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去完日本旅行後我終於下起決心繼續我那未完的故事,資料搜集對於一個故事而言雖然看似不重要,但適當的知識能夠令讀者更加投入故事的發展,甚至可令讀者有所啟發,對故事以外的事物引起興趣。要說例子的話大概是大場鶇跟小畑健老師的《棋魂》,故事中介紹了日本圍棋的比賽制度、院士間的爭鬥,也會藉此介紹圍棋的入門,我猶記得當時香港也掀起過一股圍棋熱。因此一個故事中的資料性也能令故事更吸引、更引人入勝。
       
要了解大妗婆和堂倌的職責,除了網上的搜索,實地考察和訪問更是重要。於是我在上星期斗膽地去了殯儀店作訪問的要求,吃了多家閉門羹後終於成功邀請到一位堂倌跟我做訪問,資料搜集亦得以圓滿完成……一半。接下來大妗姐的訪問亦於昨天完成,於是今天我開始著手在故事中加插兩個看似矛盾的職業的介紹。
       
在故事中加插資料亦很講求拿捏,萬一資料冗長過多就會令讀者覺得沉悶,但過少的資料又令故事有失真實性。我很久沒有像現在沉醉於文字的世界,轉眼又是一個下午。
       
我暫時關掉電腦,決定到樓下的茶餐廳用饍後繼續寫作。在回來的時候,居然見到家澧在我家中。
       
「嘩!畀驚喜我啊?」我捏著家澧的臉說。
       


「係啊,我買咗糖水!」家澧指指廚房中的外賣,我拿過那一盤楊枝金露後和家澧並肩而坐。
       
「你成個星期唔見人,忙到咁我都唔敢搵你……」我搖頭嘆氣。
       
「係好忙啊,所以一得閒就嚟搵你囉!」
       
「下星期五你得唔得閒啊,凱瑞來約我食飯,攜眷嗰隻。」要知道家澧的行程是很難遷就的,所以我已經打定輸數。
       
「Okay啊!我都好想見吓凱瑞女朋友。」
       


「講起嚟都慚愧……佢女朋友係我初戀女朋友……」
       
「咁都得?咁就更加要去睇下戲!」
       
我和家澧吃過糖水後她就說要回家了,「唔留喺到瞓?」
       
「我聽日仲要上Studio影相啊,鹹濕仔!」喂!一起睡覺不代表要那個吧……
       
我和家澧作過道別之吻之後又回到一個人的寫作時間,家澧和我的距離又像又遠了……我一邊寫作一邊想到這麼消極的想法,到終於撐不住的時候決定擱下手上的工作,先去睡吧!
       


「大件事!大件事!」凱瑞又再次成為我下午的鬧鐘,無錯,是下午。最近我都是睡到日上三竿的人,原來已經是下午兩點半。
       
「咩事啊又……」我慣性地打著呵欠。
       
「你篇故事出咗街?轉咗筆名?」
       
「咩啊?我都冇轉筆名,我改到第十章咋……未改到過半我都唔會Post上網你知㗎啦……」
       
「但係講故台有個叫做《紅白極速約會》嘅故事,但作者叫做Mr. Q……」
       
「咩話?」我馬上掛線,之後馬上到講故台查看……果真有一個故事名叫《紅白極速約會》。我又致電凱瑞,「到底咩事啊?」
       
「你問我?個故事你寫㗎,你自己問自己下話……?」對現狀搞不清的我以為自己正在做夢,於是決定去個大便冷靜一下自己。
       
當我在廁所大戰之時,腦內一直想著不同的可能性……我一直都有把寫下的故事放上雲端,會否是帳號的密碼外洩了?會否是我在上網的時候中了什麼木馬程式,把我電腦內的檔案都下載了?慢著……哪會有駭客目的是偷取一個沒有名氣的作家的最新作……難道是……家澧?


       
我原本想聯絡,但她正在工作,我根本找不到她。我不安地靜坐著,一邊在著不可以是家澧……她怎麼會偷取我的故事呢?我的不安因苦苦聯絡不到她而慢慢地擴大。
       
到底發生什麼事?
       
「喂,家澧……你講,你係咪偷咗我個故事?」我承認自己開始焦燥起來。
       
「吓?發生咩事?」
       
「我個故事,畀人搶先放咗上網,但我冇畀任何人睇過,我唔知點解會咁。」我一邊訴說我的不安,家澧一邊靜靜地聽著。
       
「我係有將你嘅故事抄落我隻手指到。」家澧居然承認了……
       
「點解要咁做?即係開Post嗰個係你?」
       


「我明明記得我只係將手指放咗係隨身個手袋到……我冇出過篇文。」家澧不似隱瞞我,我更聽出她開始啜泣的聲音,「以前你出故,每有新一篇都會即刻畀我睇……但呢個故事隨咗第一章係同我一齊寫,你只係喺到閉門造車,所以我咪偷偷地抄落手指返屋企睇囉……我冇諗過會咁㗎……」家澧如實地交代她知道的一切。
       
「咁隻手指呢?」雖然聽到她哭泣,但我仍為作品被偷去一事非常的憤怒,咄咄逼人地追問。
       
「隻手指……我搵吓………」我聽到她翻開手袋的聲音,良久過後,「冇咗……」
       
「你畀我冷靜吓。」我掛線後憤怒地把電話擲到床上,即使家澧瘋狂地致電給我,但我都一一拒絕,最後甚至關掉手機。家澧間接地令我的故事被盜去的確令我很生氣,女人一直都喜歡好心做壞事,一直不想想後果,所以導致如斯田地。不過比起埋怨,了解事情的始末和想想解決方法才是我應該做的事。
       
簡單總括故事,即是昨夜家澧趁我外出吃飯就把我的故事覆寫到她的USB手指,然後和我吃過糖水後就拿回家閱讀,但她今早外出工作時有把手指放在手袋中,然後在兩點的時候我的故事就被公開。暫時的結論,就是家澧的手指在今早五時至下午二時之間被偷走。我的偵探模式要開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