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好似我剛才所講:橋樑,並唔容易做。響呢幾個月,身為主席既我,除左要處理大大小小學生會校務計劃既事情,仲有內閣各位幹事既關係,情緒等等。令我明白到:橋樑,除左要獲得其他人既信任,更重要既係你要主動去信任其他人。當你將個心交比人地既時候,人地先會真心真意咁對返你。岩先趙同學不斷話我身邊既朋友點樣點樣,但係我對佢地有一份信任;又話我地外務副主席點樣點樣,我對佢,亦都有一份信任。我唔認為佢地好似你所講咁十惡不赦,我相信佢地本性善良。如果好似趙同學咁講,佢地都係學校既壞份子,咁你上任之後會點處理?打壓佢地?懲罰佢地?如果你一開始已經標籤左佢地係壞既,你又點會信任佢地係善既。如果你對佢地冇信任既,又點樣要求對方信任你?」
 
賢仔第三次停頓,一次比一次妙,每一次停頓,都達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我唔係完人,我做錯過事,而且我相信即使我上任之後,我仍然會不斷犯錯。但係,錯左,我會認,我會改,我接受任何人比我既意見。因為我信任呢間學校既質素,我信任每一位同學,都係抱住善意黎比意見。我都相信每一個你地既意見,都係我地進步既原動力。」
 
賢仔最後一次停頓,終於把話說出口了:「我,陳樂賢好希望大家投TRIANGLE一票,因為我地每一位幹事,都係好正好正既。」
 
他最後那句「好正好正」真是笑爆全場,突然是在那一連串嚴肅的致辭之後,所以到了很多年以後,我仍然印象深刻。
 


但是這笑聲,卻充滿一片溫馨。我從沒聽過如此激烈的掌聲,像是所有人都感受到賢仔一直以來所承受的痛苦,每一下都似是吼叫,從心底裡把長連累月的委屈喊出來。
 
幹事們也不管什麼場合了,直接從座位上跑出來抱著賢仔哭,有好幾個還是男人。天哪,男人老狗的。
 
「男人老狗,你喊乜春?」呀輝問。
 
「咁……真係好感動呀嘛。」這個無情的怪物怎會明白我的心情。
 
賢仔不忘往我們這邊看過來,投以感謝的眼神。不管好的壞的,一切都結束了。也不管結果如何,他們走到這一步,算是已經完結了。
 


接下來要做的,只有等待投票結果。
 
經過一輪激鬥,賢仔謂是很有風度地帶領自己的團隊走到趙敏瑤面前,跟他們逐個握手。競爭是殘酷的,因為大家是敵人的身份。但當選舉結束的時候,也就是大家取消敵人身份之時,不管中途發生什麼不愉悅的事,也應該隨之結束。
 
之後我們從禮堂離開,回到自己的課室,分班級到地下有蓋操場進行投票。一般來說這個過程只消不到一小時就可以完成,然後大家便可以放學。
 
投票結束之後會在禮堂點票,由老師﹑上屆學生會成員和領袖生代表負責監票,有興趣的同學也可以在放學後到禮堂參與點票。
 
雖然我很想看,但是卻奈不住那一票一票的刺激,所以我並不想到現場去,他們只要告訴我結果便可以了。
 


那時候我的心只是在想著,賢仔輸了之後我應該如何安慰他,我是個完全不懂得安慰別人的人,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話,也不明白這選舉在他心目的有多重要。或者我應該買些什麼東西嗎?
 
「咪一副輸左既樣啦好冇呀,柒頭!」小儀一掌打向我的頭。他單看我的神情,已經知道我內心在想什麼。
 
「小儀,你比較叻D,你話我地應該點安慰賢仔好?」
 
「你咪咁悲觀啦。」小儀一直說我是個悲觀主義者,跟她樂觀主義者是完全相反的思維:「叫左你做多D運動,可以令到身體分泌多D快樂因子知唔知。」小儀不停說些無聊話,我明白她是想分散我的注意力,讓我不要太擔心。
 
她拍拍自己C級胸口,說:「以後做運動就叫姐姐我啦,一定陪你!」
 
「你話嫁,好啊。」我突然想起跟MISS葉行山的時候,發覺自己的體能實在太差,一直很想練練體能,所以便提出了:「不如去行山。」
 
「行山?」小儀表情有點奇怪,又有點猶豫不決:「兩個人?」
 
「係呀,邊到變多個人出黎比你?」


 
「古古怪怪,唔知你諗咩。」小儀望著我的表情,沒有吧,我的表情沒有很奇怪吧。我才沒有在回味MISS那身打扮,也沒有心存希望可以看見小儀露出什麼。
 
「好啦,廢事你一個人死左都冇人知!」
 
說到這裡,課室大門打開了,一股沉重的氣氛剎那間已經侵蝕整間課室。呀輝和傑仔首先出現在眼前,低著頭,神色非常凝重。
 
他們不發一言,但是這代表什麼,我們心裡都已經有了答案。小霖緊隨他們兩個後面,冷冷地不發一言,這表情代表什麼,沒有人明白,連我也看不透。
 
「嗯……今次,雖敗猶榮。」小儀率先站起來去安慰他們。其他同學也陸續過去安慰。我沒有動身,看著小霖從他們身後走過來,安靜地坐著看著他們。
 
咦!

「五十一票,輸左五十一票……」傑仔抽泣著。
 


五十一票,這是個很妙的數字。以往的選舉票數之差,大概也是在二﹑三十票以內,這表示兩支內閣不相伯仲。一旦超過了,也就代20表學生的意向是真的傾向某一隊的。
 
「痴──」的一聲,傑仔忽然放聲大笑,呀輝以一副無奈的表情看著他。
 
「對唔住,我真係忍唔到。」傑仔繼續笑:「輸左五十一票,係趙敏瑤佢地輸左五十一票!」
 
「咩話?」小儀突然很激動,一邊生氣自己被騙,一邊又因為這個驚喜的結果而感到喜悅。
 
其他人則是對傑仔和呀輝投以白眼,當然我也有加入反白眼行列之中。害我白擔心這麼久。
 
不過,我的心還是甜的。
 
賢仔,終於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