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呢一回合,算係打成平手。」我只有這樣說,但顯然現場的氣氛是傾向趙敏瑤那一邊的,在大家心目中,這一回合是趙敏瑤勝出了。
 
「唔意外。」葉曉彤突然冷冷地說。
 
「唔意外?」怎麼我倒是很意外。
 
「女人係口才方面比男人好,唔意外。」身為男人的我很想反駁,但認真地想一想,這倒是個事實。在吵架方面,女人永遠都是立於不敗之地的。
 
雖然說這只是個開始,誰勝誰負並不會有太大影響。但問題正正在這裡,只是剛開始,就吃了個虧,對於他們的士氣﹑台下觀眾的主觀想法,是有很大影響的。特別是前者,我尤其擔心賢仔能不能將自己的心情調整過來,還有其他人,他們能不能忍受台下的目光以及對方無情的語言攻勢。
 


「好,兩支內閣都互相介紹完喇,接下來既環節就係介紹佢地既政綱喇,兩支內閣都準備左佢地既宣傳短片,我地同樣由一號候選內閣TRIANGLE開始!」
 
終於,到了這時刻。
 
趙敏瑤為了這一個環節,還特地下了一番功夫,希望我把USB調換。到底她心裡盤算著什麼,又能不能成功。
 
一切即將揭曉!
 
 
葉曉彤突然在這個時候站起來,跟MISS葉說交待兩句便走了。我想她也應該會緊張,可能是去廁所吧。


 
「我地既技術人員已經準備緊雙方既短片嫁喇,響一同時間,我地既工作人員宜家會響台下派緊紙仔同筆比大家,如果大家響第四個環節有咩想問既,可以宜家寫左先,一陣我地會抽出黎問。記得響紙仔上面寫返你既問題係問邊個內閣,同埋有冇指定邊個人回答。如果乜都冇寫,就係內閣自由選擇回答嫁喇。」司儀在解釋著。因為準備需時,為免要台下的人等得太長時間,所以特別在此時安排了一個活動。同時,這種問答方式一可以經過篩選,以免台下發言時出現有人「玩野」的情況;二是這種不記名的提問方式,可以避免不必要的「秋後算帳」的問題。
 
工作人員剛派到我們班時,傑仔和呀勝已經搶了一大堆紙筆,分給各位同學:「大家有咩問題,寫多幾張問二號,咩問題都問得嫁。」
 
這種做法的目的很明顯,就是為了提高被抽中的機會,台下發問時間只會抽出十條問題,如果我們能夠製造更多機會,就可以一方面攻擊對方,一方面避免賢仔那隊被攻擊,這是一個「消長」的遊戲。
 
然而這時候我卻無心寫紙仔,因為我擔心USB的問題。這件事我只告訴了呀輝,所以他的反應跟我一致──緊盯著台上的情況。
 
由始至終賢仔他們沒有拿出任何USB與CD的舉動,採取最安全的做法是自然而然的事。我好奇的是,趙敏瑤他們會有什麼行動,他們在座位上一副胸有成竹的貌樣,更使我油然生起恐懼之心。


 
「啊──」
 
「哇,咩事?」突然禮堂的光全熄,引來一陣騷亂,在兩秒之後又亮了。司儀以臨場反應應變這突如奇來的意外,安撫全場人的情緒。
 
流程也沒有受到什麼影響。這次關燈表面上看似是意外,而且在兩秒內根本什麼都做不到。然而,我卻覺得這自然得太不自然了。
 
尤其當我看見趙敏瑤的笑容。
 
因為賢仔他們電腦前待得太久,只是開個EMAIL,根本用不著這麼長的時候。但是我們還是隱約聽見宣傳片的聲音如常地在那台電腦播放。
 
這時候一旦拖得太長,不管司儀在說什麼拖延時間,台下不滿的情緒終究出現了。
 
「係咁既,我地技術人員發現,電腦宜家駁唔到去個SCREEN到,需要一D時間,大家如果仲有咩問題可以趁呢個難得既機會寫多D,寫詳細D。如果你地想同兩支內閣打打氣,都可以寫低,話唔定一陣可以讀出你地深情既愛意呢。」雖然他已經很努力搞氣氛,但台下顯然已經不受控制了,連班主任也不時站起來控制群情。
 


「係趙敏瑤?」突然間思緒在腦海中播放,每一個片段﹑每一個行動都合理地連成一串。我終於明白了!他們的計劃不在USB,那只是一個幌子,讓我們的注意力都放在USB上面。當我們以為自己想出一個解決方法時,就會鬆一口氣。
 
然而,這是聲東擊西之計。真正動手腳的地方,是SCREEN!不過……這我倒不明白,雖然可以阻止賢仔播放短片,但這樣一來豈不是連他們自己的短片也無法播放出來嗎?
 
她是個神秘莫測的女人,我簡直覺得眼前這個女人是我永遠都無法看得透,永遠都不可能知道她的下一步。
 
難道她懂得魔法?她可以順利讓自己的短片播出?
 
趙敏瑤已經悠然從座位上走出來,她優雅的步姿,看起來像是個高雅的少女,絕對沒有人認為她是個不擇手段的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