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已讀不回也不算什麼,就算不回,對方起碼都讀了,不必再回你什麼,這就已經是個答案了。

已讀不回,算是很客氣的了,也總比不讀不回好。

說到底,不讀也不回,卻又一直上線、下線、上線、下線,這才是最可悲的。

對方能夠不斷上線又下線,也就證明他根本可以讀了再回你,但他就是對你的訊息不讀也不回,故意冷落你,這是最狠心的一種無視。

只有面對這樣的對待,你才會發現,原來「雙藍剔」已經是一種尊重。



每當你看到他對你不讀不回,卻又總是在線上的時候,你當下真的會很想跟他對質,可是最後往往都只會繼續沉默,因為你知道,開了口也許會更難堪。

你說,這個口到底要怎麼開?

「你幹嘛不讀不回?」

若對方反問,他幹嘛不能對你不讀不回,你又可以拿他怎麼樣呢?

的確,他是可以這麼做的,正如你也一樣可以不要等他回你,沒有人一定要回別人,也沒有人一定要等別人回自己,一切都是個人的選擇而已。



因此,你也就覺得,你彷彿並沒有任何可以責怪他的點,怪他不理你,卻顯得你好像在無理取鬧,誰叫你那麼在乎他呢?

他可沒有要求你在乎他的啊。

別以為要是他後來總算有回你,你就會釋懷,他這一次有回你,只是為了你下一次的空歡喜留下伏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