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大家所料,今日講的正是關於我的初戀——劉子嵐的故事。我就讀的中學鄰近一家女校,所以每年聖誕節都會舉行聯校的聖誕舞會。當時我跟一群樂隊的朋友擅自自薦為派對作伴奏表演,我完全是被通知要在派對中演唱。
       
「你咪暗戀咗隔離學校個女仔好耐嘅,寫首歌冧吓佢,再主動去識佢,一定得米!」我暗戀那女生的事連最友好的凱瑞都不知道,反而隊中的低音結他手木頭因為撞破我偷看女校學生放學而得知我有意中人的事。
       
「你條友唔好咁大聲講啊,你知男校啲人玩得幾癲啦,一陣嚇親個女仔就真係收得皮……」我懇求木頭。木頭別個臉向我伸出左手,「一個撈麵!」我提出賄賂的要求,但木頭的左手動也不動,看來要加碼……
       
「兩個……三個……一星期每日一個!……加埋手卷!」
       
「殺你!」年青時都會遇到不少混蛋,我眼前就有一個……可幸的是我和木頭等人到現在還有聯絡,至於為何我跟阿天說我沒有再彈結他?那已經是後話。
       


正當我苦惱接下來幾星期如何捱過的時候,我更煩惱的是如何寫一首歌去打動那個女生。用什麼歌好呢?我翻開學習結他時儲下的結他譜。情歌情歌情歌情……歌?不如就用這一首歌吧!
       
雖然身為樂隊的主唱,但是次舞會並不需要人一直唱歌,所以對我而言都是輕鬆的。不過對我而言最大的問題就是……
       
「咩話?面具派對?」事前完全毫不知情的我心內有兩個想法,一是怎讓那女生認得我,二是為能戴面具唱情歌而感到放心,兩者矛盾極了。我戴著一個禮服蒙面俠的面具便踏入禮堂。場內已經有不少男女到場,他們都戴著各色各樣的面具,他們大多都在舞池四周流連著,有些在跳舞,有些在談天,但也有些男女獨自坐在一邊,大概是因為不擅主動和異性交流吧……
       
我在舞台的左邊彈著結他,跟樂隊成員奏著一首首慢歌把全場的氣氛慢慢推至高潮,我彈奏完歌曲的尾聲之後緩緩走到台中間。
       
「之後呢一首歌係我自己填詞嘅歌,但原曲大家一定聽過。」我對著咪高峰說。我熟練地彈著Wonderful Tonight的前奏,準確地開始我的演唱。當我唱到第二個副歌時,台下有個穿著純白色裙的女生因撞倒飲品區的雜果賓治而跌倒,但身邊的男伴和鄰近的人都沒有幫忙的意思。我放下結他並跳落舞池,我把身上的外套套在女生那染橙了的白裙。
       


「你冇事吖嘛?」
       
「多謝……」女生道謝後我發覺自己應氡要馬上回到台上。
       
「你褸住先,遲啲畀返我。」匆匆一句後我便跳回舞台跟觀眾們道歉。
       
我從副歌位置繼續演唱,繼續尋找著我朝思暮盼的那個女生。終於找到她,她穿著一條粉紅色的迷你裙,加上黑絲襪,令我的目光不能再從她移開。我演唱完畢後在台下四周逛著,但女生身旁一直有男伴陪著,我根本無從入手。到舞會接近尾聲時候,她身邊終於沒有任何雄性動物。我急跑走向她並搭訕起來:「hi,你好啊!」不要說我老套,中學生的搭訕方式你想有什麼新意……?
       
「你係……哦~頭先唱歌嗰個!你唱歌好好聽啊!可唔可以同我做個朋友?」誰能料到她是這麼主動的女生呢?我腼腆地點頭,繼續說:「頭先首歌,我諗住你去寫㗎……」她瞪大兩眼,似乎意料不到剛剛那首情歌是由一個陌生人送贈予自己。
       


「呵呵……即係想追我?」女校的學生都這麼直腸直肚的嗎?面對這些女生真的很難懷有機心,既然你都這麼坦白,我都沒有隱瞞的意圖。
       
「係啊,我暗戀咗你好耐。」
       
「你連我性格係咩都唔知,即係只係因為我外表吸引你啦,你覺得我會受你溝咩?」「受溝」這個用字真的令我大開眼界。
       
「嗰次你餵流浪狗我見到㗎,仲有推阿婆出馬路嗰次……」我嘗試說笑話緩和兩人的氣氛,一如所料她「噗哧」地笑出來。
       
「我邊有咁黑心推阿婆出去!」她輕打我手臂並借機繞著我的右手。
       
「畀個任務你,送我返屋企,我再評估吓你值唔值得做我男朋友!」面對如此突襲和挑戰,最緊要是冷靜!
       
「即管交你畀我!」我拍拍胸口裝作胸有成竹,但心裏一直害怕會失敗。
       
我戰戰競競地當著護花使者,原來她的家就在學校隔壁。


       
「吓!到喇?冇喇?」我大失所望,臉上呈一個「囧」字。
       
「哈哈,你個反應好可愛!你係嗰個年年聖誕聯歡會都同個班男仔一齊嗰個嘛,成日群住班男人梗係冇女仔埋身啦!」想不到她對我有印象,但不要揶揄我好嘛?
       
她無視著我的眼神繼續說:「至於你問我可唔可以做你女朋友……答案係……」她冷不勝防親我的臉龐,我頓時不知所措。
       
「喂!我第一次畀人錫唔好偷襲好嗎?」我把她拉向我,相視而笑。
       
「初吻應該要係咁……」我把嘴湊向她……
       
「喂!停!佢而家係我女朋友啊!唔好再回憶同佢錫啦好嗎?」凱瑞你在回憶的時候突然插話叫讀者怎看呢?好啦!回憶暫告一段落。
       
「即係我而家女朋友係你初戀女朋友?」凱瑞明明知道事實但好像不敢面對地再三確認。
       


「係啊,劉子嵐——你現任女朋友,係我初戀女朋友啊!哈哈!」我用「你係我襟兄弟啊老友」的眼神望看凱瑞,他輕輕一拳打在我臉上。
       
「你條友仲笑,你同子嵐都冇發生過關係,襟乜鬼嘢兄弟?」老友你懂讀心術?他突然提議:「……不如搵日我哋四個人食餐飯。」
       
「吓?無啦啦食咩飯?」
       
「總之我有女朋友,帶嚟見吓兄弟係咪唔得先?」我心立馬想起凍忌廉寫的那個名為《初戀女友結婚前的一場鴻門宴》的故事,心裏很是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