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筆名美格
作者簡介最愛的吟遊詩人
個人網站
Facebook 粉絲頁
作品數量39
最新作品 像泥土裡的豆沒有自由
RSS 訂閱作品

作品

像泥土裡的豆沒有自由

〈像泥土裡的豆沒有自由〉 迷茫的不止你一個, 還有花、鳥 飛舞的滋味並非以喜歡形容 如果不小心得到了翅膀。 便要教喻自己不受誘惑的方法 是去尋覓一個勇敢的身影 把所聽到的、所發現到的風 用說秘密的聲音託付; 要收集最終決意背叛的影子 有著甚麼難以表達的思想, 然後。 我們把影子輕放在肩膀、 它需要一點支持、 需要克服令它們變得痛苦的事情: 然後。我們會以為影子或許是另一樣事情來的, 或許是久未露面的翅膀 預告無拘束的生活; 翅膀現在在城市的店舖, 那時候黃金依然十分奪目、 不善辭令的人依靠它借來光芒、 非常含糊的是比這些更珍貴的事物; 時間。翅膀不懂得時間只愛微風的聲音, 它追逐了微風吹拂的草叢、 有泥土隱藏了的豆、 (或許會成為一朵花)、 小屋的窗簾布關上的聲音沒有再發出聲音 (依然住著陌生的人與熟悉的事)、 車站沒有人而微風來遲了折返路線的決定, 像展開列車往日走慣了的旅程。 翅膀走路的時候發出了鈴、鈴的聲音、 那不是甚麼聲音, 一個人輕聲哭泣的聲線 和紙、和羽毛一樣輕柔, 而你隨時也會把這些都破壞的, 原來那一夜把影子輕放在肩膀上的我們。 把影子的最後願望撕開起來, 就在樹林深處的影子死去了、 我們都想理解背叛的意思 是我們結伴對抗了背叛所帶來的命運 所以永遠不認識自由的幻影 是翅膀身上的羽毛 來。一起、搜集回來。 像拾起泥土細心照料的豌豆, 同時帶來美麗和惡意的反意。

一顆銀色金幣

〈一顆銀色金幣〉 贈予妳一封無名字的邀請函, 是參與討論往事回憶的時刻。 美麗雙瞳雕刻了永恆不老, 即使妳已擁有閃耀的髮際, 手裡的花瓶。 頸圈的花圈; 妳因為花園而迷路, 渴望傾聽湖邊的鳥; 不論是內容的精細之處 伏筆的妙麗與平淡節奏 我們都非常慶幸進入其中, 雖然馬車的秒速就是心跳的指紋: 已經不小心弄棄了指環。 明明緊緊貼著指尖之上的; 就是因為看到那隻蝴蝶的微笑 彷彿在甜夢裡看到的竭色盒子。 它又平躺於內。 多了一點的慰藉。 妳一定想過前往探望的, 沿途凶險卻滿佈驚喜的小事件, 而我的草色帽子卻不見了。 有一顆銀色金幣。 如能讓結果改變它傾斜的角度 那你一定便是一直等待我的季節。 那個綠色的夏日 我一直是化身 還有擁有陌生的故事

玻璃碎裂的過去

〈玻璃碎裂的過去〉 今天躲到某方, 尋找困難的夢 即使乾涸。 還是不停撫摸, 臉上的滄桑 其實很年輕的。 即使碎片本來, 也或許有生命 我們給予比喻 設立了身份 有段悠揚的歷史。 誰比較接近水邊, 得到明亮的聲音, 仿筆的形成 書寫了方向感, 讓人因迷戀 迷失了某方。 揭開面具。 早已知道 她的故事了 玻璃是由碎裂組成, 像分不出無名字的, 一些石頭,或雜草。 本意是重複命運。 安排了舊有的迷惑。 至今怨恨了 一場黯淡的感情。 似是普通的事件 沒有細節的佔有 沒有襯托的完滿

了解惡魔

〈了解惡魔〉 有一個心願。 它未結束 於是撕裂了夢 即使是邪惡的。 我們知道面具 是遮掩不了真相 它可以了解惡魔 多一點便越靠近。 一顆動搖的心 是虛榮所作怪 那是財產暗示的 一個取替不了的身份。 原來還有困於城堡的人 她承認她是愧疚的 不想面對過去。 永遠躲避了未曾出現的 將來會是短促的懷念。

苦戀

〈苦戀〉 花園或有個森林; 這些只是假設 雕像在祈願, 被懷疑是 失戀造成。 經過時偷看 碎裂的玻璃。 在想像當中 是一場屬於 花的暴雨, 一直是花語之爭。 誰是最殘酷的? 解決難題的身影 可以是偽裝 有時候分辨不出 反語背後, 是深信一個 事件的起因: 妳發現了 內在的自我, 映現自傲, 以很多虛榮 販賣倒影, 而且有很多個 能夠摧毀相似的, 一切短促的命運 對着月亮苦笑。 不懂得妳的 是眼淚各自出賣, 並非來自原來的人 捨棄了時間的 弧度 它的輪廓很深

指尖在變幻

〈指尖在變幻〉 暗戀是 風箏不需迷路, 有個擋風的人 在說謊 謊言的真相, 像鏡子 逐片剝落﹑ 消滅了 一種懼怕 音量在重疊, 或會形成 錯誤的時刻, 直至變成 一個樣子, 相反的影像; 如擁有眼瞳 不願關上 鎖頭的圖紋 碰一下 便解放了 囚禁的殼子, 一直出走 將大海, 毀滅呼吸, 然後流淚 是在懊悔當中 讓另外的指尖 一下子枯竭起來

懊悔之詩

〈懊悔之詩〉 嚮往的生活已經過去了。 記著步伐。很難走過的小路 難以襯托的影蹤 眨眼的聲音 旁人在傾聽; 問一句你的名字, 你就說喜歡它的筆劃 以指尖在空氣勾勒 緊張的微笑 彷彿是美麗的一部分; 從遠處看那隧道 雖然荒廢了一段日子 眼睛卻好像看到 花園裡的井口 一把請求的叫聲 卻沒有懼意 嘴邊說著從前的親切, 傾聽者視而不見 一直向湖水眺望 那端有你老去的樣子。 可惜是年輕時的聲音 低聲下氣啜泣 就在那時起 花園荒廢起來 雖然有幾個重複的故事, 有數個重疊起來的命運

那時候都很年輕

〈那時候都很年輕〉 陌生人: 假如從來沒有, 現在的你 會感到害怕嗎 寫信給你 而又得不到回覆 是你不想, 回首過去。 曾經傷害過, 一片枯葉 說已經逝去了﹑ 為此感到惋惜的人﹑ 就不會去愛了 夢內生存, 要堅強一點。 選一些美好回憶 才不孤單 只能閉上心裡; 微風也不會經過 便沒有錯覺, 一種莫名的失落 當他說, 你也很陌生 就在你的對面 永遠沉默無言 在門扉前祈願: 其實已認識很久。 那個階段的人生 我們必定不曾 遺忘擁有了的

華麗與驕傲

〈華麗與驕傲〉 懷念了一段感動的詞, 獻上最華麗的生命 雖然短暫卻是幸福 直至過去被埋藏 發現了無情的石頭 有着聲音的摩擦; 或許是哭訴 輕輕鎖上門扉, 以為以窗進入, 敲一下牆壁, 便得到解釋 已經從時間搬移 共餐是各自的諒解 妳給予邀請函 便不會徹底委屈 無法回來了。 一直贈予虛假的微笑 其實是最自傲的人

直至我把寶盒交還

〈直至我把寶盒交還〉 沒有寶盒的提示, 已經找不到妳! 我們失去了聯絡 想念了回憶 那時候的虛情假意! 虛線上站著的鳥 如果不以善意, 去勸導 不知道好奇的心 是為了永遠得不到。 眨動眼睛時, 其實帶著難受 始終不會了解 如愛情的完全 妳問話, 藏著了部分的靈魂, 除非失去眼神中 一種熱切的期許 指尖偷去了行蹤, 躲避了短促的風雨 我把寶盒交還, 然後默默向月光祈願: 永遠捨棄鑰匙, 秘密不需解除的, 只要說起寶盒的字彙, 便放棄了 那個中了魔咒的人, 在尋找更深意義的 相似含意的言語

藍色眼瞳與貓眼綠眼瞳

〈藍色眼瞳與貓眼綠眼瞳〉 在你左邊的深藍色眼瞳, 住了一位留著金髮的少女。 唱著低迴不已的調子的歌, 聲音像手指撥動豎琴的悸動。 少女獨自住在一個華麗的演奏廳, 關上了有點兒璀璨的燈。 但是,如果燈是稍微亮著的, 你們不難發現一些貓眼綠的光芒, 正由金髮少女位在右邊的眼瞳發出。 這個華麗的演奏廳是很難才到達的。 它藏在一個美麗而迷你的音盒裡面, 很深很深,難以讓人發現, 除非,一點光芒的映現和死亡。 在你右邊的貓眼綠眼瞳, 一隻擁有深藍色眼睛的波斯貓, 正凝視著山上的一座荒廢城堡。 貓兒沒有沉睡著,或許有, 而沉睡的, 很可能只是城堡裡面住著的一切。 波斯貓並不寂寞的, 但這也只能透過你們的猜測而成立。 從沒人知道,也沒人看到過牠閉上雙眼, 因為當牠再張開眼瞳的時候, 你們會發現牠左邊的眼瞳, 有著如此清澈的湖水藍的光圈。 當擁有相同臉孔的她和她, 終於發現了彼此的一雙截然不同的眼瞳, 也許音樂盒會因生銹而變調失色, 然後因為產生了輕微的震動而失去原意。 也許城堡裡的一切會沉睡下去, 或許一百年,一千年,一萬年, 直到一輩子也不會醒轉。 除非,除非, 兩位少女從一條平凡不過的街道相遇, 並且不會產生衝突和怨恨, 彼此和平的共處,或交談,或牽手, 悲傷的人們才不會這麼的難耐和難過。

小島的美麗

〈小島的美麗〉 你用微笑道出你的往事, 我就是把你的故事描繪出來的人。 美麗的小島,有著永不消逝的星空, 我側耳傾聽你在小島的故事, 你一直也是孤單的在島上生活。 你說因為太寂寞了, 才決定把所有的事物殺死, 用你沉默的嘴唇, 把那些快樂而好奇的人們, 不留痕跡的殺死。 如今四季的轉替變得相似, 花與草不再接近彼此, 海邊的石頭遺失了躲藏的地方, 街角小巷迷失了曾經存在的密碼, 房子的門牌串成了島上出口的暗號, 你終於張開沉默的嘴巴, 娓娓道出從前這裡的故事。 我把你所說的那些事情, 刻劃,用細微的字彙刻劃出來, 落筆的力道有點沉重, 因為小島並沒有名字。 你再次掀起嘴角,微笑, 我卻開始懷疑, 你背後的用意。 這便是你想扭轉的命運, 即使我知道你活在美麗如詩的謊言裡, 根本沒有美麗的小島, 只有你想像的小島的美麗。 我就是知道,你是故意吸引我, 去尋找,然後發現你的故事。 如今不斷為你的小島故事, 填滿更多因豐富而變得燦爛的色彩, 全因為有著永恆星空的小島很美麗。 在某一個時空, 你我何否曾經真實的生活在那兒, 然後與其他人細數著漫天的星星?

月和花

〈月和花〉 我的圓月啊! 還在過去, 等著失意; 改變了影子 不再畏縮 給你忠告: 不要忘記回頭 向自己傾訴 一些秘密的事。 如果已經發現了, 就拿起日記簿子 重溫那兒的瑣碎 去過那兒的城市 記憶滿地也是繁花, 把花撿起 別在髮尖之上 其實隱瞞了 其他的不喜歡; 熟悉你的月光, 早便為了揭穿 故意用窗簾布子 遮掩側面的輪廓 我以為那是微笑, 結果各自閃爍的 還是淚眼的光; 花會重新生長 當你不說出來 它會曉得感激 以後的一些詩篇 也背負了繁花 落下的影子。

靠近沼澤的家

〈靠近沼澤的家〉 在沼澤深處, 藏著邊緣是 寶石的相架。 相中的人, 是個幻影 一直在某處 悄悄呼吸著, 很怕水聲, 像失去命運的 微風的聲音。 來到林地的人, 隨意摘下一片葉 暗示別離的影蹤, 似乎已經很陌生了, 傳說老去的人 總會售出髮夾, 它有顆仿製的寶石 可能吸去了, 失去多年的聲線 成為幻影最後的 一種寧靜的 別離方式; 如今無人找獲, 可能是老去的她吧 那個沉默的人

長笛少年與說悄悄話的少女

〈長笛少年與說悄悄話的少女〉 一支長笛,一把說悄悄話的聲音, 一名說謊的陌生少女, 都沒有被揭露了真相。 她們的聲音互相交織在一起, 形成了完美的空氣軌跡。 我知道,聲音與聲音重疊起來, 只為了那顆產生共鳴的心, 讓彼此靠近彼此, 還有, 實現一同前往遠方的彼岸的美夢。 一位吹著長笛的少年, 一名終於願意吐出真言的少女, 聆聽著那把說悄悄話的聲音: 「少女深愛著少年, 少年還想不起來。 停下來吧, 笛子的演奏。」 少年側耳傾聽, 聽到那把聲音,發現少女的心意, 笑意卻不經意隱去了。 他認出了那個一直說著輕聲細語的她的聲音, 卻意會到過去已經如風般遠去。 少年吹著長笛,一直一直, 婉拒了少女含蓄的愛意。 只有少女知道她從也沒有離開, 即使容顏已經不再相同。

竹林與仙子

〈竹林與仙子〉 難得看你一眼, 贈予一份禮物 說害怕, 害怕別離! 竹林凋謝了。 曾想過一個家 如何珍惜存活的? 例如:傢具﹑ 床上沉睡的時刻; 寂寞的窗簾布, 難以解釋的圖紋, 微風藏著的 本是用以維護的! 留低一把鎖, 用力敲門 吹熄了燭光 座椅放在房間中央, 曾經坐起來的植物 有寄住的仙子。 或許回到竹林, 說著:這是永遠的離別!

老女巫與天使

〈老女巫與天使〉 拍翼時, 一不小心 便落淚 等於過去 不存在。 現在擁有 一些罪名, 刻意模仿, 結果到達 天空時, 已經遲緩起來 偷去種子﹑ 妳攀爬, 直至失去內心, 終也墮落 假設一直如是。 經常於大街 掛起微笑, 拿一些物件 售賣了靈魂 很介意 一些人, 沒有娓娓道來。 我們的故事, 因為短暫而 結束了一些, 序幕的產生, 只要找到她 依然等待

我的收藏品

我把你的回憶收藏在抽屜裡,那兒放下了金色的葉子。在那海邊的小屋,拾起一塊一塊石頭,它們對著我微笑。我把它們收藏在抽屜裡,讓葉子與它們分享寂靜。 夕照的餘暉投射在小屋角落的房間。房間的抽屜收藏著你的回憶,金色的葉子,還有很多很多石頭。因為沒有名字而忍受著寂寞的它們。陌生的事物令人懼怕。我從海邊的沙灘拾起一個褪了色的鉛筆盒。那兒有一頁從書中掉下的紙,上面的字跡蒼白了。我在紙上寫下你的名字,葉子的名字,還有石頭的名字。 寧靜的星星好奇的望著海邊的小屋,因為溫柔的夢。 沒有誰知道生命在哪兒展開。愛情的回憶是人們靠自己的努力譜出的吧。樹葉是要經歷四季才明白生命的可貴吧。石頭應該比誰都更懂得善良的美麗吧。名字是永遠綻開的玫瑰,情感卻是潤澤花兒的雨水。 放在我的桌子旁的百合花凋謝了。我把一片片的花瓣放在抽屜裡,然後將花的枝葉放在那個褪了色的鉛筆盒裡。 我走上海邊的小船,將鉛筆盒掉在海的中心。這是送給海的女兒的禮物。 往後,我的抽屜裡的東西全都不見了。是大海的咒語把它們偷走了。只有對你的回憶,靜靜的徘徊在我的淚水之中。

美麗的童話

〈美麗的童話〉 這是微如在青澄剛出生幾天以後在日記本上記載的往事: 「我閣樓房間的角落,有一道上了鎖的門。門,是我自己鎖上的。這是因為我不想再遇上那兒的她。而鑰匙也在門鎖上後,無聲無息的不見了。 在一個下著暴風雨的下午,從那道門入面,傳出了美妙的鋼琴聲。那是我小時候最愛彈奏的曲子。我把臉貼在門上,陶醉於童年的餘韻。然後,門上的鎖默然的解開。我知道,我又回到那兒了。 那兒有一個寶藍色的湖,湖的岸邊有一道半月形的小橋,小橋通往那座在湖中心的鐘樓的高塔。我再次踏上一層又一層高度不一的階級,小心翼翼的走上高塔。我的心情卻愈來愈舒暢,跟接感受到的,卻是愧疚帶來的哀痛。因為我知道,她承受著與我相反的感覺。我感覺到她在哭泣。當我聽到那鋼琴聲時,便知道那種哀愁的調子。 我,輕輕的,推開那高塔上的門,發現了靜靜的躺在床上的她。與我長著相同的臉孔的她。她是另一個世界的我,一直住在我的內心深處。我悄悄的躺在她的旁邊,深深的看著自己,然後,輕輕的,握著她的手。突然,我的心隅間好像被鑰匙解開了鎖一樣,有一種釋懷的感覺。於是,我明白,那條鑰匙一直藏在我心中,等待著我,解開自己緊閉的心扉。 我默默的流著淚,然後發現自己已經回到原來的閣樓的房間。當我擦乾自己的眼淚時,卻看見房間的角落,那道上了鎖的門,已經不見了。 或許,它從來不在,也無處不在。」

我正在歸途

〈我正在歸途〉 家庭的故事嗎。 有個遺失的心 一直打算探望 然後竟然看不出 一顆寂寞的心 有時候像空氣 在自言自語。 其實撫摸了相同的人 只是看不見一樣的, 所以分開了一段日子。 在夢鄉裡沒法牽手 因為愛上相同的。 就如故事的架構 假設在緊閉的風景, 始終沒有故意經過 快一些便撫摸了 一個軟弱的白兔 因為有不同的眼瞳顏色。 它不會言語的 為了騙取伏筆 悄悄偷走了。 連腳步的聲音也傷心 假如我在說其他的事件。 永遠逃脫不到命運啊。 一直決意撒謊 如此的堅持 就是因為看見 最難耐的場面 是相似的人的 一場戰爭。 為了一同紀念 過去的隱蔽。 居住過的痛楚, 背後是幸運的結果。

看月色的人

〈看月色的人〉 月色下的你。 指南的地圖, 有愛情故事, 發現於以前。 直至失去風, 它們在顫抖, 我嘗試取暖。 找星星月亮, 一句讚美詞, 讓眼淚凝聚。 一個小涼亭, 有蜻蜓在飛。 很少人傾聽; 在瞞騙的人, 愛美麗的花, 輪廓的側影, 裁剪不了心。 除非有月光, 照微笑眼影, 指南的地圖, 是愛的逃離。 月下的暗格, 會指示的人, 臉上的眼神, 愛情的失落。 直至風失去, 相信愛的人, 發現於以前。

第三個人

〈第三個人〉 森林裡的繁花, 互相訢說的一直牽著的手。 即使在沉沉睡著, 已經沒有門柵的過去, 輕撫手邊的鎖頭。 凝視雨點的影子, 在沉默勾勒, 一點一滴。 回憶之間的線索, 像長著細小的牙齒; 童話的窗框的邊境。 一隻永遠躲藏的鹿兒, 暗中的收藏關於地方的秘聞: 它懂得訴說嗎? 在房間的牀上的玩物, 就是妳的身份了的? 原來一直在花園內的銀色盒子, 你收起了附近修道院的餅乾。 我一直是流浪的旅人, 尋求寂寞的聲音: 會徹底地書寫信, 用上不同的名字。 那是古老的發音問題, 直至那邊前方的森林建立了名字。 即使湖邊的天鵝失去聲音了, 妳為何不歸來了: 尋夢的旅途利用了不少的回憶。 指尖因為衣裳而破裂了的傷口, 那個高高的塔樓了。 穿越橋邊的少年與少女是目擊的雕像,

偏離的存在感

〈偏離的存在感〉 悸動的心。 並不需要寫出來 眼睛能夠意會 背影,或者 有對沒有存在的 孤獨的翅膀, 要拆開你的心, 翻開羽毛的刺 才看到當初的 年輕臉頰。 不懂得吻別 這冰雪般冷淡的心; 斜眼發現夕照 偏離了的光, 其實是影來的。 現在只會說 相反的意思: 還沒有遇見 真心的人。 一直失憶著。 記著了未來 偏偏忽視了其他人; 流淚時 眼睛無法刺痛 在過去被讚賞過, 眼睛的美麗 引起了猜疑的心, 從來沒有痛苦過 往後都說著謊; 指尖偷取幸福 現在有點彎曲。 不屬於我的故事 不想牽扯的絲線 倒不如當作從來 沒有相遇 已經凋落的你

短暫的婚期

〈短暫的婚期〉 再次遇上的時候 刮起風 成為了一張插畫 始終沒有回應 便到了春天了 想起愛過的花 便落淚 那顆種子 正在經歷 一段長期的婚姻 放於鳥籠 象徵了自由 已經被解放 也就不用投入愛情 原來是一個演員 她虛耗了生命 相信了故事 入面存在愛惜人生的人 一切也就是命運 如果打開了門扉 永遠看不到想見到的

秘密暗喻

〈秘密暗喻〉 建立了鄰近的回憶, 好像失火般漂亮。 很緊張的嘴尖 一不小心吐露 那些反語的形狀, 有些似是窗簾布 也有了入口的; 接著給予微笑。 眼睛的弧度使人難過 要離開時假裝的 一場短促的雨, 一直追求諒意的人。 沒有模仿的能力 是因為預料了命運 也有個重疊的結局 兩個相同的地方 那些眼睛相似, 卻又忘記故事的場景 誰在刻意保護 一個最初的版本? 帶着眼淚但撒謊。 一直是落日的璀璨! 那次的舞會十分黯淡 沒有亮過燈吧 永遠找不着彼此 牽了手的人 她們為我們的未來 放下了指環 還送贈過去 一段段祝福的嘆息

探訪的故事

〈探訪的故事〉 差別是, 不能擁有與遺失 這麼靠近靈魂, 建築的身影 有了心痛的聲線。 眼睛是寶藍色。 在從前拿走了, 指環上的寶石, 嘴尖吐露思念 有些說出來, 如中了毒的詞, 其實是抄寫的手心 有時會背誦。 吸引了他人的, 一種傾慕的心 它一直退後, 然後逐漸失落, 不是相同的人來 只能複製鏡子的邊緣 製作一連串暗喻, 卻是失靈的咒語; 敲門便絕望。 前來探訪的人啊! 快要感受時間 一種遲緩的速度 一直逃跑。 當聽見遠方的疾病 快要來臨了, 彷彿掛念故鄉; 雖然還在原來位置 再近一點的房間

冰花

〈冰花〉 冰花的依戀, 學識繪畫 拿起筆 感受它的尖銳 抒發情感, 冷冷的倦意 串連一片雪花。 不小心踐踏, 失足的 去到往昔 受到傷害的瞬間。 雨水撲面而來, 停一下 喝一口水 想你停止不動, 然後回頭離場 傾聽外面 只有一個地方 是下雨的 其他是因為傷痕而生。 害怕一片雪花 封鎖了窗框 刻劃一個缺口, 代表你的心 已被取替。 那兒非常漆黑, 常有流星偶爾經過 卻張開不了眼 過於冰寒的關係。

花的瓶子

〈花的瓶子〉 風雪中, 花開花落 搜尋影子的碎片﹑ 撕裂的語句﹑ 很黑暗的用意, 不用刻意了解的 牽手時, 眼睛一張開, 持有的花瓶 它滑落了, 只差一句我喜歡 便逝去了。 剩餘的像硬幣 還有數片茶葉 拿去占卜命運吧, 卻失約了。 已經迷失方向 現在讓時光停留 這樣看不出結果, 就令事情發生, 撿起玻璃碎片 還是會憶起 那時破碎了的花瓶, 看不到繁花 如何努力成長。

黑色玫瑰

〈黑色玫瑰〉 玫瑰問一聲妳的名字, 訴說妳的驕傲 逐漸產生遺憾, 是因為不肯深信 那種懷念的力量。 它勾寫了浪漫的經歷 其實曾經發生了, 很多飄揚的玫瑰花 這些花蕾只擁有﹑ 就只有一個缺點: 沒有長久的人生。 那個惜花者很懼怕, 利用了身份的歷史 也許有相似的生命, 不論是任何形態, 都會徘徊不止; 像雨聲飄忽 拿着破碎的玻璃 希望發聲的雕像 永遠沉默。 假使真的傾聽, 也不懂離棄的意思, 是因為拒絕了 分身的分離﹑ 與影像的切割﹑ 仿如失去魔咒的保護, 事實是一直痛恨 遙遙的現在, 其實已拆卸下來 不小心徹底難過 很困難的訴說名字的起初 就是初戀般失落的玫瑰 還未曾掩飾的

停止了很久

〈停止了很久〉 繁花的鏡子, 特別象徵的暗示: 也許是仙子 不明白翅膀, 也可以是道具。 假若不小心 吐出了幻象 所建設的言語, 一種旅程, 可以怎樣穿過 回憶充滿荊棘﹑ 偶爾坦承 便會啞巴一般的, 背棄了所有, 就如家族的人生﹑ 經他人揣測 輕輕破壞圍牆 有一對﹑又一對, 悲傷的眼眸 躲於其中; 渴望了解與被發現。 她們很勇敢 在戰爭之內 綻放笑容的悲痛: 意思是停止的時間 又被揭穿起來, 然後﹑終結了 過去般的此刻 你一直牽住你的手 為了背棄指環 產生了相反的光 並不璀璨的

一首關於翅膀的搖籃曲

〈一首關於翅膀的搖籃曲〉 當背後的翅膀沒有一段不能說出來的遭遇, 你將會無法知悉已經擁有一對翅膀的事實。 你的心會跳動;當感受到愛意的恐懼, 不能言喻的瞬間,在枯竭了的河; 依在彎橋撫摸水的你, 被一把弓箭射傷然後喝掉臉上的淚珠。 彩虹橫過藍天,就如一道斷裂了的橋。 虛幻營造的不成形。還有藍鳥的翅膀, 雲端的凋零影子,某個失落堡壘的傳說; 你哼唱的搖籃曲,在受傷了的夢; 翅膀早便隨歌飄散至故鄉。 沒有童年的玩伴。想像出來的翅膀故事, 經常被心田的花園的微風吹走,吹走; 世界的位置倒轉了。會說話的沉默, 勇敢的人把膽量藏起,聰明的人反叛起來; 於是,你不再傾聽內心,不再好奇, 把愛意偷偷放進家裡的秘密基地; 年月過去,遺忘了愛意; 愛意就是你的翅膀。永遠失落的自由之心。

鑰匙沒有折斷

〈鑰匙沒有折斷〉 我的心有一條斷裂的鑰匙, 鑰匙的一雙綠色眼瞳, 重映著過去回憶的漣漪。 無論怎樣藏起悸動, 很遠以前的記憶已經, 已經穿越層層的圍牆了。 那時候鑰匙還放在迷宮上的高塔, 門上的鎖頭有著蝴蝶的花紋, 長著翅膀的我懂得如何降落。 跟隨著擁有美麗的黃色眼睛的鹿, 森林的隧道彷彿隱瞞著迷離的傳說。 那時候我依然獨自的唱著詩歌, 幻想會有一個會吹奏魔笛的少年, 隔著圍牆與我互相敵視。 然後很多很多年過去了, 我的綠色眼瞳重新描繪附近的界線, 那些圍牆一直都是平坦的廢墟, 高塔已經遺失了高度, 剩下一條閃閃發光的鑰匙。 很難很難才發現, 那隻黃色眼瞳的鹿原來藏著傷口, 那時候我願意用翅膀把它救回, 而鑰匙竟然流下了亮麗的淚珠。 我把身上有著翅膀的久遠故事, 連同鑰匙一同從記憶深處折斷。 我是知道鹿兒曾經為那個愛冒險的我, 隱瞞著我的一切沉重的過去。 沒有心的我,現在竟然懂得懊悔的原由。

先一起進餐

〈先一起進餐〉 沒有自由。 彷如遺失一隻鳥 讓它在森林迷失; 拋棄了鳥籠的設置 先關上窗口; 故意說說 沒有鑰匙的謊言。 到適當時候, 它會過來敲門。 聽得見的人 面對遺忘的抉擇 我們一起進餐, 與探訪者討論 如何消滅自由的法則 或許走失的鳥 是一個幻影的原型。 她們進來帶了餐具, 然後解釋了設計, 指尖有點疼痛, 餐具的顏色更顯亮麗; 畫畫的賓客把 這個場面 刻寫下來 成為了明信片的特色。

悲傷重疊著的花園

〈悲傷重疊著的花園〉 這是個帶了愧疚的花園 不知不覺存活了 很多個年月的藤蔓, 長著繁花而且美麗 但若果回頭走過來 會發現時間的靜止; 花的背後是塵埃。 還枯竭了的 藤蔓的刺鬆散起來, 那些蝴蝶沒有了眼睛 凋零的味道是 女主人的香水取代的, 看到日曆上的年月 已經被他人所安排。 她不見了影蹤; 他人習慣了被其他人 取代了本來的結果 或許是倒塌了的盆栽 與她一同幻滅的, 只是對愧疚的人 所設立的幻想和意義吧!

不可以留下東西

〈不可以留下東西〉 不可以留下東西的。 請不要留下。 特別是離開大宅的時候, 請不要感到不捨。 如果落淚的時候, 也要偷偷的,不要被發現。 當你看見燈光已經全暗下來, 那其實就是一個暗示: 「歡迎再次來訪我們的家。 但必須在夜色之中保持低調。」 請你不要再次離開, 因為我仍然藏在那窗子之下, 等待被發現和拯救。 不可以留下東西的, 她們會用這個作借口, 永遠鎖上大宅的大門。 但從那天開始, 你已經沒有再來訪了。 即使我知道你從沒有留下東西。 現在我竟然懊惱了。 你因為沒有留下了東西, 讓我永遠無法了解你的故事, 也讓我不可能再找尋你。 在今天日出以前, 我決定離開這幢大宅, 偷偷利用大宅的秘密通道, 前往那個我從書上認識的森林區。 我是如此的相信, 那兒一定可以找到去那個城市的路。

虛榮的國度

〈虛榮的國度〉 穿婚紗也有寓言的。 妳也可以選擇 沉默無聲, 讓他人察悉 有顆來自往昔的﹑ 有點虛偽的 嫉妒心﹑ 有時候言語不夠專一 以為被欺騙, 所以猶豫不決, 假設妳們一同離開, 以眼神作暗語, 像交換了過去 形成懼怕的一種 於是等待其他的一切 傳遞了指環, 那種鑽石很平凡, 因為受到貧困的痛苦 太過愛惜收藏的意義。 收藏了幸福, 那些金幣能夠預知, 只不過我一直啞口無聲 希望時間隱藏眼睛, 深深的關閉思念的 一個地方, 會有難過的行蹤。 妳還在想念 門扉改變了的暗語, 妳的存在使他人 永遠不會原諒, 我們的故居。 一同毀滅微風。 那襲婚紗有他人 作證明的, 誰人比較上是幸福?

蜻蜓與蝴蝶

〈蜻蜓與蝴蝶〉 森林沒有一朵花, 若甜點也有尖塔的話, 手持燭光找尋 故事發生的場景, 有個身影在阻擋, 想問時間或方向; 天氣十分冰寒 披肩也遺失了 根本沒有其他事件, 有兩個人在沉睡, 她們看到大家的心 竟然是沒有顏色 也許只是夢話的作用 到今天製造甜點的人, 雙手依然顫動, 在產生拍翼的動作, 是蜻蜓與蝴蝶在鬥爭 因此很難過的塔呀! 就是這些相關的名字了 請不用為無意義的, 如此着緊和坦白。

美麗的童話2

第一章:住在城堡上的公主 在一個竹林的最深處,隱藏著一道紫色的門,門上有一把半月形的鎖,鎖緊密的鎖上。而在紫色的門背後的盡頭,有一座荒廢的城堡。在長滿藤蔓的城堡最高處,有一座高塔,那兒住著一位長髮公主,她的名字是青澄。 青澄並不知道自己現在的樣子是如何。因為她自十二歲以後便沒有見過鏡子。這是因為她的母后微如被鏡子的力量吸走了。於是,國王下令燒毀城堡裡面所有的鏡子。 然而,鏡子強大的魔力在紅火中釋放,城堡所有人的心撕裂,變成一塊一塊碎片。 只有青澄沒有幻滅。 她一直戴著王后微如送給她的鑰匙。只有這把鑰匙才能把她逃離這個荒廢了的地方。 這是青澄在母后送給她的童話書中發現的。童話書的背頁寫下了微如對各個故事的感受,並寫下了她想像出來的結局。 那些故事卻透射出詭異的色彩,沒有幸福的情調。

聲音不滅的秘密

〈聲音不滅的秘密〉 第一章:花的種子 有朵花妳說要摘下。 我們那時候關閉了眼睛。 為何要離開啊? 我找不到答案。 還睡在花園裡。 傾聽溪水,讓人沉淪於夢中。 那朵花竟然懂得生氣。 妳說過不可以令人誤會的。 這句話讓她別離。 緊緊捉著的手,放下一顆種子。 沒有人回去的路,一直是雨季的日子。 我遺失了一把傘。 第二章:這句咒語 有個美麗的身影偷偷介入。 要侵佔這個花園需要借用力量。 她們找不到那個它。 妳成為了這句咒語。 渴望越過那條橋的是一隻蝴蝶。 它有一個蝴蝶的標本。 像要複製生命。 我們撤離過去的舊居。 給予地址卻沒有語言。 就只是剩下她一個。 這是最後一句說話。 但故事沒有完成。 第三章:聲音不滅的秘密 有很多森林被消滅了。 妳為了得到湖水的力量。 原來我們不敢收藏鏡子。 從來也是寂寂無聞的。 我們希望遺忘一切。 就喝了一口葡萄園的果汁。 希望得到聲音不滅的秘密。 那時候一直是雨季。 根本我們沒有出來過。 只是那在將來幾乎無人知悉。 她都沒有說出來。 第四章:你的名字很華麗 如果沒有合照便失去陽光的庇護。 若隱若現的淚水讓人痛苦。 那個花園依然封閉著。 這是古老的時代的。 有一封信,有一本日記,我離開了現場。 你的名字很華麗,她說也是的。 默默支持的感情沒有說出去。 好的。是的。 結果剩下落花的時節。 它們也懂得惋惜的意義了。 是誰教曉的。讓這名少女明瞭。 彷彿複製了一對眼睛。 第五章:永遠不能忘懷 興建了一間修道院,我們前來觀看。 這是非常陌生的場所。 若果給予名字感到遺憾的。 我們決定一同沉睡。 在夢裡牽手便不會被毀滅。 這是不可回頭的約定。 果然是雨季的氛圍造就的。 妳說了一個謊言的咒語。 我們永遠不能忘懷。 微笑依然不再。 剩下一雙對望的淚眼。 它們很亮麗卻沒有生命。 比落花更讓人惋惜卻又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