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錯,溜冰。」呀輝明知我們不懂,卻沒有打算解釋,他是在等我們進一步提問,以展示自己的地位。
 
「姐係點解輝哥?」傑仔反而比我搶先一步回答,顯然他對「媾女」的方法比我更有興趣,他簡直視呀輝的教學為金石良言,恨不得手上有部錄音機,將所有內容記錄下來每晚背誦。
 
「溜冰係MK界公認媾女方法第一名,亦都係最成功既方法之一。」看呀輝十足的信心,只怕他已經嘗試多次,所謂的「公認」,不過是他個人的經驗而已。
 
「拿,聽住!」在場的人連賢仔和呀勝都很專心地聽呀輝說:「當你同鍾意既女仔溜冰既時候,而佢又唔識,佢就會好驚咁扶住四周圍既牆,就好似游水既初學者咁,死都唔敢放手。但係你呢個時候就可以叫佢捉住你隻手一步一步慢慢行。」呀輝即場做示範,將自己的右手捉住我右手手腕位置。
 
「千其唔好急,急就會壞大事。你一開始一定要叫佢捉你手腕,咁樣先唔會尷尬,佢多數會肯,就算普通朋友都唔難接受。」這話倒不假,手掌和手腕相差不過數厘米,但它們的分別與意義卻截然不同。
 


「淨係手腕咋?」
 
「都話左唔好急。」呀輝打斷傑仔的發問,說:「溜冰呢種活動,係好需要平衡感既,不過就算你平衡感幾好,第一次接觸到都會因為心理障礙而唔敢放開自己去溜,你愈係唔敢放開自己,就愈容易跌。特別係女仔會好驚跌痛,所以更加容易跌。當小霖一跌既時候呢……」
 
呀輝假裝跌倒,我一時沒有反應過來,身體自然動作地以右手繞過他的手腕,拖著他的手掌。
 
「拿,」呀輝很得意地說:「結果就會係咁喇。」
 
登──登登!這一幕假如是電影的話,我們肯定是站起來拍手掌。簡直就像神探伽利略,計算過每一個物理動作﹑人的身體反應結合物理的各種外在因素,心理學說的理論而得出的結果,我們油然生起尊敬的心。
 


「到時候唔好比時候佢諗,因為一諗就會縮,你要好好安慰兩句,話『小心D啊』,之後直接拉住佢行,咁你果日一定可以拖足成日手!」
 
呀輝這個計劃十分完美,而且並不是空口說白話,這是他多年經驗總結而成的策略,我相信一定能夠成功。不過這個計劃還有一個前提────我首先要懂溜冰。
 
「但係,我自己都唔識哦,點教佢?」如果我懂得溜冰,這會是很帥氣的一幕。但事實上我並不會,所以到時候只可以跟著小霖仆街。
 
「唔識,咪學囉,又冇人叫你聽日就同佢去溜,你學到識為止,再約佢都未遲。」
 
「學?去邊到有得學,我今日就去報名!」我急不及待地說。
 


「學又唔一定要出去既,我都可以教。」曾經有一刻,我以為自己有幻聽,呀輝居然主動說要教我溜冰,教我媾女的絕技?
 
「你?」我露出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你肯教我?」
 
沒等呀輝回答,傑仔就搶著說:「輝……輝哥。啊唔係,係輝爺,唔該教埋細佬我呀,我都好有興趣學呀。」傑仔知道機會難得,一是呀輝將溜冰說得這麼重要,二是呀輝願意教人,誰也明白這不是常有的事。
 
「喂,咁不如教埋我。」更使我意想不到的,是居然連呀勝和賢仔都有興趣,他們都紛紛希望得到呀輝親手指導。
 
「好呀,冇問題!」呀輝今次是「賣大包」,竟然願意出手相助。雖然我不知道背後的原因,但我猜是因為琪琪幫我講了好話,所以呀輝才破例一次。
 
「屌,估都估唔到係溜冰,點解我當時諗唔到,早知約佢地去溜冰啦,一樣係會露LIN,仲會跌低,好有可能會走光!」傑仔一定在後悔當初「真空出街」的約會,沒有帶他們去溜冰,而是去吃自助餐。
 
不過傑仔每次都會將自己的想法說得很「直白」,毫無當點修飾。這是不是一件好事我並不清楚,不過如果他不是這麼咸濕,說話有點修養的話,一定會大受女生歡迎,特別是他的籃球場上的英姿。
 
射球,是一種天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