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葉,呢到你屋企呀?」呀勝問。MISS葉有這屋子的鑰匙,這自然是她的家。
 
「係呀。」MISS葉回答,可是我明白呀勝這句話的意義,他想問的是:「呢間屋得你一個人住?」
 
「冇錯呀,我宜家係一個人住緊。」甫踏進門,屋裡便傳來一陣香味,這是女人的家才有的獨特的味道,任何男人也不討厭這味道。
 
「速」的一聲,我聽見像是有什麼解開了的聲音,機警的我擔心有什麼事發生,於是馬上回頭一望,只見MISS葉的手從背後縮回來,然後瞪大眼睛望著我,說:「做咩事?」
 
我猶豫了一下,然後問他們兩個:「你地有冇聽到咩聲?」
 


「邊有聲呀?」MISS葉開了大廳的燈,然後摸摸我的頭不讓我繼續說下去。她露出很舒服的樣子,逕自走到廚房去,拿了些飲品給我們:「隨便坐呀。」
 
這時候我們才看清MISS葉屋子的設計,只能用「清雅」來形容,而且所有東西都陳列得井井有條。但是卻比我想像中少了些「中文味」,沒有掛著中國字畫或者山水畫什麼的。
 
「了解一個人的擺設,就能了解一個人的性格。」我一直信奉此金句,我相信MISS葉也是一個做事很有條理,品格高尚的老師。
 
「啊──」MISS葉自己大口大口地喝啤酒,然後從房間裡拿了一個「蠟燭」出來放在飯桌上,點燃它。
 
我們兩個都看不懂她在幹什麼,明明已經開燈了還點什麼蠟燭,不過MISS葉馬上給我們解釋:「我夜晚會點呢隻香薰,你地如果唔鍾意既同我講。」
 


MISS葉說香薰可以舒緩神經緊張,助她更容易入眠,減輕教學工作的壓力。她真是一個對生活有要求的女人,也很會享受生活。
 
這香薰的味道並不濃,所以嗅起來還挺舒服,不會使人感到難受。但時間一久,就有點暈眩的感覺,我猜這可能是我不習慣,又或者它原本的功效就是幫助入眠,所以我才有睡意。
 
「想食咩?」MISS葉拿出一個FILE,裡面裝著大大小小的傳單,都是外賣單張。原來MISS葉說一起晚飯的意思就是來她家,而是她並沒有打算要親自煮飯,而是叫外賣。考慮到她教了一整天書,晚上還要開會,應該是沒有心情自己煮飯的,所以我們也沒有開口要說什麼。
 
「隨便點呀,今餐我請你地食。」
 
「下,唔係幾好既,我地叫返自己果份啦。」正當我想說好的時候,呀勝卻拒絕了MISS葉的好事。他雖然家中不富有,卻很懂得凡事自食其力,不喜歡別的的恩惠。
 


「當係你地兩個咁乖今晚陪我,獎勵下你地。」MISS葉這樣一說,好像她自己真的不好意思要學生出錢一樣,最後呀勝還是屈服在MISS葉的淫威之下,但自己不敢點菜,最終由MISS葉一個人決定。
 
在外賣還未到之前,我們開始聊有關賢仔的話題。其實是呀勝急性子,忍不住問:「你地開會,係咪有講到賢仔?」
 
聽到有關賢仔的事,MISS葉臉色一變,又認真起來了,說:「的確,岩先訓導主任有同校長提起呢件事,校長都知咩事。」
 
看到MISS葉的臉色,我和呀勝都知道事情不好辦。MISS葉繼續說:「我本身都想幫口,但係訓導主任佢……」
 
訓導主任一向做事公正,一旦與她扯上關係,事情肯定瞞不過了。原本以為MISS葉知道這件事的真相,因為我曾經向她提過,所以找她幫助是最合適的,她也應該願意出手相助。
 
但是若要她跟訓導主任對著幹,那肯定是最糟糕的情況,更何況我們也不希望MISS葉為了我們而跟同事不和。
 
「咁賢仔佢點呀?」呀勝很緊張地問。這件事可圈可點,因為涉及到飲酒的事,嚴重起來會直接影響學生會,賢仔也有機會被罷免主席一職。更重要的是,他在台上當住所有同學的面前承認了,所以他再也找不到其他理由來脫身。
 
MISS葉突然笑了,眼睛水汪汪地看著我們兩個很緊張的樣子:「你睇你地個樣,緊張到。」


 
什麼意思,這難道不應該緊張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