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戴著隱形眼鏡睡覺,而且從不洗隱形眼鏡,導致角膜炎。」
我幾乎想吐血;「妳需要的是眼科醫生。」
「我和爺爺兩個人住,他經常用看食物的眼神,看著我的眼睛。
聯想到他的『戰績』,我只好把眼睛弄到發炎,希望他嫌『食物』賣相不好,不要動我......好不容易活到十五歲。」
「妳為什麼不報警?」
「報警要證據!有證據時,我已經瞎了。而且我不想住進社會福利機構,被別的孩子嘲笑我爺爺是『食眼狂徒』,我會生氣到把他們的眼睛都掘掉。」
我頭疼:「所以妳隨便跟一個陌生男人回家?你爺爺、你老師不會報警?」
「爺爺不喜歡警察。」小艾揚揚手上的眼珠:「至於老師,我剛剛掘下了校長的眼珠,應該沒人想找我。」
 
我的同伴肥道士在我耳邊說:「陳中明,你必須帶她回家。」


「這說不通......」
「笨蛋,你看不清形勢嗎?她家學淵源,簡直是傳說中的武林高手。」肥道士翻了個白眼:「我們是在強權下被蹂躪、掙扎求存的小羔羊!」
我瞪著這隻二百磅的「小羔羊」,但看到那隻血淋淋的眼珠,我又失去了勇氣。
 
就這樣,我們一行三人,回到我的家中。
「廢青、胖子、美女,簡直是冒險的最完美團隊!」肥道士興奮地宣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