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十一月,小儀練習的次數減少了。
 
剛才小霖來找我的時候,小儀沒有在課室裡。當小霖離開以後,她卻幾乎同時出現了。一個身影出現在我面前,我沒有抬頭去看,嗅到她身體特別的香味已經知道面前的人就是她。
 
突然「踫」的一聲,厚厚一疊報紙壓在我的功課上面。這時候我才仔細看了看上面密密麻麻的英文字,然後抬起頭來望著小儀,臉上露出了不解的表情。
 
「今日開始,溫!英!文!」小儀哪來的氣力,把這麼一大堆報紙抬過來。
 
「睇英文報紙?」正當我下決心要溫英文的時候,小儀彷彿知道我在想什麼似的。我還在煩惱應該如何開始,她已經幫我準備好一切,放在我的面前。
 


「係,你以後每日都要睇報紙,將你唔識既字圈低佢,然後寫響簿到,日日拎出黎背。」小儀半秒不由得我考慮,態度非常強硬。但是我知道她是為我好,而且她為我付出的也太多了,我必須努力讀好英文,算是為了小儀吧。
 
「你邊到黎日日咁多報紙,好Q貴啵。」
 
小儀「嘻」一聲笑出來,然後細聲對我說:「唔洗錢嫁。我搵圖書館MISS黃問佢可唔可以每日都比D當日既報紙我,佢話OK,以後放學之後就可以去拎報紙黎溫。」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人際關係的重要性,小儀一旦開口,這學校只怕沒有人會拒絕她任何事情。
 
「你今日唔洗練習咩?」今天小儀似乎沒有練習的打算,也不見她帶練習用的衣服和運動鞋。
 
「唔洗呀,就黎比賽喇嘛。」小儀一雙水汪汪的眼睛望著我說,而且說話的時候還在假裝可愛。我作了一個嘔吐的樣子,她一不滿又開始動手打人。
 


將近比賽之際,田徑隊會減少練習次數,一是為免受傷,二是是恢復體力,所以小儀變成隔天練習。
 
今天是自修班的第一天,留下來的人並不多。我原本也沒打算要留校,可是小儀卻說她要開始溫書,因為往後可能沒太多時間。我心裡明白這只是小儀為自己找藉口,失了去練習這個理由,她就必須提早回到「家」中。她心裡不願意,那可能就要四周逛街。與其這樣,還不如留在學校溫書。
 
所以我決定陪著她。
 
「咁你今日不如黎我屋企食飯啦。」
 
「好啊。」小儀二話不說就答應了。我無意中看見她偷笑了一下,她肯定是一直在心裡想著要來我家,等著我開口。
 


即使我不開口,一旦媽媽知道小儀在學校溫書,也會邀請她來的。小儀跟媽媽的關係,在我不知不覺中已經發展到難以想像的地步了。自從我媽跟小儀交換電話號碼以後,她們兩人經常相約出去吃下午茶,買東西等等的。
 
後來才知道,小儀的化妝技術,原來是我媽教的。當天我舉辦SPEED DATING的時候,小儀中途消失不見,原來是偷偷去了我家,我媽幫她化妝和挑了晚裝。
 
這女人一旦關係好起來,就會很可怕。
 
當我媽知道小儀今天要來我家吃飯時,興奮得不得了,馬上「加餸」。
 
這一天我們溫習到八點才回家,打算吃完飯就不再回學校去了。
 
「小儀,你黎左喇?」剛打開口,媽媽首先注意到的不是我,而是小儀。
 
「伯母我又黎打攪你地喇。」
 
「點會呢,你以後日日都黎食啦。」


 
「都好喎,」小儀不是說「點得呢」,而是答應了,而且還認真地考慮:「咁我要比返伙食費伯母你。」
 
「傻女黎嫁,多雙筷咋嘛,我響銀仔個零用錢到扣返咪得囉。」
 
「喂!」我原可以放任這兩個女人說說廢話,但是一旦跟我扯上關係,卻不能那麼輕易答應。
 
「你係男仔黎嫁,女仔食飯係咪應該男仔出錢呀?」沒料到我媽居然幫著小儀,小儀笑得合不攏嘴。根本這兩個女人連成一線,就沒有人能夠抵擋她們的攻勢。
 
但是聽她們閒談之間,似乎小儀真的有意在我家吃飯。這已經不是我跟小儀的關係怎樣怎樣了,而是我媽跟小儀的關係更加密切。像是小儀原本就是她的朋友,我只是順帶認識到一樣。
 
「咁你今晚不如響到訓啦。」
 
「下,你要人訓廳?」我家又沒有床多出來,小儀要留在我家的話就只有沙發的位置。
 


還是……訓廳的人是我。
 
只見此時,媽媽向我投以不善的眼神,見到她臉上的笑容我已經心知不妙,可是她的想法比我更大膽:「你地兩個一齊訓咪得囉。」
 
這句話聽起來像是無心的,但我知道媽媽是刻意這樣說,害得小儀也臉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