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英文,除了小霖的關懷之外,小儀也是很用心幫助我的。
 
這一天她依舊替我帶來報紙。小儀今天有練習,所以她已經換上體育服,匆匆把報紙放下,然後說:「自己搞掂,拜!」
 
小儀的身影馬上消失在我眼前,我正想拿起報紙之時,忽然又聽見她的聲音:「係喎!」
 
小儀就是這樣子,永遠都在學校裡大吵大鬧。我又一次聽見她的聲音,然後隨之而來出現了那調皮的臉孔。
 
「你又話十一月尾行山既,行左去邊呀?」對了!這件事我沒有忘記,但因為未談好日子,所以也沒有怎樣放上心。當小儀提起這件事時,我臉上露出了「係啵」的表情。
 


她看穿了我在想什麼,搶先一步說:「你唔係想放飛機呀嘛?」
 
「點會呢,下個星期日好唔好?」
 
「好,就咁話!」同樣是約會,小儀並看沒有什麼時間,也沒有想想自己當日有沒有空,一口便答應了。
 
因為她的性格如此毫爽,所以我們的關係才這麼好。
 
然後小儀又跑去練習。這陣子她練習的次數不斷減少,小儀對我說是因為比賽將近,差不多要保留力量,等到比賽當天。
 


當小儀離開之後,我又再次拿起報紙,可是一隻手把我桌上的報紙輕輕壓住了。這一下動作不是很用力,卻別有用心。
 
我抬頭一望。
 
自SPEED DATING沒有再開過會,也沒有舉辦任何活動。我跟他,從那一天有「合作」關係之後,沒有再說過一句話。
 
沒想到這天他居然自己找上門了。
 
鄭峰。
 


我不知道他這次來有什麼目的,但我肯定這與小儀有一定關係。班裡似乎已經沒有什麼其他事情能讓他親自出手了。
 
「你要同小儀行山?」猜對了!我就知道鄭峰是為著小儀的事而來。班裡的人都知道我跟小儀的關係,或者是,小儀跟籃球隊的關係。我也明白鄭峰對小儀應該是有意思的,不然他不會這樣關心她,又大獻恩勤。但是以我所知,小儀應該是對鄭峰這種認真讀書的人沒有什麼興趣。
 
「係……」剛才小儀那麼大聲,課室內誰也聽得見。
 
鄭峰沉默不語,好像在思索些什麼,然後他才深深吐出一口氣,說:「咁你小心D。」
 
「小心D?」
 
「睇住小儀。」
 
「我會嫁喇。」與其說是我「睇住」小儀,事實應該是相反的。可能鄭峰並不了解小儀的強悍,也有可能那只是一種關心罷了。
 
鄭峰眼中似乎還有其他隱憂,他在擔心我們兩個人行山會出什麼事?那也是合理的,自己喜歡的女人跟另一個男人行山,再怎麼大方的人也會有不安的感覺吧。雖然我知道小儀不太喜歡鄭峰,但畢竟也是一份痴情,我忽然覺得自己成了刀奪愛的壞人。


 
但,當事情踏入時間線的一剎那,便順應著名為「命運」的道路前進,半點不由得人後悔。
 
再後悔,那也不過是過去了的事,終究人是無法逃離時間的巨輪。
 
或許,只能夠活在回憶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