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賢者之愛》第二集中,諒一告訴真由子,她最喜歡的作家谷琦潤一郎,據說,他曾經把家貓製成了標本,諒一對谷琦的行為有這樣的評價:

「真是不得了的執迷啊,這也是愛?」

真由子聽完,也就顯得有點抗拒,她說,她並沒有這一種癖好。

「難道不想將憐愛之物完美地留在身邊?貓也好,戀人也好。」諒一追問。

真由子不置可否,試圖轉開話題,而諒一就只好直接問她:



「你不想要人的標本嗎?」

「還是算了吧,活著的比較好。」真由子若有所思地說。

這段陰森的對話,要是認真思考,當然會覺得毛骨悚然,不過換個角度去想,這段對話還是有它值得留意的地方,就是真由子最後的答案。

活著的比較好,愛情如是,萬物也如是,勉強製成標本,都是沒意義的,標本所保存的「原貌」,其實早已失真,這一種行為,只是執迷,而不是愛。

在自有永有的時間裡,脆弱的感情,從來都是注定會氧化的,也許只有把一段感情在時間裡定格,才能夠徹底防腐,但假使可以這麼做,也未免太荒謬。



緣起緣滅,順其自然,真正屬於你的,不必苦苦挽留,都不會消失;不屬於你的,你要留都留不住。

活著的感情,就連凋零都美,為了留住最美而勉強製成標本,只是本末倒置。

執迷只有痛苦,愛才沒有那麼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