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艾溫柔的聲音澆滅了我的怒火:「其實,明哥哥還是在乎的吧,雖然一直說不想找爸媽,但心底還是希望他們安全。」
也許是吧。
就算他們活著,就代表當年是故意遺棄我,我也希望他們過得好好的。
「這麼多年來,明哥哥都沒找過他們,是不是害怕......」
 
是嗎?明知道他們很可能死了,我就是不想面對,
一天不找到真相,就可以對自己說,他們可能活著。
原來,我一直都不知道,我是個孝感動天的好孩子。我被自己感動了!

「小艾......」我感觸地張開手,正想擁抱這個細心的少女,


忽然眼前一花,小艾已經移開了,一團滿是汗臭的肥肉撞到我的懷裡。
「嗚,真是感人肺腑。」肥道士大力抱著我,泛黃的鼻涕滴在我的肩膀上。
 
小艾收起可愛的表情:「一對夫妻去法國旅行,只帶十多吋的行李箱?別說女人都喜歡購物,裝換洗衣服都不夠吧?」
「所以他們沒有去法國?」肥道士眼睛一亮:「我知道了!他們被黑社會追殺,為免連累兒子,所以匆忙離開。」
「然後把兒子留在家裡?等黑社會來斬死他?」小艾沒好氣地答。
「有道理。」肥道士得出結論:「推理真麻煩,我這種力量型的強者,還是適合用拳頭維護正義。」
已有 0 人追稿