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賢者之愛》第一集中,真由子的母親想把老家賣掉,搬到公寓,真由子卻捨不得,她希望把這幢房子留下來,但也尊重她母親的決定,她黯然地說:

「消亡本身也有它的美。」

到底要經過多少時日,我們才會釋懷,然後終於懂得欣賞消亡之美呢?

當你深深的愛過幾個人,也苦苦的經歷過幾段無疾而終的感情,甚至忍著痛的承受過幾場不得已的離別,你的痛覺,也許就會漸漸麻痺,就算還是會有點捨不得,而你彷彿已經百毒不侵,畢竟你知道,不管多痛,也不過如此。

年深日久,你明白了終究擺脫不了消亡的結局,你也就會慢慢開始調適心態,嘗試欣賞消亡的美麗,雖然這一種美麗,是帶著幾分唏噓和心碎的。



這一段又一段已經消亡的感情,它們在這個時空中出現之前,本來也不存在,一切的消亡,都只是回復原狀而已,這一種有始有終,也是連貫而完整的美。

此刻還是一百年之後,會消亡的,終歸都會消亡,我們其實並不可能真正看得開,只是看不開又能怎麼樣,是不是看不開就可以不必消亡呢?

消亡之美,都是心境之美,捨不得也是很累人的,而且徒勞無功,當你懂得更灑脫地面對一切的消亡,你就會知道,因為消亡,才更深刻的證明,曾經發生的一切,都實實在在的發生過,而非幻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