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花上面可以寫張卡仔,我照幫你訂S&M啦。」訂花的事情只能交付給呀輝。
 
「OK……」
 
呀勝一直沒有開口,我也明白他在想什麼,所以這時候我開口說:「呀勝同MANDY好似都一路有進展,不如果日一齊表白。」
 
所有人的眼光都落在呀勝身上,大家都沒料到呀勝平日「唔聲唔聲」,居然已經跟MANDY發展到可以表白的地步了。
 
「呀勝做到野喎。」
 


「係囉,估你唔到。」
 
「咩話!」知道這個消息後,最為驚訝的是傑仔:「呀勝你背叛我?」
 
「咩呀,呀勝有女先過你好出奇咩?」賢仔說,傑仔擺出不滿的樣子。但我們都知道這是事實,忍不住笑了出來。
 
「喂,咁兩PAIR一齊黎啦,咁樣場面仲大啵。」賢仔說。
 
「唔好啦,我諗我地未有咁快住……」呀勝仍在擔心MANDY的心思,他是害怕如果自己失敗了,會影響我和小霖。同樣地,假如我跟小霖成功了,就好像在逼MANDY答應般。
 


無論是什麼情況,這對呀勝而言都不是一個好的決定。我明白他心裡的憂慮,也知道呀勝其實是對自己沒有把握。
 
「好啦咁,」我轉了個話題:「咁一陣你有D咩做?」
 
本來我們是五個人要去購買物資,但呀勝卻說他只可以參與討論,然後便要離開了,假如我猜得沒錯……
 
「我……我約左MANDY佢練習。」呀勝愈說愈細聲。
 
「掂啦呀勝!」這下子連賢仔也興奮起來,好像看見別人的感情開花結果,他比當事人更加開心:「咁都話驚,直接表白啦。」
 


「練習咩……練習生仔咩。」 
 
「傑仔你唔好咁酸啦,你努力D都有嫁。」呀輝笑著說。雖然這是鼓勵的話,但傑仔聽見之後好像更加不高興了。
 
「唔係咁好,MANDY佢都唔鍾意咁公開……」其實呀勝心底裡也很想在聖誕舞會表白,所以他在我們的討論中非常積極,為的就是自己可以從中學習一些浪漫的手法。但他實際是對自己沒有信心,也太關切MANDY的感受。
 
既然如此,我們也不願意勉強呀勝。
 
這個時候,呀勝突然望了一下課室的鐘,說:「死火,我遲到,唔講住先!」
 
呀勝迅速收拾書包,然後衝出課室。我們不約而同地目送他,他對心愛的人的緊張程度,絕不比任何人少。
 
「呀輝……你可唔可以打聽到MANDY係點諗?」其實我也想幫呀勝,但如果我開口問小霖的話,會變得很奇怪。畢竟我們現在正籌劃向小霖表白,假如小霖一旦問起我的目的,我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如果小霖對於「表白」這個觀念有了意識,那可能會引發她一連串的推理,我實在不敢冒這個險。更何況,就算小霖沒有成功推理到我身上,也會減低她當日的驚喜程度。


 
所以由呀輝或者賢仔出手,會是最合適的。
 
「如果要知道既話,應該問葉曉彤會好D。」呀輝邊說邊望著賢仔。要向葉曉彤下手,賢仔比呀輝更加合適。
 
「葉曉彤?我地好耐冇聯絡喇喎。」自從選舉之事結束後,葉曉彤便沒有其他理由跟賢仔有交流,所以他們沒有聯絡也是正常的事。
 
不過我沒料到的事,葉曉彤居然沒有主動出擊?
 
「琪琪就同MANDY唔係特別熟,因為MANDY有野多數係同葉曉彤講既。」
 
「既然係咁呀……」賢仔考慮了一下,我想他雖然對葉曉彤沒有反感,但也應該不是太想接觸她。不過為了呀勝,賢仔還是答應了:「咁我今晚問下佢啦。」
 
這種事愈快愈好,愈早知道他們的關係,或者是MANDY的想法,就可以盡早想出對應的辦法,可能趕得上聖誕舞會。即使不是公開表白,我們也可以在當日刻意安排一些讓他們親近些的活動。畢竟像聖誕舞會這種公開的,又可以掌握在我們手中的活動的機會並不多,一旦錯過就不復有。
 


最後就由我們四人負責物資的事情,我主要的工作是選擇一些小霖喜歡的飾品,她是聖誕舞會的女主角,所以當晚的一切燈飾﹑佈置,也應該合她心意。
 
不過對於小霖的喜好,我又不是特別了解。應該說,除了與小霖有親密的接觸和聯絡之外,我對於小霖的背景等都不是太過清楚,我也沒有刻意去問或者調查。我知道小霖的出身不錯,她是個獨生女,父親是小學副校長,母親主要是幫親戚「打理」公司,也就是管理層。她從小就接受高等的教育,精通音樂,對於其他什麼油畫﹑書法﹑奧數等,只要你說得出的興趣,雖然不能算是擅長,但她也曾接觸過。
 
相比之下,我不過是個每天放學就回家打機的毒L,什麼技能也不會,有時候我會覺得自己配不起小霖,也不知我是哪裡來的自信,居然膽敢追小霖。
 
年青的戀愛,總是不顧一切的。
 
沒有金錢的污衊,不受「價值」的誹謗,失去比較的肆虐,青春總是純潔無暇的。
 
或者最真誠的愛情,只有在這段時期才能擁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