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屆金馬獎,香港導演黃進以《一念無明》奪得最佳新導演,他在台上感謝身為編劇的女友陳楚珩,他深情地對她說:

「劇本是電影的靈魂,而她是我的靈魂。」

人不能失去靈魂,電影也不能沒有劇本,愛對方愛到把他當成是自己的靈魂,也就表示這個人對你來說無比重要,沒有他,你就什麼都不是了。

當你深深地愛著對方的時候,你也一定曾經把對方視為自己的靈魂,他就像你的主宰一樣,有了他,你才真正活過來。

難怪分手的時候,每個人都會變得失魂落魄,了無生趣,原來是因為靈魂不見了,只能如行屍走肉般度日,苦等下一次回魂。



我愛你愛到把你視為我的靈魂,這當然非常浪漫,也讓我不期然想到九把刀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裡面柯景騰的這一句經典對白:

「我想成為一個很厲害的人,因為有了我,讓這個世界而有一點點的不一樣;而我的世界,不過就是你的心。」

只要你很愛他,他就是你的靈魂,也是你的世界,可是彼此分手後,有一天,當你驀然回首,你才會發現,你過去的世界,原來是這麼渺小和狹窄。

除了把對方比喻成靈魂和世界,你有種的話,也可以試著跟對方說:

「你是我的脂肪,因為很難甩掉。」對方聽了都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難過了。



如果真的想要感動對方,但又沒什麼創意,其實也不必勉強去說你是我的什麼東西,反正對方很愛你,你只要對他說「我是你的」,他就已經感動到要死了。

讓我知道我是你的,總比不上你親口告訴我你是我的;惟有你是我的,才是我最稀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