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阿天,係啊今日我上出版社,一唔一齊?我諗緊叫出版社用你嘅封面設計……係啊,你帶埋個啲Sample跟我上去。」我跟阿天的相處比預期融洽,既然一場朋友,我希望出版社能接納起用阿天的封面設計。我追我的夢的同時,希望亦能幫阿天達成她平面設計師的夢。
       
到達出版社後,我們被安排跟編輯討論,而他們的封面設計師亦在場。
       
「你好,我就係伊高仙貝。」我和編輯交換卡片。

「貴姓啊……」我望望卡片,「陳生?」太緊張的我犯下了低級的邏輯錯誤。

「你好,我姓陳嘅!」編輯之後向我介紹他們的設計師程小姐。



「我身邊嘅係我一直合作開嘅設計錯,佢叫阿天。」

「伊高先生我哋直接入正題啦……」我們開始討論合作的細節。他要求我跟出版社簽下合約,把《我係一個戴耳機扮聽歌嘅怪人》的出版權交予他們。我初步同意過後提出要求用阿天的封面設計的要求。

「呃……伊高先生咁唔得㗎喎。封面設計係交返畀程小姐個Team去跟進。」我望望阿天的樣子由假笑變得西口西面……你可否不要喜形於色?

「陳生,我所有嘢都可以交個話事權畀你,唯獨封面設計我絕對不會讓步!」我向阿天一笑,我從來都不是沒有義氣的人。

「伊高先生你咁講……我哋好難合作落去㗎喎。」陳生收起微笑,乍看像燦神的你永遠也不會成功.jpg。這個老狐狸一定心想我為了能出版實體書必定會退讓。。



「或者你睇睇阿天嘅作品先?」我示意阿天展示她的草稿,希望編輯可以三思。

「我覺得呢個設計唔太啱你嘅風格。」一直沉默的程小姐開始以她的「專業意見」開始亂噴口水,「憑我做咗咁多年封面設計師的經驗用你呢個封面唔會吸引到讀者去買囉!」
編輯見狀再多加一句:「係啊,請你相信我哋嘅製作團隊。」

行事衝動其實是我其中一個缺點,我想都沒想就說:「既然雙方都有不得不堅持的地方,我諗再爭拗落去都無謂。失陪先!」
眼見編輯和程小姐都呆若木雞,我的確贏了一口氣,但換來的卻是出書無望的惡果。我拉走阿天,在乘搭升降機時兩人都默不作聲,我本想跟阿天說不要介意,那是我自己的決定,但先開口的是她。

「Elvin,Actually你唔洗咁幫我,想做作家一直係你嘅dream,I mean你唔需要為咗畀個cover我而sacrifice自己囉。Anyway,我承認自己對你有misconception,但而家我好appreciate你對朋友嘅attitude。Thanks so much.」 我看出阿天的失落,但她仍笑著與我道別。我獨自遊走在鬧市之中,有點想逃避現實。凱瑞一定會責罵我吧?讓家澧空歡喜一樣好嗎?醜婦終需見家翁,我決定先和凱瑞報告。



「你傻㗎?咁大嘅機會你都可以放棄?」凱瑞聽到討論結果後忍不住責罵我,「你又話呢本書係同阿澧好有紀念價值嘅一個故事?」

「咁唔一定要呢個出版社幫我㗎嘛,可能會有其他人賞識呢?」我急忙找個藉口,但隔了一個月才有第一個出版社找我……事實上我心知肚明。

「咁……唉同你講都嘥氣!」他掛了我線,看來為我的幼稚之舉而髮指。
我只是不明白為何不能起用阿天設計的封面?不夠吸引的話我們可以改啊!用終止合作威脅人合理嗎?我抑壓著心底的不甘,決定通知家澧。
       
「喂,你得唔得閒啊?我而家上你屋企吖!係啊,煮飯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