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筆名怡紅墨魁
作者簡介社工碩士學生,就著對人的觀察,借用架空的框架,說人的故事
個人網站
Facebook 粉絲頁 連結
作品數量4
最新作品 鳳凰與牠的謊言領主
RSS 訂閱作品

作品

鳳凰與牠的謊言領主

生物一直都以為宮殿就是宇宙的所有,宇宙就是宮殿的本身。 宮殿中一切都是美好的,有自水喉流出的蜂蜜,有用棉花糖織出來的被褥,書架上只許容納孩子們看的書,而且每一個字母都不能受過半滴眼淚的洗禮,這裡只有最快樂的書,沒有悲慘的結局,沒有不得善終的主角,就算是那些奸角,退場之時也只會草草帶過,痛苦和死亡是不能出現的禁語。 要懂得閱讀,就得要有人教育那生物識字,於是那位至高而全能的造物主用自己最後一絲的內疚感造出了一個身兼僕人的說書先生,為免那位說書先生透露出半句這生物的醜陋,祂又把最善於說謊的嘴巴賜予說書先生,於是說書先生有了兩個嘴巴,原來的嘴巴誠實無比,那張新長出來的嘴巴則時而說真話,時而說假話,讓人無從捉摸。 至此,那位至高而全能的造物主對這醜陋生物的愧疚和憐憫都用盡了,祂離開了這片連陽光都嫌棄的土地,永遠也不再回來。 「鳳凰大人,你的差遣便是我的意志。」 據說謊言領主的一句謊言可以倒假成真,因為牠的惡意,凡界七洲才會苦難不絕,也據說只有一個人曾聽過牠用誠實的嘴巴說話。 鳳凰與牠的謊言領主,除卻明顯的主僕關係,牠們也是聽書人和說書人的關係。 「那就麻煩你了,謊言先生!」 聽書人餓了,這時牠又想要聽故事。 「鳳凰大人,你想聽聽獵鹿人食子的故事嗎?」 於是說書人的說謊嘴巴張開,含糊了真假的區別。 「一位獵鹿人?和獵人有關的故事我都很愛聽!這位獵鹿人的名字是甚麼呢?」 「他的名字叫克羅諾斯,在退隱山林以前曾經是人稱暗影騎士的利害人物呢!」 「好哇好哇,請告訴我更多關於他的故事!」 如果說謊的力量足以無中生有,如果說謊的力量足以欺騙真實,那謊言還是不是謊言呢? 可憐的克羅諾斯,一如其他成為悲劇中心的主角們,他們也許永遠都不會理解冥冥中自有主宰的諷刺意味。

煙滅的蛇與大群

在萬物初生的時候,首批人類都住在伊甸之中,某日一個人類從樹上偷走了大蛇守護的毒柑橘,盡忠職守的大蛇願以智慧向人類贖回果子,但獲得蛇之智慧的人類卻變得不誠實起來——這人類當住大蛇的面前把柑橘連皮帶籽吞下了,最終毒柑橘噎了在這人的喉嚨,果籽發芽又從這人的身體長出一把毒劍,果實的毒使這人失去了理智,他拿著毒劍把伊甸的其他人類都刺死了,白色的血液玷污了潔淨無瑕的伊甸,最後這人類也毒發身亡,這便是最早一批生於世上的人類的命運。 而那傷痛欲絕的大蛇則哭盲了眼,牠從樹上跌落在一個水潭中,淚水化作了濃煙,形成了日後密不透光的煙滅層面。

截教八十七諸仙譜

所謂綠樹蔭蔭藏黃枝,青蓬密密夾黑蓮,截教一派從來未見幾多得道真人,反而屢出走火入魔又道法高強的妖人為害人間,有的修為低的,道法小成便作賊行奸,若跟著嚴厲的仙師,輕則被剁去靈根,逐出師門,重則當下仙法剃頭,身首兩分;有的仙長或而良善或而護短,便也容著門下四出作孽。 於是截教立門袓師烏鳥真仙莫青雲道亳一轉,畫出一卷八十七諸仙譜,當下道統分明,非承八十七位仙長之緣,不得妄報截教真仙之號。 此卷在仙凡兩界廣傳三百年有多,後有柳鏡天魔火燒念慈寺,仙譜從此不知下落,如今輾轉竟然落在某怡紅快綠的一位紅牌阿姑手中,風塵婦人不知凶險,又將之掛在閣樓樑下,遠對住掌櫃檯後一串群芳譜,我此略知仙家恩仇的江湖小輩卻嚇得膽戰心驚,欲勸阿姑把畫收好,又被索要百兩白銀。 如今墨魁公子在此茶館開壇說書,好讓銀兩備足,還望各路英雄好漢多多打賞,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功德無量,老少平安! 且慢!說是小生裝神弄鬼,假借慈善詐騙酒錢? 放屁放屁!先放下救命銅錢,且聽小生講這截教八十七諸仙之逸事秘聞!

地獄的鏡花水月

新神用黏土在凡界創造出人,惡靈在地獄裏照辦煮碗,用沼澤淤泥做出了水性揚花的報喪女妖。 女妖們不遺餘力地勾引著路過的旅者,並與之交媾,在淫聲鶯語間,女妖會透露出凡界有哪位罪無可恕的惡人死去了,又預告了這些死人會在地獄的哪個地方誕生。 對於渴求兵力的十位地獄君王,報喪沼澤成了必爭之地,如果你搶先為一位新生的死者戴上山羊角,這位死者就會成為你族群的一分子。 換句話說,誰能擁有這裏的報喪女妖,誰就能在地獄招募到最多的新兵。 君王們開始在沼澤的周圍互相對峙,一開始是小型的接觸戰,大家相繼派出斥候潛入沼澤,一心想能偷步擄走一些女妖做新娘,在大部分的情況下,斥候們會在林中與對手遭遇,最後回到營地的,往往會是橫伏馬鞍的無頭屍身。 惡人死了會變成魔族在地獄被永遠囚禁,但如果魔族死了,又會魂歸何方呢? 面對未知的虛無,連魔族亦都怕死。 因為怕死,牠們更加要彼此毀滅,要把殺戒破盡到世上只有自己活著為止。 也許十界之外會有一個屬於地獄死者的地獄,魔族死了就要去到一個更悲慘的地方。 明明已經身在地獄,卻有一種身在人間的錯覺,並幻想著世上會有一個令人更加痛苦的境界。 這不是人類不變的本質之一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