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估都估唔到原來你係冇account,咁你學咩人出故事……」凱瑞不禁搖頭嘆氣。
       
「得啦而家搞,係喎我仲未諗自己嘅網名。」
       
「學我同真名啦!」
       
「唔啦,我份人冇你咁浮誇自大囉!等我諗下先……」我進入了沉思模式,腦中閃過一個又一個的名字,但沒有一個令我覺得滿意。
       
「我覺得你個筆名可以隱藏你自己本名,雖則你冇勇氣學我用真名出故,但有自己個名會更好。」
       


「我諗到!我叫Elvin Ko,不如簡稱做EKO啦?唔得唔得,唔可以做英文做筆名。」
       
「咁咪叫『伊高』囉!不過個名可唔可以霸氣少少?」
       
「伊高好喎!咁…不如叫伊高先輩?」
      
「你係咪睇得太多日本電影?叫先輩(せんぱい)……」凱瑞接著便不斷扮女生的聲音,先輩先輩的叫我……
       
「咁……取其同音叫仙貝啦!雖然日文讀音係唔同……」我靈機一觸。
       


「『伊高仙貝』,Okay啊!

「你條友諗個名都諗咁耐,我連下一篇文嘅主題都諗好喇!」凱瑞滿有自信的大笑:「《澳門首家線上賭場上線啦》!」
       
凱瑞突如其來的一句令我失控狂笑:「你改故事名真係有一手,呢個名一定吸引到好多巴打衝入嚟睇!咁個故諗住講啲咩……」
       
歡樂過後,我為我的處女作作最後的校對和修飾,而凱瑞就為他的新作而埋頭苦幹。

自第六章後家澧就沒有出現在這個故事,大家有沒有掛念她?凱瑞曾經問過我有沒有展開追求攻勢,我坦言說沒有。在追求女生的過程,感情流露的拿捏得恰到好處。如果你沒有千億身家,或者沒有討好的外表,過早流露愛意
只會墮入Friend Zone。要知道女人都是貪錢,都是膚淺的。嗱!家澧不是女人,是女生,或者可以叫做女神。



當我決定向作家的夢想進發的那一剎,我本想跟家澧分享。可能因為我看了太多遍《爆漫》,我幻想自己是真城最高,凱瑞是高木秋人,而家澧就是阿豆美保。我在發夢的時候向家澧說過:「當我成為人氣作家嘅時候,嫁畀我!」幸好每個人的夢不是互通,不然我一定羞愧得無地自容。

我小心翼翼地把第一章的內容複製到發帖文的框框,然後慢慢鍵入《我係一個戴耳機扮聽歌嘅怪人》十三字。再三確認後,按下「送出」二字。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一日。我正式向夢想拔腿狂奔。
我選擇不去觀察文章的回覆,既然大家都掛念家澧,我就替大家約她出來。

「喂,袁家澧?高烙然啊,你上次咪話想睇牛嘅……你而家得唔得閒?係啊,我約左阿祖㗎喇,你問下吳若希嚟唔嚟啦。」我看似平淡地作出邀請,但心跳卻沒有停止加速的意圖。

我回家後立即換上一件純白襯衫,再穿上針織冷外套,戴上隱型眼鏡。在鏡子前前後打量後,準備去迎接家澧。

「烙然你……好少可見你咁打扮喎。」在西鐵站等了十分鐘,家澧向我跑過來後打招呼道。她穿著一襲深藍色的短裙,加上一對少許透視的黑絲襪。身上格仔的上衣亦搭得宜。所謂髮型襯面形,面形襯身形,身形又襯髮型,她一定不是在彌敦道九號剪的。

「你做咩望到眼甘甘咁?阿祖同阿芝呢?」其實我都不明白為何肥婆總是叫阿芝﹙因為叫阿脂?﹚。至於他們兩個為何未到,其實一切都在我掌握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