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敢冒險,所以在這方面我還是跟賢仔提出點要求,希望是在所有活動結束以後,沒有不相幹的人在場的時候才表白,這點要求對賢仔而言不是難事,所以他很爽脆地答應了。
 
雖然我很努力要自己溫書,但我腦海不斷浮現千百種想法。要如何帶小霖上天台,上去以後又要怎樣增進我們的感情,或者我要說些什麼,就兩個人會不會很尷尬。
 
害我一直專心不了。而且離「時機」還有一段長時間,要是我再這樣思考下去,可能我們還未上到天台,我已經暈倒了。
 
既然我不能專心溫習,索性就拿一份PAST PAPER,將自己的心情調教至考試模式,然後專心地做。
 
一份卷的時間是三個小時,待我回過神來聽見計時器響起的時候,已經是七點多了。踏入初冬,夜幕來得較早,這個時候天已經黑下來了,班上的同學也所淨無幾,還有幾個打算「爆A」的依舊努力著。


 
小霖她伏在桌子上休息。我想,她應該早就完全溫書,只是在等我。看見我在做PAST PAPER,自己又不好意思打斷我,所以一直在等我,等到睡著了。
 
雖然,這可能只是毒撚的FF,但我並不打算去求實,因為活在幻想之中總是比較甜美的。
 
我慢慢靠近小霖,打算近距離地欣賞她的美。可是她卻醒過來了,像是認得我腳步聲一般。
 
「小霖,一唔一齊食飯?」
 
「嗯?好呀。」雖然我們兩個誰也沒有說出口,可是好像大家心裡都知道都明白,我們這一晚是會一起吃晚餐的,這可能就是所謂的心靈相通吧。


 
小霖溫柔地揉揉自己雙眼,輕輕地伸個懶腰,卻依然保持自己優雅的姿態。
 
實在太可愛了!
 
如果我每天起床都可以看見小霖這個樣子,她就在我身旁伸懶腰,睡眼惺忪地說著夢話,那是多麼幸福的事啊!
 
七點幾這個時間吃晚餐有個好處,就是回來以後還可以繼續溫習,所以我跟小霖就在學校附近吃晚飯。
 
「小霖你有冇咩想食?」每天中午飯都是在學校承近吃的,所以小霖對於這裡的環境已經很熟悉,所有餐廳也差不多都試過一遍了。


 
「嗯……M記出左個新包,我想試下呀。」什麼?女神小霖居然主動提出跟我食M記!
 
對於吃,小霖的要求的確不高,很多時候她都是由我決定,並沒有那些港女行為,這也是我欣賞小霖的其中一點。
 
我們這一餐算是快速完成了,其實我並不急著要回學校溫書,相反我希望能在M記逗留多一點時間,因為回去之後我們就要分開坐了。
 
小霖一直沒有開口,默默地坐在我對面。我們兩個人都沉默不語,我努力在腦海中尋找話題,但最後也沒有開口。
 
我想問小霖,星期六約我是不是有什麼事,但是我不敢問,我怕自己再次提升,又會傷到她的心。但假如小霖真的有事的話,我不問又是一種不細心的表現。
 
最後,首先開口的又是小霖:「係喎,我見你呢排好努力咁溫英文。」
 
「係……係呀,我都唔想英文唔合格。」雖然我和小霖平日在學校的接觸並不多,但我知道她一直有留意我,這就是最好的證明。
 


「你係睇英文報紙?」
 
「係呀,小……」我欲言又止,「小儀」兩個字說到嘴邊,又吞下去,說:「我搵緊自己唔識既生字,然後寫低佢日日背。」
 
小霖笑了笑,而我不知這笑容是什麼意思:「咁難唔難?」
 
「現階段都幾難。」係好Q難!但我儘量表現得輕鬆點,不想小霖擔心:「都有D睇唔明。」
 
「幾多成睇得明?」我原本不打算把自己的情況跟小霖說,但既然她問出口了,我又不想欺騙她,所以只好老實回答:「最多兩成。」
 
這並不假,基本上一篇文章我是完全看不到的,只可以靠著圖片和標題來猜測它的內容。一百個字裡面有八十個字是我看不懂的,那怎麼可能明白文章的內容。
 
所以我幾乎都是在查字典,而這功夫花的時間比我想像中多幾倍。
 
小霖點點頭,然後沒有作聲。她是在幫我想辦法嗎?我以為小霖對於我英文程度會感到驚訝,但她卻沒有半點錯愕,好像早就知道我的情況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