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破事兒

在逝去的歲月裏,遺留下點滴鎖碎的思憶、故事、破事兒,有時令人想得入神,值得細細回味。

作者: 銘悠

終於我們會跨越抑鬱

時光飛逝,不知不覺我也走過將近十九年的時間了。曾經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憂鬱和我就像寄生的關係,每天形影不離,它在我吸進的空氣中,它在我面前的晚餐,它就站在地鐵車軌上,它就在馬路上,在夢中,在思想中,那裏都無法避開它。

作者: 銘悠

樂在對你暗戀時

是什麼天氣變化,還是季節的轉換,我對你,產生情愫,喜歡你在我週圍,想親親你,想錫錫你,簡單的說,我愛上了你。

作者: 銘悠

藍調的音韻

從前我常常唱著的是藍調,哀怨的,傷感的,嗟嘆的,憂鬱的。不記得從那時開始,就不自主地沉溺,或說,我的生命就是首藍調。

作者: 銘悠

熱情與冷靜之間

冰水在臉上,往下流,一個冷顫,一刻清醒;心中的一團火,像要熄滅;活在熱情與冷靜之間,現實,就是這樣。

作者: 銘悠

與妳常在

隨時隨地,我都在妳身旁,只要妳記起,我就會掛住妳;妳哭,流下熱淚,我會用臉頰為妳擦拭;妳笑,流露歡愉,我會用心當作照相機,把妳的美態攝下來。

作者: 銘悠

十八年夢迴言志

十八年的歲月,絕不是短的日子,患病這十八年來到底是如何走過?沉重,實在太沉重,背負著太多,一路走來,是漫長而艱辛的。夢一般的災難,到底有沒有發生過?還只是一場大夢?何時可清醒?真的希望這一切一切都只是一場大夢。

作者: 銘悠

寧夏的撫慰

寧靜的仲夏夜,我是晚風,輕拂的,在妳身旁躍動。

作者: 銘悠

別離是為了重聚

有許多人分別了,以後一世也不會再見,但我倆居然再遇,是上天的賜予,原來我倆的別離,真的是為了重聚。

作者: 銘悠

愛與痛的思念

是否每一個轟轟烈烈的愛情故事,最後,都只是一場虛幻的夢?像破碎了的,紫色水晶,一定要碎裂得,像海的細沙,隨風而逝,無疾而終。

作者: 銘悠

愛的高峰

愛的高峰,是生活仍要繼續,但不時地甜蜜回味回憶與重溫;是時空分隔異地相隔,但仍然與對方心連心在線;是生活的細節,需要互相主動關心與為對方設想;愛的高峰,是有了妳我,生活加增無盡的色彩。

作者: 銘悠

我的甜心小妹

涼涼晚風輕拂,原來已經愛在深秋,與你一起這麼久,早就甜在心頭,你拖我的手,抱我吻我,在秋冬時份滋潤了乾涸的唇。

作者: 銘悠

花傘

為你編織,為你縫製,一把巨大的花傘,下雨時,我倆可以擋雨,天晴時,我倆可以遮蔭,隨時隨地,我倆可躲在裏頭。

作者: 銘悠

小禮物

為妳挑選一份小禮物,要猜想你的心意,鍾意或不鍾意,就全憑我的直覺,要看見妳開心歡笑,要看見妳親手拆開花紙,保證妳稱心滿意。

作者: 銘悠

夢與憶記

多少個未圓的夢兒,如閃亮的明星,閃著、照著,閃耀著我的重重心事。

作者: 銘悠

葬愛於秋

是誰把結了疤的傷口抓破了?抓破、又抓破、再揭破,這麼狠心,用毒藥當作靈藥塗你的傷口;秋天的黃枯葉,己經軟弱無力,掉下的一剎那,仍然可以聽見它的呻吟,隨著北風的刮起而消逝。

作者: 銘悠

劃火柴

一盒火柴,老舊工具,擱在抽屜,久久沒被器重,直到世界失去電與光時,忽然被人記起,有用的火柴, 你多珍貴。

作者: 銘悠

歲難留

銘悠寫此詩之時,正值一年之結束,主要感慨歲月流逝,美好的事物與時光總是不能留住,對於病患的康復更感遙遙無期。每逢大時大節或生日,常有這種情緒。 抑鬱症患者在節日時如有這種情緒,應向親友傾訴,以抒解這種「節日憂鬱」。

作者: 銘悠

歲月的豪情

我相信我們仍然能搭著膊頭,一起彈結他,吹色士風,以及唱那熟識的歌韻,走在一起的時候,可以懷愐過去的歡樂,以及展望未來的種種大計,若你願意陪我短暫停下來,一起欣賞那一道漂亮的夕陽。

作者: 銘悠

會過去的碎裂

生命正在經歷重塑重造,但願噩夢真的會過去,好運降臨。

作者: 銘悠

虛假的政治現實

權貴官商,天天在玩弄你我,過路人,你問我,當家作主的,究竟會是那個?

作者: 銘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