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獸(monster)」乃基因變異的人類之稱謂,此類人種之身體機能異常地進化或退化,部份甚至獲得變成動物的能力,他們因其能力而被視為「高危人種」。變異原因一直未明,各界學家各持己見。在至今五十年間「幻獸(monster)」人口急劇增長,世界各地也能找到他們的蹤跡。雖然如此,「幻獸(monster)」人口仍只是極少,為有效控制他們,各國政府提出「給予幻獸享受人權自由的同時,保障非變異人口」。因此,各國達成共識,設置獨自的幻獸管理島嶼,集中變異人口。』
 
穿著西裝的黑長髮女士朗讀著手上印有『幻獸(monster)安置計劃』的小冊子裡「簡介」一欄。雪白得可怕的房間裡坐著約一百名學生,房裡四角也站著穿著正式的西裝人士,他們攜帶著棍和槍,但學生對此並不感害怕或佰生,因為這只是一次每年一度的身體檢查。西裝黑長髮女士手上的小冊子對學生們來說已聽得滾瓜爛熟,所以不能怪他們對這段簡介毫不上心。
 
「聽講變成幻獸嘅人都好醜樣!」某位女學生與旁邊的同學小聲笑說「佢地係怪物!」一眾學生喧嘩起來
 
「好喇!靜喇!」站在旁的老師看不過眼,終於出聲。不知何時停了說明的西裝女士把手上的小冊子摺好放下,深呼吸一下然後開口說「係潛伏期,你地唔會有太大身體變化,即係你可能唔知自己已經成為幻獸,所以先要嚟身體檢查。我明白大家由出世開始每一年都接受檢查,已經習慣曬,完全冇緊張感。但你地都要明白,你地已經15歲,係依種突變最容易發生嘅歲數,我希望你地要對今次或之後嘅檢查有返少少緊張感,因為你隨時會被診斷為幻獸。」
 
本來輕鬆的環境氣氛變得緊張起來,沒人再敢多說一句話。西裝女士把餘下的說明說完後,學生們就續一被叫到抽血房及會面室。由於人數眾多,因此排列較後的學生等待時間較長。完成檢查的學生也會到另一房間等待,因此未完成全部人的檢查之前,沒有人知道誰被驗出有變異。
 




「莫昊雯,三號房。」一名束著馬尾,身材略高而瘦削的女學生站起,走到三號室扣門。這機構內四周都是消毒藥水的氣味,白得刺眼的牆和地板令人感到可怕。開門後又是一片白濛濛的景象,白色的桌椅,白袍的抽血員,白色的機械,唯獨試管和抽血包是血色的。女學生坐到椅上,純熟地伸出兩手,抽血員熟練地找出血管,快速地插針抽血,過程約十分鐘,除機器外,沒有發出半點聲。抽血員把血放到機器上,沉默的等待機器上顯示最後數值。不消幾秒,數值停下來了,抽血員靜默的一會,從櫃檯拿出另一支針筒,再為女學生抽一次血。「慘喇!」女學生開始緊張起來,抽血員把新的血液放到更大的機器中等結果時,女學生不敢哼出一聲,手心出汗,心裡祈求著不幸不要降臨。
 
可惜幸運之神沒有眷顧她,抽血員打印了一份文件,再示意她跟隨到會面室。抽血員把文件給了姑娘並留下她在會面室後就離去,會面室的姑娘快速掀了文件,然後露出了和藹的笑容,但此情此景再配上這種笑容大概不能再用「和藹」一詞來形容了。她示意女學生坐下,並給予了一份心理評估表和一份如選擇題的答案紙般的文件,要求她二十分鐘內完成。漫長的二十分鐘過去,女學生又再被安排到另一房間,大概一切已成定局。
 
打開房門,首先看見的是一名穿著同樣校服的男同學,全房只有他一位,可見他也相當無奈。房內座位不足二十,女學生選擇了後排的座位,她的腦內一片空白。不知不覺間就過了一小時,再沒有新的同學進來了,大概全班同學的身體檢查也都完了。開門聲打破了死靜的氣氛,數人進入,他們是學生的父母和政府的工作人員。女學生的媽媽滿臉憂愁,快步走去緊抱女學生,女學生本來還算平靜的心情變得沉重起來。
 
「各位家長,你地嘅子女係驗血測試之中,驗出體內MP值濃度(Monster power數值)已經超出正常水平,為確保子女有更好嘅成長,我地會立即安排子女到幻獸管理島入學同居住手續。完成轉移手續期間,子女及其家人包括父母及親戚都不能夠出入境。除此之外,由於完成手續嘅日期係三個月之後,亦即係八月二十日,政府會係未來三個月嘅第一日到各位家中探訪,以確保子女冇任何特別情況發生。請大家掀開剛才派發嘅文件,裡面一入通知書,內容大致係我剛才所講。另外有兩份表格需要即時填寫,一份入學申請同一份入島申請,請位放心,即使申請為島民,原國藉都唔會被刪除。好,咁而家大家可以填寫表格,填好交比職員後可以離開。」說明完畢,兩家的家長都開始填寫表格,靜寂的房間中不時傳出啜泣聲。
 
第二天回到學校,本來已經不甚快樂的環境增添一層惡意或同情的氣氛。班會過後無人不知女學生已不幸被選中成為幻獸,大多同學都不敢反應,因為他們都清楚這非好事,但總有一些毫無同理心的同學多嘴「會唔會傳染嫁?」「點解仲俾佢返學?」「聽聞佢要入『棺材學校』!真係慘!」
 




女學生始終抵抗不了壓力哭出來了,她唯一的好友只能坐在女學生身邊,讓她明白尚有人伴在身邊。小息時,女學生走出課室,看到另一班有一小群男生低下頭發出了啜泣聲,他們圍著那位上一次一同在白房等待的男同學,男同學的眼神流露出絕望感。他與女學生視線對上,大家苦笑了一下,小息完結的鐘聲響起了。
 
時間過得很快,三個月的時間渾渾噩噩的過了,八月二十日就是入島住學校宿舍的日子。驗出有變異基因的家庭都集中在碼頭,點名出境後上船去。在開往學校的途中,船上各人的臉都沒有喜悅的表情,子女臉上都流露著與父母分離的不捨,父母則擔心子女離開後的生活,現場彌漫著負情緒。
 
跟隨著政府人員穿過了大大小小的房屋,新生宿舍是兩小幢淡黃外牆的洋式房屋,進房後落地玻璃向著大海,如以渡假之用還相當不錯。左棟是男生宿舍,右則女生所住,樓高五層,每層五間房,女學生住203,從走廊可見到對面男生宿舍。
 
放好行李後,就要到學校聽講座,內容是簡介島上設施。簡單來說,島嶼呈圓形分為四區 (A,B,C,D區),以商場為中心,商場背後兩楝圓柱形直插山下,樓高50層的大樓是A,B楝,商場與A,B楝相連。全個島順時針分區,商場後面右邊是A楝,以醫院交文件等日常設施為主,升降機到G樓就是A區。而B楝以科學研究為主,升降機到G樓就是B區。A,B區是島民所住,學校位於A,B區之間,大中小學共用校舍,課室約五十間,禮堂三個,校用足球籃球網球羽毛球排球埸各一個,室內籃球網球羽毛球乒乓球排球埸各一,健身室一個,音樂室三個,泳池室內外各一。圖書館樓高七層供全島人使用。商場前門是噴水池休憩廣場,左右有兩部全球最長的扶手電梯,左手邊可到C區,C區為商業街同魚市場。而另一邊可到D區,為遊客住處。乘搭扶手電梯時,可見兩扶手電梯之間有由休憩廣場下流出的瀑布。瀑布下有最先進的食水過濾裝置,處理污水同時傳送食水,令島上居民自給自足。碼頭則位於C,D區之間。
 
除此之外,講座再三提及不建議家長經常入島探望學生,而學生出島則要向學校及政府申請。講座後就是家庭面談,家庭面談就各家庭有一份文件,文件上寫的是學生個人資料,入到個別會面房間,就有一位政府人員講述情況。
 




進房後又是一名西裝女職員,她露出的專業的笑容,此情此景與會面室的姑娘所露出的微笑一樣虛偽。女學生與父母坐好並把文件遞給職員,職員禮貌的點了點頭,掀一掀文件就拿出一張只有員工編號和電話的卡片給家長,且接著說「你地好!我係今次負責莫昊雯嘅工作人員,有事可聯絡我!因為要保障安全,所以冇名,搵我講職員號碼就可以!好!我地睇下女女嘅資料先呀!嗱!女女就被編為等級一嘅MP,因為未發現任何幻獸特徵,性格評估方面都良好。但MP等級會隨時改變,因為始終都未見有顯著嘅特徵同能力,但只要性格評估合格呢,6年後畢業都可返原居地居住生活! 咁18歲身份證就照可以攞,同普通人冇咩分別,但就內藏多一塊晶片,方便辨認!就咁多,冇問題可離開!」 專業,沒有任何空隙,沒有思考空間,女學生與父母就此離去。
 
家人即日便需離開島嶼,由於之前有三個月的相處時間,離別的一刻也沒有什麼話可再說了。來到島上的第三天,新生們被集合到「權」禮堂。他們得到了兩件普通校服,上衣是純白西裝款,下身是黑色西褲或裙,還布一件學校獨有的黑紅色披肩。另外有一枚特制心口針,可扣於校服或披肩,學校亦附送一條鏈,鏈穿上心口針就可以掛在頸上。那心口針的內部其實是數碼晶片,經開通後可成為學生證外,也可成為島民證。心口針表面則是只有政府可調整的電子螢幕,顯示不同的羅馬數字和顏色來把學生分類,黑(X),灰( IX),紅(VIII),橙( VII),黃( VI),綠(V),藍(IV),靛(III),紫(II),白 (I),而我是等級一的MP,所以我的心口針是白 (I)。
 
學校學生總共只有八百餘人,中學則每級只有兩班,一班本地生,一班外來生,每班只有十數人。外來生的一班多來自發展中國家,因為幻獸本來對當地人來說是種病,農村會虐待或殺死,把他們交給政府多半都不知所終,較有錢的城市人就會送到這裏。雖然人少,所開設的選修課卻不少,除必修科是同級同班上外,選修科大致採取自修模式,只要約老師就可以任何時間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