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殺人遊戲

有一日,你電話突然多左個app,叫做殺手世界。你以為係個game,禁左入去,點知......

作者: 木子心

[慎入] 千祈唔好掂到miffy個口

一個平凡人誤闖人道毀滅場。-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唔存在。一本由「你」决定點寫嘅故。-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 木獨薯炆雞翼尖

原來異空間是那麼恐怖,因為……

一班好不容易從地獄裡逃出來的大學生 。但在數年後卻再次回到這個叫天不應,叫地不聞的異空間 。到底發生什麼事?敬請留意

作者: 別問我是誰

陳法龍捉鬼公司 第三集 康乃馨

捉鬼公司寫到第三集,今次會有甚麼事發生於男女主角的身上?期望大家會喜歡這個故事。

作者: 肯尼先生

一夜之間,所有人俾扶手電梯殺曬【墮樂園】三部曲

我俯視鮮血淋漓的梯級,搭下去的人一去不返。 一夜之間,所有人被扶手電梯殺光。

作者: 狩獵夢的人

人性系列-Season 2 《置業地獄》

注意 請容許作者循例戴好頭盔,一來保障自己,二來想盡點作者應有的道德責任,無謂嘩眾取寵,求巴打絲打追故而令到部份年輕讀者不安。 故事內容純粹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契弟絕不鼓吹任何犯法行為,懇請讀者切勿模仿。 由於本系列故事內容含有一定血腥恐佈,人性以及道德爭議,可能會造......

作者: 寫故男草根

扭曲凶間

世界的運作依舊, 只是,一處處的幻象卻讓人不安。

作者: 夏語

【驚慄】《 屍 • 校》

/屍人系列第一部曲。 /第一次作這一類故事,可以留言發表下意見,鍾意既可以撳一下「追稿」, 請多多支持~ /因紙言排版問題,手機版觀看故事內容可能會非常擁擠,敬請原諒。 /(暫定每週日更新)

作者: 羅門

我女朋友的名字叫做山村貞子 - 修訂版

念大學四年級的阿研無意中取得一盒老舊的VHS錄影帶,發現原來是被詛咒的錄影帶,唯一可以避免死亡的方法是將錄影帶拷貝給尚未看過的人看,將詛咒轉嫁給其他人,這時候貞子出現在他的面前……

作者: 陳海藍

<<坐上前往尖沙咀的天星小輪,迷失在維多利亞港>>

驚悚人生三部曲 首部主旨為 - 迷失

作者: 心層次

【結局已連載!】狐狸先生幾多點,殺害學生嘅遊戲【墮樂園】二部曲

狐狸先生幾多點,這遊戲真是那麼美好嗎? 我俯視血泊中的扭曲軀體,仰視戴狐狸頭套的怪物,那詭譎恐怖的臉容。 我懷疑了起來。

作者: 狩獵夢的人

我是殺人鬼

血液、殘肢、無頭的軀體,一幕幕怵目驚心映在眼前。 幽暗的課室裡,一雙夾雜著笑意和殺意的眼晴瞪視著我。 叮噹叮噹——「上課了。」

作者: 朱古力熊

妄翔拔除師─無間

在拔除師還不是拔除師的年代 在妄翔症還是無名怪變得時代 一名剛出社會的新鮮人陷入沉眠 究竟,在他的夢境中有怎樣的光景? 本文為妄翔拔除師系列收錄短篇 妄翔拔除師合集共收錄六篇,看完有興趣的請幫我們填寫印調吧!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

作者: 妄翔

現代小道士

古來神鬼之說驚天泣地芸芸有之,隨著時代變遷,一切都變成了古稀空談、飯後閒聊。 鬼神的存在被後人以科學推翻,真正相信的人更是少之有少。 故事的主角張命本是一個平凡學生,直至某天,你在家中的一個古舊盒子尋獲一本奇書…

作者: 未眠

《因為怪物就在課室門外》

我叫古亦凡,中一。 話說,這名叫洛克的八級颱風在香港肆虐,那天我們留在學校不能回家,這本來沒有什麼稀奇,但當我離開學校的時候,我恐怕自己真的殺害了全班。 …..

作者: 紙上的兵

【痴線野】女朋友叫我上佢屋企搞野,點知…

「喂,BB,聽晚我屋企冇人呀,不如…上嚟吖?」 培生被女友邀約到她家做愛,當一切準備就緒,到達後才發覺其父母在家,然後一切荒謬奇事接踵而來。

作者: 百越貳浩

連環女殺手搬咗入我對面屋

連環女殺手搬咗入我對面屋

作者: 三拾頭

陳法龍捉鬼公司 第二集 心魔

一套舊作。剛完了第一集,便即時再寫下此集,因編寫時情緒正處於極度飄忽狀態中,故內文絕不宜小朋友觀看。剛寫完時曾於某討論區貼上,卻被刪掉(至今也不知原因),而今文字上作了修正,再次貼上。

作者: 肯尼先生

每晚望門孔,都見到隔離屋條女企門外對我詭異咁笑【墮樂園】首部曲

沒愛情的樂園。 情慾不過賤價的菸, 寂寥時一口又一口, 燃盡彼此得到讚美, 沒上癮名為墮落。

作者: 狩獵夢的人

扶手電梯殺人事件

屋村商場下行扶手電梯停止運作,一名中年男人倒地,雙腳仍然喺梯級上,前額嘅傷口將電梯盡頭嘅金屬蓋板染成鮮紅……

作者: 余該隱

挖耳勺之夢

拘留所中的他,低着頭,臉上的表情能告訴大家知道他的精神界極。正當一眾與他對持了二十匹小時之後,認為他會說出任何跟這宗案件有關的線索時,從他口中說出這樣的一個故事。在一個如此美好的下午中,孩子在媽媽的大腳上慢慢地沉睡着。

作者: 死者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