劃。」
 
「計劃?」我開始跟不上小霖的思緒了,她在短短幾秒內到底可以想出多少東西。有時候我真的會想,才能這種東西並不是可以靠後天努力練出來的,先天已經決定一切,後天只能拉短兩者之間的差距。
 
──那只是在先天沒有努力的情況下。假如兩者都同樣付出同等的努力,先天的才能就是使人鞭長莫及地感到絕望。
 
而小霖,自然就是混合了先天與後天努力的人,所以只有她才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想出這一點:「會唔會,佢地一開始淨係搵左你?」
 
我說的,並不是「想到」與「想不到」的分別,而是在「多久」後才想到,在有「多少線索」的情況下想到。
 
「淨係搵左我?」這不是回到原點了嗎?但在小霖眼中卻完全不同,兩者的表現同一,但背後意義完全不同。


 
「如果佢係有心搵你,而佢地都知道呢件事係冒險既。」小霖想了想,覺得這樣解釋並不恰當,然後又重新再說:「應該話,佢地唔覺得係冒險,因為佢地既目的就係想比你知。」
 
「比我知USB既事?」
 
「係!第一個問題係:點解佢地會知USB既事,最簡單既答案就係有內鬼講左比佢知。響呢個前設之下,佢地既目的並唔係想搵人換左USB佢,而係想製造一個有內鬼既疑雲出黎。」
 
我沉默不語,似懂非懂。我不想打斷小霖的節奏,也不想在這個時候說出蠢話來。
 
小霖繼續說:「所以佢地真正既目的,可能就係想透過你把口傳達呢個訊息。當賢仔聽到你講USB既事之後,諗既未必係趙敏瑤有搵過你既事,而係即刻諗到,會唔會仲有其他人比佢收買左?更進一步既係,點解佢地會知道USB既事,而且都係今日先講出去,佢地就馬上準備好。」小霖說到這裡停一停,可能知道我已經跟不上進度出,所以她總結說:「所以USB呢件事既主要目的,就係想賢仔佢地互相懷疑。」
 
「哦──」最後一句,就是這一句我終於聽懂了。面對小霖一連串分析,我真的倒吸了一口冷空氣,如斯心思細密的分析,如此有邏輯的推斷。
 
我敢肯定,如果我把這種事說給賢仔聽,他只會想到第一層,第二層與第三層只有小霖才想得出來。到現在的情況不同了,賢仔找了葉曉彤幫助,葉曉彤肯定也能想到這一步。
 


「一個團隊失去信任,就好難做到野。」良久後我才作出看似有意義的回應。
 
「冇錯。」小霖看見我懂了,於是又甜美地笑一笑。然而我卻不知道這個笑容代表什麼。
 
「咁到底我講唔講好。」理論上這件事我是會說出去的,但趙敏瑤應該沒想到小霖在這件事中起的作用有多大。
 
不過這樣一來,問題就更使我頭大了:如果對方的目的如小霖所說,那不說倒好;但我們剛才所說的都只是自己的推斷,假如對方真的在密謀換掉USB的事,我們不說反而是害了賢仔。
 
可惡的趙敏瑤,居然讓我銀哥陷入了兩難的局面之中。總有一日要你好看!
 
狠狠地射在她的臉上!
 
狠狠地射在她的臉上!
 
狠狠地射在她的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