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筆名侯嘉英
作者簡介侯嘉英 Brian Hau | 八十後,男,已婚。小時候隨移民潮飄流到加拿大的小城市Edmonton。就讀University of Alberta設計系,畢業後回流香港發展。平面設計師、音樂人、專欄作家,現為HB Pencil Creative Studio創作總監。文章曾在《明報》刊登,在網上亦擁有高人氣之專欄。操流利中英語。中學英文科寫作公開試獲97分之驕人成績,比許多洋人同學還要高。Brian主張寫作時用詞不要太深,但意境卻要有深度。 ​ 有情有義,相信做得一秒朋友,就是一世朋友。熱愛工作、熱愛旅遊、也熱愛睡覺。「藝術家」與「生意人」之間;「半唐番」與「港燦」之間。誓要做一個歷史有記載的創作人。
個人網站 連結
Facebook 粉絲頁 連結
作品數量6
最新作品
RSS 訂閱作品

作品

有一次因為工作關係到了日本,下班後我在東京成田機場附近一個小鎮無意識地浪蕩。我一邊喝著從便利店買的日式奶茶,一邊沿著小河旁的路在走。走到一道跨越小河的行人天橋前,發現了一個圖文並茂的告示牌。圖像是藍白色的,有一條河、有海洋、有雲、有雨,然後有幾個箭頭造出一個大圓形。標題寫著:「水は永遠の旅人」。用我有限的日本語知識及圖像解釋,大概明白是說著水及它不同型態的自然循環。 在河流前放置如此告示又真的令事情倍增詩意。看著面前的河水流呀流,幻想它將要流進大海,然後從海洋中蒸發,凝結成雲,飄呀飄,終於又變成雨水降落大地。水,真的是個永遠的旅人。 地球表面有71%是水,而每一種生物也需要水才能生存。魚兒需要水才能游、植物需要水來產生光合作用、所有陸地生物也需要水才能活。太空科學家在探測每一個星體時,都會測量該星有沒有水份,因為這是「生命」的基本要素。 每次打開水喉倒一杯水的時候,你會否幻想它曾去過什麼地方?可能它曾經是阿爾卑斯山上的雪。可能它曾在印度洋跟珊瑚擦肩。可能它曾是溫泉上的水蒸氣。可能它曾在你愛過的人身體遊玩過...... 雖然世界很大,但你與我的距離其實並不遠。所有的牽掛、懷念、等待、期盼,只要看看杯中的水,也,不是很遠...... – 侯嘉英 www.brianhau.com

紐約夢

成長中有一段日子,我是深信自己有天會移居紐約的。在一個不算繁榮的加國城鎮長大,很渴望有天能在一個大都會中大展拳腳。有人喜歡巴黎,有人喜歡東京,而我一直對紐約有著一種情意結。 大學二年級時,在節衣縮食下終於儲滿前往紐約的旅費,就跟一位朋友一起遠征東岸。別以為加拿大與美國是鄰國,距離便不是很遠;其實由我家鄉愛民頓前往紐約,需要飛行五小時,還要先在多倫多轉機。

照燒雞飯

「回到加拿大,我第一時間便會光顧那間我曾當過兼職的日式快餐店。我時常想念他們的照燒雞飯!」在出發前我跟住在美國的友人聊天。 「相信我,你只會大大地失望而回。從前我也很想念學堂的肉汁薯條,結果回去試過了,簡直就如將垃圾塞進口中一樣。我們大概都只是在『吃回憶』。」 我記住了朋友的話,心想,應該也沒有那麼嚴重吧。 然後終於登上了飛機,跨過了整個太平洋,回到了這個兒時時常出沒的美食廣場,這碗照燒雞飯就在我面前。

悉尼

跟其他人一起旅遊,很多時也是一種考驗。從出發前的準備功夫,到在當地站在十字路口的迷失,到選擇吃什麼、看什麼、乘搭什麼,每每也是試驗關係的時刻。怪不得有人說,跟別人一起旅行過後,可能從此不再是朋友。所以慶幸我跟太太在這方面也算是合拍,總不會走到吵架地歩。

鐵路網絡圖

自小已很喜歡研究不同城市的鐵路網絡圖,亦發現這是了解一個地方的最佳途經。出來做事後拜訪過許多地方,每次出發前也先溫習一下當地的路線圖。除了可以得知一些基本地理知識,方便到達後可以自如地東奔西走,也能從中明白一點地方文化,幻想當地人每天又往哪裡去。 台北的捷運比較簡單,只要記得在「台北車站」轉綫便可以了。紐約的Subway也十分四通八達,雖然身處月台時會發現四周也被人塗鴉得亂七八糟,但它勝在二十四小時運作。東京的JR/Metro就最教人懊惱了,錯縱複雜的系統,我相信連住在東京的人也未必能弄清。

【朋友】peng you,名詞:一個超越泛泛之交的人。

【朋友】peng you,名詞:一個超越泛泛之交的人。 人生旅途上,大概有許多跟我們擦身而過的人。一次眼神接觸、一個微笑、一聲「哈囉」,我們又相識多了一位「朋友」。小學操場上向同一個籃子擲豆袋的他、辦公室中同合力完成計劃書的她、生日派對中同猜拳喝酒的他、網上只有幾張照片和文字的她...... 不經不覺間,我們都相識遍天下;可是交友容易,維繫才是真正有點難度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