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達咖啡店後,看見店內有五張桌子並排著,每張桌子的左右皆有一張椅子,我深感不妙……

「請問你係?阿Kai?」有一名女子走過來問我。

【主角而家先知自己畀好朋友擺咗上枱,可惜太遲。】

我還未反應過來,女子已經把我帶到一張桌子前坐下。

「再過十分鐘就開始㗎喇!」



圍在桌子坐的人除了我以外還有八個人,包括我在內的五男四女,看來還有個女生未到。

「Sorry,我遲咗!」是剛才的女生!她看來也見到我,微笑與我點點頭後坐在我前面。

「乜你都係嚟Speed Dating㗎!」

「呃……唔係……唔係唔係……係!」我本想解釋我是被害的,但只怕講多錯多,所以只好草草承認。

「歡迎大家嚟到我哋嘅Speed Dating聚會,大家可以一邊食嘢一邊同眼前嘅異性傾計,大家了解吓對方,我哋每十五分鐘就要轉位,大家Enjoy!」



「我叫阿晴,你估吓我做咩職業?」女生甫開口就問我。

「基金?保險?記者?」我猜道。

「我係一個大妗姐。」她的答案令我非常詫異。

「做咩?而家大妗姐唔係一定要係家庭美滿嘅好命婆㗎喇,你呢?你做咩㗎?」阿晴的問題就像一支箭一樣直插我心臟。

師父教我做人要頂天立地,男子漢決不能言謊。



「我係一個主持喪禮嘅堂倌。」

「基本上第一章咁就完成,女主角嘅反應就由下一章再詳細講。」我向家澧簡約地介紹我寫故事的步驟,當然當中還有很多要點我略說了。

「好似好易,但其實好難咁喎,就算有一個有趣嘅題材,如果故事嘅鋪排同描寫手法唔好的話只會係浪費。」

「悟性幾高啊徒兒。」我輕撫家澧的頭髮說。

「咁我都教吓你點擺Pose啦!」家澧雀躍地說。其實一對情侶的相處其實很簡單。
《紅白極速約會》比我預期中寫得更快,所以我打算在做畢業論文之前就開始連載。凱瑞的雙結局故事一如所料地爆紅,看來又要出版成書了。這樣一來凱瑞已經出版了兩本書,而我還是望塵莫及的「吞蛋」。

「喂……烙然,你諗住出街個故我睇過喇,但有啲嘢我覺得你可以做好啲。」凱瑞半夜兩點時打過來,原來為的是我的作品。

我曾經跟大家說過我向他於中四時不時不相識,其實中六那年我倆也想過把自己的故事在網絡發佈。我們為了討論劇情可以徹夜不眠,代價是早上上課經常打盹。有一次他在半夜三時打過來,為的就是通知我的草稿有一個錯字。



「喂大佬,三點幾打嚟話有一個錯字,玩嘢咩?」我打著呵欠埋怨。可是從那一次我就知道,他是真心的希望我能夠創作出完美的作品。那篇文章的主題我已經忘記了,大概是放在家裏某一個角落吧。也許某一日會派得上用場吧!

「喂,你今次打嚟唔係又話我打錯字啩?」我苦笑道,雖然晚睡乃大學生的習性,但我一直敦促自己午夜一時就去睡。對啊,我是被凱瑞吵醒的……

「你個故事呢,講堂倌同大妗姐,但入面完全冇提過佢地工作係點,你唔覺得好怪咩?好似掛羊頭賣狗肉咁,將呢兩個咁神秘嘅職業只係當做設定咁輕輕帶過。你有冇睇過狩獵夢的人嘅《千萬不要乘往堅尼地城的137號死亡電車》?佢嘅故事以電車藍本,一開始講述咗好多電車嘅外表、細節、行車嘅特點,先慢慢帶入去故事。佢咁樣嘅做法令到一般讀者除咗可以享受故事之餘,仲可以了多啲故事嘅藍本——電車。」

「你咁講又好似係,我除咗第一章提到兩個主角自我介紹自己嘅工作之後,就無乜點提過佢哋嘅工作。咁搞法我應該要做埋畢業論文先可以連載喇喎,因為資料搜集真係好重要。」

「係啊。」

「咁你之後有咩打算?」我關心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