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天台的事暫時算是告一段落,盧SIR第二天也沒有進一步跟進事件。那天以後,我和小霖的關係好像變得更好了。雖然這件事是意料之外,但結果反而變得更好。可能兩個人經歷過風風雨雨以後,在心靈上的交流真的會增多。
 
「喂,銀仔,你開始學結他未?」這一天,呀輝突然對我說。
 
「結他?」我以為呀輝會有什麼特別安排,所以一直都沒有刻意去理,但呀輝居然反問我,這倒使我好奇。
 
「你唔係話時機未到咩?」


 
「咁就奇怪喇……」到底呀輝在盤算些什麼,只有他自己清楚。但是不管是什麼事,這次好像連他自己也遇上什麼煩惱似的。
 
「係咪發生咩事?」
 
「冇,可能個時機遲左黎。」時機也會遲到?這種描述有點奇怪,呀輝這次請來的是什麼人,居然連他也感到疑惑不解。
 
「再遲就乜都冇。」問題是,我們的「聖愛計劃」是在十二月尾表白,而作歌的目的就是拉近我和小霖的關係。假如「時機」遲來了,那豈不是徒勞無功嗎。
 
「呢個都唔係我考慮既因素既,就算冇左作歌,都可以成功。」呀輝早就強調過,作歌一事是「最好有」,而不是「必定有」,所以影響並不大。不過我在想,就算我表白成功,可以跟小霖在一起,那時候再學作歌,也是增進我們之間的感情,是百利而無一害的。


 
數一數時間,自從OCAMP以後我跟小霖相識的時間不過是兩﹑三個月,我沒料到從相識到了解,再相愛,居然只需要幾個月的時候。
 
愛情,本來就是很神奇的事。
 
在我們閒聊結他的事之際,其他人也差不多陸續到齊了。這一天除了我和呀輝之外,呀勝﹑傑仔,連賢仔也有參與。我們今天有個任務,就是陪賢仔一起購買聖誕舞會的佈置物資。
 
更重要的是,我們要先討論整個流程的安排,因應我當日的「表白」而設計。
 
「傑仔你負責紀錄,首先唔少得既一定係花!」呀輝說,這次行動的總指揮就是他。


 
「喂我上次見到人整氫氣球求婚,都幾浪漫,既然我地場地OK,咁不如試下。」賢仔提議說。
 
「好呀,淘寶買都唔係好貴姐,宜家訂仲黎得切。」
 
「氫氣球咁大,我地好難收埋嫁啵。」我擔心我們的動作太大,容易被小霖發現。而且這樣這還有另一個問題:「同埋,我地唔通到時先掛?」
 
「又岩……」
 
「唔怕呀,」賢仔說:「我地到時會掛BANNER嫁嘛,收埋響BANNER後面,到時只要一完左就拉起BBANNER,即刻有驚喜。」我雖然是這次活動的男主角,但他們好像比我更加期待。
 
「喂咁得啦,我地訂D咩字好呀?」
 
「一個心心氣球啦,砌個『I LOVE YOU』出黎,然後整埋佢地個名囉。」說到這裡,他們突然望著我。
 


「你想整咩名呀?」要說有代表性的,一般而言應該是用英文名吧。
 
「如果係英文名既話,你就用我個SILVER啦。」
 
「咁小霖都係用返英文名,定係就咁『L』FOR霖?」賢仔問。
 
「英文名就對返英文名啦,好似好D。」
 
「咁小霖既英文名係咩?」第一天上英文課時大家都要用英文來自我介紹,那時候我特別留意到小霖的英文名。
 
「佢叫MI SELL。」雖然我不會串,但是我記得讀音。
 
「係MICHELLE呀銀哥。」賢仔糾正我的讀音。然後他繼續說:「如果係全部字都買哂,咁會太過長,BANNER都遮唔住啵。」
 
「就咁S&M啦,含蓄得黎又浪漫D,到時SHOW出黎都冇咁尷尬呀嘛。」


 
「SM……哈哈。」傑仔忍了很久,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
 
雖然「SM」有點奇怪,但是就如呀輝所說的,這樣比起全名更優雅點,不會太露骨,我想小霖也會喜歡的。
 
「喂,咁賢仔你上淘寶買野既時候順便幫佢訂埋,我地一陣就去買其他佈置既野。」
 
「咁花係咪要訂埋先呀?」我問。
 
「花最好都早D訂,聖誕節呢D日子應該都多人要花,唔早D訂好快冇哂。」對於這種哄女生的行為,呀輝是最為熟悉的。
 
「好呀,咁訂啦。」
 
呀輝突然望著我,想了想然後說:「花都幾貴嫁啵,你想訂幾多支。」
 


「下?」我從未送過花,對於價值沒有觀念:「貴姐係幾錢?」
 
「一般黎講你送十一支,代表一心一意,靚果D幾百蚊咁我諗你都比得起既。」我們這些窮苦學生,送花的行為太奢侈了。不過表白這麼重要的時候,就算心痛也必須要的。
 
「買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