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係呢,你之前又話完咗畢業論文就會將你個新故仔放上講故台嘅,但你到而家都唔放嘅?」
       
「係啊,凱瑞話我個故事資料性不足,你知堂倌同大妗姐嘅職業背景同工作要做啲咩都好少人知,所以要我藉住個故事去介紹呢啲工作。你知啦,資料搜集都要啲時間,所以咪到而家都未出街囉。」我洗澡後正用毛巾抹乾頭髮,而家澧就在睡在床上玩著手機。
       
「咁你呢,做model可以請咁耐假咩?唔洗做啊?」我把毛巾拋向家澧,蓋著她的臉。
       
「好污糟啊!所以多謝我啦,寧願咩都唔做都要陪你嚟日本!」家澧笑盈盈地說。
       
我飛撲上床,「咁你想我點獎勵你?」
       


「我見到啊。」家澧冷不防說一句令人猜不透的話。
       
「咩?」我疑惑地問。
       
「你頭先喺拉麵鋪去完廁所,個外套多咗樣嘢……」家澧指著我掛在沙發的外套。「我睇過係咩……你想同我……?」太直接了,雖然我們拍拖已經超過半年,但我們到現在都沒有做過太過火的事情。
       
我就像被拆穿的一個惡作劇少年一樣緊張起來,「呃……我都係買嚟做防備,看門口用㗎姐,我冇任何意思……對唔住……」我如像一隻小狗一樣低下頭,心裏準備被責罵。
       
「我係……處女。」家澧再一次說出嚇死我的話來。
       


「我……我都係處男吖……」沒有騙大家,我的初戀是和隔鄰女校的女生,但因為是初戀,對性這樣東西根本不知道,所以到現在我還是個「童貞」。
       
「咁……要點開始?」什麼?難道初體驗真的要來嗎?
       
我和家澧並坐在床上,我再試探問道:「真係得……?」要知道一個女生獻出第一次予男生是多麼神聖。
       
「係你的話……我可以……」大家有沒有看《逃避雖可恥但有用》這齣日劇,眼前的家澧就像新垣結衣一樣說出相同的台詞。我們的臉慢慢湊前,開始親吻起來。
       
我們的第一次就在日本發生了。離開大阪後,我們轉戰東京,除了常見的旅遊景點,我還去了一個夢寐以求的地方——秋葉原。
       


家澧把自己的錢花在不同的服裝店的時候,我的金錢就全花在漫畫、CD和模型身上。來到秋葉原我就像個小孩般雀躍不已,直到我去到北海道仍很掛念秋葉原的氛圍。
       
轉眼間已經過了一個多月,回到香港已經是接近七月了,我們的日本之旅的時機可謂極佳,因為日本的天氣非常涼快,但香港已經踏入初夏。回到香港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身上的外套脫下來,真的很熱啊!經過了五個多小時的航程,我和家澧都已經體力透支,所以我護送家澧歸家後亦歸心似箭地回家倒頭大睡。
       
「喂!烙然,我寫好講嗰個女仔嘅故事喇!我放咗上講故台兩個星期之後,發生咗不得了嘅事!」凱瑞的電話依舊擾人清夢,好啦好啦,接下來由你說,我先睡睡……       
視點又返嚟我去?Hi!我係凱瑞,上次咪同大家講過咖啡店嗰個女仔嘅,係啊,我又講佢喇。烙言條友同家澧去咗日本之後我就一路諗緊點樣寫一個故仔吸引嗰個女仔。諗咗幾日終於畀我諗到條好橋……
      
  大家有冇睇過《銀魂》?入面咪一有章講山崎係咁監視一個女仔嘅……紅豆麵包嗰章啊!我就寫自己係一個跟蹤狂,而佢就係被害者。個故事係啲少少痴線嘅,故事出咗街一個星期到,有次係咖啡店見到佢望住個電話笑得好開心。我心諗佢一定係睇梗我個痴線故仔啦,點知佢突然擰轉頭過嚟,咁我唔知點反應好咪笑一笑囉。殊不知佢拎晒隨身所有嘢,當我諗梗佢係咪想走嘅時候,佢就坐咗埋嚟。
       
「跟蹤狂先生,你想對我點呢?」佢甜甜嘅聲音就咁轟落我個心到。
       
「你又知我係跟蹤狂?你唔驚認錯人咩?」
       
「你就係傅凱瑞嘛,前日你去買咖啡個陣我見到你部電腦開咗個word,題目就係你係講故台出嗰個故。」估唔到佢比起我更加似一個跟蹤狂,連偷睇我電腦呢啲嘢都做埋。
       


「係啊,個故事講梗個女仔係你。跟蹤狂先生想識你。」我唔知邊到嚟勇氣去講啲咁老套嘅台詞。
       
「見你偷望咗我咁耐,畀個機會你。」自從嗰日開始,我同佢每日都係咖啡店相見。如是者喺烙然返嚟前一日嘅晚上……
       
「夜喇,走喇不如。」我建議,我哋兩個執好嘢之後就行出咖啡店,我決定鼓氣勇氣去表白。
       
「你知唔知今日係咩日子?」
       
「吓,七月可以有啲咩……」我冇等佢講完就拖起佢隻手。
       
「如果你願意的話,七月就會多一個叫做拍拖紀念日嘅節日,屬於我哋兩個嘅節日。」佢好似冇掙扎嘅意圖。
       
「乜你哋啲大作家講嘢都係咁嘅?咁口甜舌滑。」她望住我笑一笑。
       
「其實,我都係睇愛情小說學返嚟,你哋啲女仔成日話想成為咩小說女主角、電影女主角,但身邊男人學入面啲橋段就話人口花花。」我嘅直言不諱可以話係追女仔嘅大忌……


       
「我受啊!」就係咁,阿嵐就成為咗我第一個女朋友。       
「且慢!阿嵐?劉子嵐?」我聽到這個名字後詫異地問。
       
「做咩?你點解知佢全名?」隔著聽筒都感覺到凱瑞「O嘴」了。
       
「劉子嵐……係我初戀女朋友。」
       
「What the fuck?!」凱瑞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