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右手馬上一縮,然後從他手上接過那份充滿愛與希望的PAST PAPER。威哥原來是個好人,因為這件事我才認識真正的他。
 
果然如我所料,威哥準備了自己當日要溫書的PAST PAPER,當他把其中一份給了我之後,他就會提早完全自己溫書的「份量」,所以便會提早離開。讀書好的人通常會有一種溫書模式,也會有較為完善的安排,他們前一天就會準備好今天要溫書的科目與PAST PAPER,而且理論上份量是剛好的,這就是我成功的契機。
 
終於度過一切的阻撓之後,課室只有我與小霖。我忍不住從心裡笑出來,可能笑得太大聲,連小霖也聽見了。
 
「你笑咩呀?」從小霖的聲音中可可聽見,她也是在笑著說。我們還真是第一次這樣在課室中大聲對話。
 
小霖依然坐在她的座位上,而我也沒有移動過,我們兩個就各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開始聊起來。
 


「冇呀,好……好奇妙既感覺。」我己經不知道該如何描述自己的心情,所以我才把自己的心底話說出來。
 
「咁樣講野都係第一次。」小霖平常說話都是很輕聲的,除非是她以領袖生長的身份罵人。在課室中這樣放聲聊天,她也是第一次。
 
「係啵小霖!」我腦海不停在想剛如何開口,要有什麼原因,怎樣聽起來像是一時即興,而非早有安接。
 
「嗯?」小霖早就停下自己手上的工作,一直望著我。
 
「今晚D星星都幾靚呀可?」
 


「係呀,岩岩返黎都見到。」我感覺小霖對我的態度已經沒有之前那麼生硬,她開始與WHATSAPP中的「另一個小霖」融合起來,可能是因為我們相處的時候已經沒有當初那份陌生感。
 
最後,我決定估起勇氣說:「係啵,呢到可以直通上天台,你要唔要上去睇下?」
 
「下,上天台?」小霖的反應跟我預想的太不一樣,她沒有那種興奮的感覺,反而是一種憂慮。這跟上次SPEED DATING的情況完全不一樣。學校安排我們留校是為了溫習,如果我們利用這個機會做違反校規的事,那是一種不誠實的表現。
 
所以我明白小霖的擔憂:「算啦,其實……」
 
「好呀!」小霖打斷了我的話。我真的料不到,小霖居然願意為了我做出這件事。我擔心小霖是不想我失望所以才這麼說,但是那一刻,當我轉身望著她的時候,她卻笑得極甜。
 


那是一種有覺悟的笑。
 
所以我也沒有再說什麼,拉著小霖的手,再次穿過那條暗淡無光的後樓梯。只是這一次有點不一樣,我們的關係,在這一個月宛如情侶般,已經提升不少。
 
當我們再次看到光芒之時,是夜空的星光。
 
「哇,好靚呀──」小霖對於這種「鄉下」的星空好奇得很。她住在佐敦,晚上店舖的光線太強,掩過了星星的光芒。
 
所以對於小霖而言,這可能是她第一次看到這麼大的星星。
 
「你睇下果粒星,好大粒!」小霖指著月亮附近的一顆星說道。我永遠都不會忘記她當時的模樣。
 
馬尾﹑百摺裙﹑水手服。
 
在夜色之中,小霖無拘無束地在天台跳動著,一洗自己平日冷酷的形象,這時候的她更像是一隻小白兔。


 
是一個小女孩,毫無煩惱的女孩,擁有屬於自己的夜,自己的美。
 
我沒有想像過計劃真的可以成功,也沒料到小霖那麼喜歡這個地方,更沒想到小霖在我面前可以如此釋放自己。
 
這一夜的小霖,著實太美。穿著校服的她,沒有當時那種豔壓全場的高傲,也沒有庸俗的胭脂味。有的,只有真正的她。
 
真正的小霖。
 
小霖回首看著我,好像有意邀請我一起跳舞般。但是我卻顯得有點尷尬,畢竟我從未曾試過跳舞,而小霖的動作,雖不專業,卻顯然受過訓練。
 
在聖誕派對當晚,我就可以跟小霖跳舞,正式地跳一次。
 
「頭先,我見到你隻手。」小霖突然對我說。「頭先」指的是什麼時候,我心裡一驚,難道小霖是在說威哥的事?
 


我不知道小霖在想什麼,所以默不作聲。小霖大概知道我在想什麼,所以馬上又眉開眼笑,說:「你係為左我?」
 
我本以為小霖是個很有性格的女生,有性格得厭惡一切不良行為。但這一次小霖顯然沒有任何責怪的意思,與之相反的是,她好像還有點高興。
 
我因為小霖而做出這種行為,小霖卻因此而感到窩心。我突然覺得,在女生眼中,不管怎麼樣的底線與鐵規,都敵不過這種心意,都會讓誠意打動﹑融化。
 
我擦了擦自己的鼻子,沒有否認自己的行動。
 
於是小霖笑得更甜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