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人•尋味•甜品店

每晚只招待一枱客的甜品店,一個為你度身訂造甜品的甜品師,一個個真實的故事,我有甜品,你有故事嗎? 如果喜歡我的創作,歡迎上我fb page like and share https://www.facebook.com/may.is.a.little.bit.hot/?ref=bookmarks ......

作者: 五月的天氣有點熱

【散文】《人生實習生——十九歲的春天》

在下扶搖,在這裡可以找到我 IG:@fuyiuwriter https://www.instagram.com/fuyiuwriter/?hl=zh-hk 十九歲該是什麼樣的呢? 或者,回想你在十九歲的時候,又是什麼樣的呢? 會不會也和我一樣,在迷惘和執著之中逆風而行呢? 現在,我想......

作者: 扶搖

特別的下雨天

下雨天沒帶雨傘的我, 顯得十分狼狽

作者: yerimiese

父親的車

車子就如我與之間父親的橋樑,不但可以駛往世界各地,更可通往我倆之間的心靈。

作者: yerimiese

歲月幾迴轉

10歲,一個純真爛漫,懷抱憧憬的年紀﹔ 他與她相逢。 一場意外,為這段霧水情緣,畫上休止符。 30歲,一個看懂自己,尋求改變的年紀﹔ 他,與20歲的她重遇。 命運弄人,他再次錯失,她再度離別…… 而她,仍不甘心,不曾放棄。 60歲,一個歷盡千帆,心如止水的年紀﹔ 他,與40歲......

作者: 雪米兔

撲克牌上的你與我

顏色繽紛的彩虹邨,即使沒有你的童年回憶,但是這對失散兄弟的感人往事,或會令你隱約聽見清脆純真的笑聲……

作者: 是仁

海上老船長

經過不同的島嶼,遇到不同的人,遇到不同的事,但他的故事還有沒有人懂

作者: 五亳子

清明節,我終於收到花

百合的花語是心想事成、祝福,名叫Lily的都帶著此含意而活。 一生都渴望收花的Lily,終於在清明節第一次收到花,而這次收花也代表著她的新開始。 如果喜歡我的創作,歡迎上我fb page like and share https://www.facebook.com/may.is.a.littl......

作者: 五月的天氣有點熱

將逝之時

將逝老人和兒子,最後的對話

作者: 悲靈

[短篇小品] FOREVER SONG

愛,為什麼而存在 人又為何而存在 數個短篇故事,帶有點點奇幻的元素,寫出淡淡哀傷的感人小品

作者: Liya

青春無悔

調寄青春常駐

作者: Leung Kn

我女朋友的名字叫做山村貞子-日常篇

念大學四年級的阿研無意中取得一盒老舊的VHS錄影帶,發現原來是被詛咒的錄影帶,唯一可以避免死亡的方法是將錄影帶拷貝給尚未看過的人看,將詛咒轉嫁給其他人,這時候貞子出現在他的面前……

作者: 陳海藍

《無職轉生》日本輕小說(繁體)(已完結)

34歲無職童貞尼特身無分文地被趕出家門,發現自己的人生已經完全走投無路。剛剛產生後悔的想法,他就被卡車撞死了。 然後醒來的地方居然是——劍與魔法的異世界!! 重生為名叫盧迪烏斯的嬰兒的他下定決心,「這次一定要認真地活下去……!」,一定要度過一段不會後悔的人生。 他利用前世的智力很快使得自己的魔......

作者: 風少

晚安,好夢

出現在晚上的奇蹟,夢精靈,究竟會為你帶來怎樣的夢境呢?這只是一個又一個作者的小幻想。 最後,祝大家晚安,好夢。

作者: 青嵐白露

《煙味》

短篇《煙味》

作者: JY

短篇小說-《憶靈》

年過半百的朴太賢是時下典型的上班族,一家四口,過著平淡的日子。 一天,妻子金秀惠突然意外身故。那之後,朴太賢竟然在家裏看見妻子的亡魂。 經大師解釋後,死去妻子的靈魂是憶靈。憶靈不會傷害別人,是死去的人生前的一種回憶,只有最親密的人才能看得見。 在妻子生前沒能盡丈夫責任的朴太賢,如今面對妻子的憶......

作者: 無筆

「試閱版」男人都愛住家飯 實體書已登陸各大書局

灣仔某舊唐樓的三樓,一對年約三十歲的夫婦看著剛掛上的招牌露出欣喜的表情,這是他們曾幻想而沒想過會成真的事—— 「榮式住家飯」,終於開業了!從發展個人興趣,到開設分享平台,再著書出版,今天它居然變成了實體,成為一個能觸及的現實。 「竟然真的來到這一步呢……」老闆娘兼主廚,阿楚對著招牌欣慰地說。......

作者: 陳四月

爹地最討厭!

今年五歲的金小寶由姨姨劉倩影和女傭愛瑪士帶大。媽咪因生她的時候難產死了,而這個時候爹地才出現,說要接她回去同住。聽說爹地是個黑社會老大,所以小寶百般不願意,但被迫跟他住了一個暑假後,有很多溫馨的相處點滴,她漸漸發現爹地不是她想像那樣。 到底爹地為什麼這個時候才出現?為什麼大家都說爹地是黑社會老......

作者: free.自由

那一年,爸爸死了;那些年我們一家的故事

又開開了,學生們又要上學了,看着父母們送孩子上學去的情況,實是感觸。從小到大,我都是一個人上學,然後又一個人放學,除了那次。那一年我七歳,爸爸牽著我的手帶我上學,那天我永遠記得,因為爸爸告訴我説他患上末期肝癌。那次是爸爸第一次和最後一次送我上學。 後來我的家就只剩下媽媽、我、弟弟三人相依為命。千百......

作者: 高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