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都唔知,唔知MANDY佢點諗。」也就是說,呀勝對MANDY是有興趣的,不過他不敢開口問。因為,呀勝從來未拍過拖,這是他的第一次,所以顯得無從入手。
 
「咁你地宜家係點,有冇傾計?」
 
「都有既,但係真係好似普通朋友咁。」這也是呀勝所擔心的問題,MANDY到底只把自己當作朋友,還是希望有進一步發展?不是本人,很難感受到他們聊天時候的氛圍,也不可能知道MANDY的心意,所以這只可以靠呀勝自己努力了。
 
不過一想到呀勝從小就要擔心家裡的問題,每天為著生計都沒有時候處理其他事情,更遑論是享受青蔥的戀愛經驗,所以我也希望自己能夠幫到他。但是我自己現在的情況也不是太妙,遇到的問題其實跟呀勝一樣。要是真的要幫呀勝,恐怕只能請呀輝出手了。
 
「係啵,」說到呀輝,我突然想起溜冰的事:「你唔係都想跟呀輝學溜冰咩,係咪就係想帶MANDY去?」
 


我們當初也沒有留意到這件事,只是覺得大家都想學溜冰來「以備不時之需」。所以當我發現呀勝的企圖時,他害羞地點點頭。
 
「咁咪得囉,你宜家就試下同佢發展落去啦。」
 
「我都想跟你個『聖愛計劃』行動呀,但係你知我成績嫁啦,點同MANDY一齊溫書。」呀勝成績其實是屬於危險區,會考只有十三分,不符合我們學校「原校直升」的標準分數,但由於他在籃球方面有出色的表現,也有不少老師為他打了些人情牌,所以他才能保一席位。
 
但是MANDY卻不同,理科的轉校生要能進入我們學校,基本上必須在十八分或以上。而且MANDY是來自沙田BAND ONR名校,這些名校轉校生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語文能力超強,特別是在英文上。所以幾乎每一年有轉校生來到,都在中﹑英文兩科包辦了前十名。
 
「果個係賢仔既神人媾女方法姐,唔係我地呢D一般人可以做得到既。」那種方法,真是學霸才做得出效果,我們這些凡人,就應該學習呀輝那種MK的方法。
 


「音樂我都唔得。」音樂,真的是窮人的奢侈品,雖然我的家庭未有呀勝那種情況,但我還是明白的。要我從家裡拿一塊錢出來學音樂,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但係你仲有實力呀嘛。」呀勝走的應該是實力派這條路,在柔道上他不可以輸給MANDY,而MANDY也似是喜歡比他強的男人。所以我總覺得他們兩個最後是會在一起的,只是現階段兩個人都不知道該如何開始。
 
說不定MANDY覺得表白這種事是應該由男方來開口,所以一直等著呀勝。不過我沒有跟呀勝說這件事,因為我知道就是說了他也不會明白,更不會敢去做。所以他是要在所有條件成熟之後,在眾人的提醒之外才敢開口表白。
 
我突然想到,如果聖誕舞會當天我們一同表白,那畫面應該相當震撼。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我們說了很多在感情上的煩惱,互相分享大家的情況,原來我跟呀勝的處境也差不多,不過幸好的是小霖雖然外表冷若冰山,但是實際上也有主動的一面,所以免了很多尷尬的場面。但是MANDY則完全相反,雖然她外表是個女漢子,但實際上卻羞澀得很,這一點倒跟呀勝很相似。
 


過了將近兩小時,也快要七點了。這時候突然聽見很多老年女人的笑聲,嘻嘻哈哈的接近我們。過了一會兒,樓梯一邊也出現很多老師的臉孔,MISS葉也是其中一個,不過她臉上卻沒有笑容。
 
終於她走過來我們這邊,輕聲說:「再等我一陣,我執埋野就行得。」
 
MISS葉的聲線仍舊溫柔,但顯然有點急躁有不高興,不知道是不是會上有什麼不愉快的事,更不知道這與賢仔的事有沒有什麼關連。
 
於是MISS葉一改平時悠閒的步伐,箭一般回到教員室。不消一分鐘的時候,就出來了。我和呀勝面面相覷,識趣地趕上前幫MISS葉拿東西。
 
「我幫你拎個包呀MISS。」
「我幫你拎D簿呀MISS。」MISS葉瞧我們那麼主動﹑那麼乖巧,臉色也不像剛才那麼難看了。她把東西都讓我們拿,還走到我面前,將自己的手機放在我胸前的口袋上,然後對著我嫣然一笑,像個公主一樣走著,而我們兩個就像是保衛,在後面帶跟她。
 
MISS葉一邊走一邊玩弄手上的鑰匙,把我們帶到籃球場邊的停車區去,然後回頭跟我做說:「走,上車!」
 
「嘟嘟」兩聲,MISS葉打開車門示意我們上車,我跟呀勝走在後排座位上,MISS在前面開口。
 


我感覺有點奇怪,雖然我們和MISS葉很熟稔,而且以前搞班會活動的時候也有坐過她的車,但是這一次好像有點不一樣。對我們這個年紀的學生來講,坐私家車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感覺自己好像成熟了一點,身份又高貴了一點。
 
也不知道MISS葉是要帶我們去那裡,不過看她剛才的脾氣和臉色,我們再笨也明白這不是發問的好時機,所以我跟呀勝一直沉默地坐在車上,不發一言。而MISS葉同樣專心地在開車,也沒管我們。
 
大概過了有半個小時就停車了,MISS葉把我們帶到樓上,我們這時候才明白發生什麼事,她是直接把我們兩個帶回家,而且是兩個男生。要是只有我一個人的話肯定會害怕,但是呀勝在這樣,她總不能把我們怎樣吧,於是我懷著恐懼的心情進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