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咩故事?」我滿帶疑問,心想或許是內地的小說,或許是電子書,一定不是講故台。
       
「呢個啊,我啱啱搭車嗰陣見到,我覺得好搞笑!」她把手機遞向我,我看過後頓時反應不來。
       
手機上的正是我出門前發表的作品,12個正評、2個負評、30個留言。原來家澧都有上講故台的習慣,兄弟們,真的有絲打……
       
「好搞笑㗎,個主角同隻惡魔嘅互動已經好有趣,你睇吓你睇吓!」小姐,這個故事是我寫的,我只是校對第一章都已經重覆看了五六遍,我可以背誦給你聽啊……心底話當然放在心底,我接過手機,閱讀的不是正文,而是留言。
       
{留名}一半以上的留言都是留名;



{好搞笑,唔好爛尾}Okay,無問題;

{多甜唔該}你想主角跟貝力亞魯……果然重口味;

{100個靈魂……你唔好拖故就得}小弟會學懂拿捏。

「唔知主角狩獵第一個靈魂成唔成功呢,個女事主好似係唔會受惡魔引誘嘅人嚟㗎!」

「阿澧,你想知?」我狡猾的笑,那許這是個搏取好感的絕大機會。我從褲袋取出手機,然後打開Google Drive,再遞給家澧。



「痴線!冇可能㗎,你……你就係伊高仙貝?」家澧從懷疑到相信,專心地閱讀故事的第五章。

「我冇存貨㗎喇,你再想睇都冇得睇。」家澧仔細地打量著我,害我「紅都面晒」,晶瑩的眼睛就像黑洞一樣把我的意識吸進去。不,再望我會被石化。

「估唔到你係一個作家!」家澧左手一掌轟落我背部,我後悔鬆懈了自己的中路,咳得喘不過氣。

「係啊我上一秒都仲係作家,但啱啱呢一下畀你拍散我全身經絡,應該命不久矣。」

我們到達旺角後找了某間樓上咖啡室用餐,途中我們都傾得十分開懷,關係好像更進一步。



「高烙然,你每寫新一話就要第一時間畀我睇,知唔知?」

「……畀你睇咩著數都冇,好難令人聽你話喎。」

「你下次想約我唔好再搵阿祖同阿芝過橋,哼!」家澧頭也不回的進入她屋苑的閘門,慢慢消失在我眼珠中。

Oops, 穿崩了。
時間飛快轉動,日曆都撕了兩十多張。香港開始入冬,但天氣偶爾都會升至廿多度,變化比女人更難捉摸。其實女人更加難捉摸。逢星期一至五一日一篇的故事,轉眼已經來到結局篇。主角已經狩獵了99個靈魂,但第100個?我想令故事更加有意思。忘了跟大家講故事的反應,今天故事已經達到三百多正評,負評不足十個,而讀者們已經推爆了幾個Post。處女作得到肯定的確令人心情暢快。

聖誕節一星期前,凱瑞突然說有要事商量,於是我登門造訪。

「咩事啊?關你個澳門線上賭場故事?你條友到底睇左幾多集《賭博默示錄》同《噬謊者》,入面啲賭博心理學用得咁癲嘅?」凱瑞的《澳門首家線上賭場上線啦》人氣可謂驚人,平均三日就1001一個Post,我根本望塵莫及。

「唔係啊,今次討論嘅……係你!」凱瑞托一托眼鏡,左手插在褲袋,右手指向我。《名偵探柯南》?
我?我不是兇手啊!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