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那天早上,我跟小儀相約在荃灣。這次我們的行山路徑是元荃古道,我們打算走全段,在元朗下山。
 
小儀今天的打扮,實著使人眼前一亮。雖然她是個運動健將,平日穿運動服的時間平校裙還要多,但由於我們學校的運動服是深色的,加上質料的問題,所以基本上除了她的長腿以外,什麼都看不到。
 
不過小儀今天的服裝很有「機心」,裡面穿了一套橙色的BRA(運動內衣),外面只是穿著一件透明度極高的白色T恤,基本上跟沒穿沒有什麼不同。至於下半身,小儀反而較保守,穿了及膝的短褲。
 
但這卻掩蓋不了小儀白皙的大腿,那雙腳絕對有勾魂奪魄的魔力。說來奇怪,小儀雖然是運動型女生,但是皮膚卻沒有古銅色。
 


「哇,估唔到你仲意呢種STYLE喎!」我跟小儀相處,並沒有那種因沒有話題而不知所措的情節。大家都沒有話要說時,就保持沉默,有話要講,也可以毫無顧忌地講。
 
「唔靚咩?」小儀在我面前轉了個身,那件白色衫輕得飄起來了。
 
「嗯……」我沒有正面回答:「快D行喇。」
 
小儀搶先一步走到我面前,阻止我前行:「你未答我呀!」
 
「靚……掛……」我偏不肯回答她的問題:「靚……既。」
 


小儀「車」一聲,然後不管我,逕自往山上爬。
 
「小儀,乜你整親咩?」小儀走到我面前我才發現,她的腳踝纏了白布。
 
「整親?」小儀順著我的目光看,然後恍惚大悟地說:「哦,唔係,我怕行山好容易整親,咁之後我仲要比賽嫁嘛,咪小心D囉。」
 
在安全功夫方面,小儀比我做得更足。我也即將要進行籃球學界比賽,而且下星期也要跟小霖溜冰,但我卻沒有留意到這些細節。畢竟小儀是個女生,果真是細心體貼一點。
 
這時候,我忽然轉移了視線,小儀胸前的兩個球體映入眼簾,深深吸引住我的目光。
 


「哇,你做咩!」說這句話的不是小儀而是我,我用食指輕輕一勾她那件可有可無的外衣。其實小儀是可以直接穿著運動內衣的,不過為了避免其他人異常的目光,她只好加一層束縛。
 
這也難怪,畢竟C級胸在香港是少得可憐。
 
小儀輕輕拍走我的手,然後說:「多手。」
 
她沒有生氣,這種程度的接觸在我們的相處中也不是什麼特別的事。
 
要論屁股之大與翹,MISS葉是當中的佼佼者,那種弧度根本是一種任性的宣言,引起挑戰者強烈的慾望,希望給她來一個懲罰。
 
但是小儀的屁股卻沒有這種感覺。可能是運動量的問題,她的屁股顯得更瘦削些,卻更有線條,而且很結實。
 
我要說的是,我不是屁股愛好者。
 
前段路並不算難行,我還覺得有點輕鬆。相對於馬鞍山行山徑,這裡最多只能算是新手級。


 
直至,我看到那無日無天的長梯。
 
行山對我來說,雖沒有什麼大的喜好﹑興趣,但也算不上是厭惡。不過我最不喜歡這種梯級,走起來更吃力。
 
小儀在梯級前停下來,想了想。我本以為她是在擔心什麼,誰料她居然轉過頭來對著我笑:「你得唔得嫁死肥仔?」
 
「你……你先係肥婆。」雖然我已經感覺到自己的體力消耗,但怎可能被小儀小覷,不過是幾級樓梯罷了。
 
「係啵,你到底同鄭峰係點嫁?」我突然想起那天的事,小儀其實也向我提過,但我並沒有放上心,也不認為小儀會跟鄭峰在一起。
 
「佢?咪煩膠一個囉……」小儀會有這種反應,其實也不難猜到。因為鄭峰的性格與小儀太過不同,我很難想像他們會合得來。
 
「做咩你好似好憎佢咁,唔考慮下?」以小儀的性格,她不可能就這樣討厭一個人。鄭峰應該是做了些什麼事,所以小儀才如此不喜歡他。我嘗試用一種刺探的語氣,希望小儀能夠說出來。
 


小儀突然停下來,然後轉身望著我,反了一下白眼。
 
「你覺得我鍾意佢咩。」小儀有點生氣。
 
「佢係咪鍾意你?」
 
「點知姐,我淨係覺得佢好煩咋。」雖然小儀的語氣不太好,可是聽見她說鄭峰的事,不知怎的我心裡反而有點高興。
 
「好啦唔好講佢,」我嘗試轉到另一個話題:「你比賽到搞成點呀?」
 
「咪……十二月中比賽囉。」小儀欲言又止,繼續行山。我沒再問什麼問題,因為我感覺到小儀好像不太想提起這件事,她曾經說過這會是她最後的比賽,因為這之後都要開始集中精神溫書考大學,所以要暫時先放下田徑隊的事。
 
不知道是否因為這樣,小儀的心情有點兒沉重。也有可能是,她對於這一次的比賽沒有信心。但我以所知,小儀比賽心理質素很好,從來都不會為勝負的事而過份緊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