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唔知一個故事最重要嘅係咩?」
       
「主題?寫作風格?故事?同讀者嘅互動?」我不斷提出一個故事基本的元素,但可惜統統不都是答案。
       
「係個心!用心寫既故事先係最重要!」
       
「……」太俗套的答案一時間令我反應不來。
       
「咁係吖嘛,唔信?話你知我大個一定會做一個好出名嘅作家。」他拍案而起,一邊歡呼一邊衝出課室,而我就留在原地捧腹大笑。
       


——對了,你最近如何?
       
我從睡夢中醒過來,惺忪之間拿起手機,打開通訊錄一個一個地搜索。
       
「喂……」       
他是中四的插班生,沉默寡言的他跟我可謂零交流。跟他成為深交的契機是在九月十四日上午的中文課。其實我只是胡說,那會有人記得何時跟他相識?
       
「今日我準備咗個遊戲大家玩,畀大家試下做古代嘅詩人,我就會出一段上聯,而你哋就試下接下聯。」如此有趣的活動令全班都大叫無聊,但老師仍繼續在黑板上寫起上聯來。

水車車水,水隨車,車停水止

「大家有冇聽過祝枝山,佢同唐伯虎同為江南四大才子,而呢對聯嘅下聯就由點秋香嗰個唐伯虎對嘅。大家不妨試下,記住要留意平仄。」


隨後課室靜了三分鐘,大半班的人已經睡了午覺起來。突然一個架著眼鏡的肥仔站起來。

「 風扇扇風,風出扇,扇動風生。」好假的肥仔運用特別的朗誦技巧誦出下聯,並意氣風發地輕輕一笑,準備接受班上如雷動的掌聲。
       
「死肥仔收聲啦,睇到你Google啦!扮乜鬼自己原創啊?」班上的小霸王借機揶揄肥仔,全班頓時笑聲四起。
       
「咪笑!起碼馮同學肯Google出答案,踴躍答問題。冇錯,呢句就係唐伯虎所對嘅下聯,大家見到上聯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下聯就對返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喇!」
       
「老師乜個出字唔係平聲嚟咩?」同學甲問。
       


「可能嗰時個出字唔係而家既讀法,至於到底點讀我就不得而之喇,大家諗唔諗到其他好既下聯啊?」老師轉移話題的功力可不深……
       
平時寡言的他突然舉起手說:「衣架架衣,衣附架,架折衣失。」
       
頓時全場啞然,無人會猜到一個新來的插班生可以接到這句對聯。
       
「尿兜兜尿,兜存尿,兜穿尿漏。」我決定迎戰,班上又是一陣掌聲。
       
「書袋袋書,書放袋,袋爛書出。」看來他都不肯認輸,我想了半分鐘終於再說出下聯。
       
「相框框相,相存框,框消相落。」
       
「泥鏟鏟泥,泥入鏟,鏟動泥移。」他不消十秒就悠然接了我的下聯。
       
「Okay, 我輸。」我實在在想不到怎回應,唯有像頭喪家犬般搖尾投降。


       
從那一日開始我們的較量就沒有停止過,在中文作文考試中拼高分,一起寫文章投稿去徵文比賽,他成為了我高中生涯的好對手、好伙伴。中學畢業之前他說過他要成為作家,但我沒有跟隨他,我背叛了他。
       
「乜讀書真係對你嚟講咁重要?而家周街都大學生啊!點解唔試下趁早向自己嘅夢想努力去出發?」
       
「你自己考唔到大學實咁講㗎喎,你唔想做asso仔咋嘛,我明喎!」
       
「咩asso仔啊!」他一拳打向我。當然,打不還手不是我的作風。

「你打我?我識詠春㗎,我入你中路㗎!」我們打得遍體鱗傷,不到十分鐘便雙雙躺在地上喘氣。

「你真係上大學?」他回頭問我。

我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