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亦舒第304部作品《新女孩》中,主角田新是一位失戀的女生,她表姐王袍和她有一段關於失戀的對話:

「還記念那人。」

「人是忘了,但對於自身當年愚鈍無知、魯莽犧牲,卻悚然而驚,不能釋懷。」

「知錯可改。」

「寶貴時間與心血不再回來,失戀苦楚,非同小可,胸膛如被剖開,心臟剜出,以為會死,卻偏偏還活著,從此不能正常運作。」



只要曾經失戀過,你就一定會明白這一種痛不欲生、生不如死的滋味。

許多年以後,就算你早已走出來,徹底放下了他,可是一旦仔細去回想當時的種種折磨,你還是會覺得沉重和憂傷的。

記得幾年前的一次失戀,事後的一個月都無法好好入眠,晚上一直做夢,而且明明當時是夏天,家裡有開冷氣,不過一覺醒來還是全身冷汗。

雖然不會經常想哭,但心情就是很怪,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恐懼。

要失去的人,明明都已經失去了,卻好像還是處於瀕臨失去的邊緣,不斷重複的經歷那一種忐忑不安,這可能就是失戀的餘悸吧。



現在當然不可能還這麼頹廢,可是每當想起過去失戀的種種,我依然會覺得當時的自己非常可憐,竟然會窩囊到害怕失去一個不愛我的人。

經過幾次失戀,你就會發現,每一次失戀,其實都是在提醒你,無論多愛那個人,也別忘了愛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